教材循環利用須過好”三關”

(原標題:教材循環利用須過好“三關”)

苑廣闊

“賣了一麻袋的書,最後只能買得起一個麻袋。”“定價1000多元的書10多元就賣給了廢品站。”網絡上不時能看到一些畢業生的留言。這些感嘆的背後折射出我國目前大中小學教材巨大浪費的嚴峻現實。這樣的浪費本來是完全可以避免的,最主要的途徑就是推廣教材的循環利用。但是從目前實際情況來看,教材循環利用卻面臨着三道難關,所以要想在更大範圍內推廣落實教材循環利用,就必須過好“三關”。

第一關是“法律關”。據孔夫子舊書網負責人介紹,該網站二手教材交易額近3年年均增長超30%,今年銷售總額已超1400萬元。但是根據《出版管理條例》和《出版物市場管理規定》,通過互聯網從事出版物發行業務的單位或者個體工商戶,應取得《出版物經營許可證》;從事出版物發行業務的單位、個人,必須從依法取得出版物批發、零售資質的出版發行單位進貨等。這些規定沒有區分新書和舊書、個體工商戶和個人賣家,個人是二手書主要來源,他們既是買家也是賣家,要求他們辦理出版物經營許可證並提供二手書進貨憑證,顯然不現實,也給二手教材買賣帶來潛在的法律風險。

不用鋪光纜,谷歌母公司嘗試用光束建立寬帶

第二關是“行政關”。在義務教育階段,部分免費教材循環使用已經展開。2008年起,義務教育階段的音樂、美術、體育、健康、科學、信息技術等免費教材已實現循環使用。義務教育階段教材由國家免費發放,這是通過行政手段推進教材循環使用的前提,且上述學科均不需學生做課堂記錄,適合循環使用。那麼,我們是否可以通過行政力量的引導,讓語文、英語、數學在內的更多課本也循環利用起來呢?

第三關是“市場關”。目前已循環使用的教材數量仍不及教材總量的零頭,特別是在高中、高等教育階段,教材由學生自費購買,教材循環使用更依賴市場交易,存在產業鏈梗阻、供需匹配成本高等問題,二手教材市場缺乏完善的平臺和服務體系支撐,供需兩端匹配低效。要想解決這一問題,可以考慮建立全面系統且操作性強的覆蓋中小學甚至高校的共享平臺,實現資源循環利用,但這需要多方共同努力。

中央氣象臺:華北黃淮等地有霧霾天氣

有色板塊多股漲停 電解鋁、稀土價格有望持續反彈

銀行理財子公司涉權益類投資存續產品佔比僅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