溼地回來了,日子更美了

蘆葦金黃,風吹過,水波瀲灩,飛鳥掠過湖面。閒暇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昌吉回族自治州呼圖壁縣大泉村村民姚恩澤愛到旁邊的百泉湖溼地轉悠,“每個季節各有特色,溼地美景又回來了。”

持續13年嚼檳榔,男子竟得了舌癌,舌頭需整體切除!

在大泉村生活了幾十年,姚恩澤眼看着百泉湖溼地因爲土地開墾一年年萎縮,直到湖面消失不見。開墾出來的農田使用化肥、農藥,污染了周圍的魚塘,好多養殖戶幹不下去,魚塘只好閒置。

2015年,呼圖壁縣提出退耕還溼。聽到消息時,姚恩澤有點猶豫:雖說家裏14畝地每畝一年收入不到200元,但握在手裏的土地要退出去,還是有些心疼。

村幹部做工作:你還有魚塘,種着幾畝不賺錢的地,還牽扯精力,地退出來,環境好了,發展旅遊收益更高,還能專心養魚。想了一天,他把耕地退回了村集體。

大泉村和小泉村共退出2000多畝耕地,目前百泉湖水域面積已自然恢復到600畝,水位常年保持在1.5米以上,灘塗溼地有1200畝,鳥類數量增加了10倍不止。“2011年的時候我只見到兩隻白鷺,今年有1000多隻了,現在這邊大概有18種5000多隻水鳥。”大泉村村民許壽賢說,隨着溼地恢復,村民的環保意識也逐漸增強,基本沒人亂扔農藥瓶,也沒人打鳥了。環境好了,吸引來不少遊客。

姚恩澤把魚塘擴大到100多畝,還打算髮展垂釣和餐飲,“以前種那幾畝地的收入跟現在沒法比,幸虧當時聽了村幹部的話。”目前這裏的水產養殖已經發展到2000多畝,這幾天,來自外地的運輸車正從這裏拉走一車車的水產。

外出打工的人陸續返鄉。朱玉芬早年在縣城做過餐飲,後來輾轉在昌吉市做服裝生意,眼看着村裏遊客越來越多,2017年回村辦起了農家樂,“多的時候一天能接待六七十人。”今年她租下了一個佔地3畝的院子,“客源多了,環境也要提升一下。”

去年底,兩個村共同組成的合作社成立了旅遊公司,許壽賢擔任經理負責運營,今年兩個村集體預計有140多萬元收益。公司爲村民提供了幾千人次的臨時用工名額,還給低收入家庭做餐飲服務提供幫助。

“目前我們已接待遊客約4萬人次,等把基礎設施完善了,引進更多遊樂項目,相信會有更多的人來。”大泉村第一書記郝宇傑說,發展旅遊也給村民帶來了商機,村裏的特色農產品有了銷路。

達吾孜別克・米來對此感觸最深――原來自家門口800米的路沒法開車走,家裏駱駝產的奶要運出去是個難題;現在柏油路修好了,駝奶銷售再不成問題,還有遊客上門購買。

許壽賢正在籌備第二屆冰雪嘉年華,“預計兩年內可以給合作社成員分紅,我們將把收益的40%用來分紅,30%作爲公共開支,剩下的開展公益活動。”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簽署RCEP是促進世界經濟邁出的重要一步

實施網絡監控,威脅全球數據安全(鐘聲)

總書記兩次盛讚!專程調研 這位企業家做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