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伴随着经济回暖,维也纳政府的财政收入,也紧跟着水涨船高。政府不会留着钱下崽儿,财政收入都是要花出去的。
1897年才过了不到一半,各部门就已经开始磨拳擦掌,准备争夺来年的预算。
皇帝出去度假了,预算分配的决策权就落到了皇储头上。大家都看出来了,这明显是皇帝在给儿子铺路。
没什么好反对的,尽管皇帝的身体依旧健康,但那也是67岁高龄的人了。在这个人均寿命不到50的年代,完全称得上“高寿”。
谁也不能保证,年迈的皇帝会不会在某一天,就突然见了上帝。从这方面来看,提前锻炼一下皇储,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不同东方皇权斗争的血腥,欧洲的继承法案相对完善,即便是偶有斗争,那也没有到残酷的地步。
至少哈布斯堡王朝内部斗争没有那么激烈,要不然弗朗茨的伯父斐迪南一世,也不可能继承皇位。
在这种背景下,提前让皇储代行皇帝职权,虽然出现的次数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先例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弗朗茨自己,从大革命过后,就以皇储身份代行皇帝职权,摄政委员会还是乖乖的交了权。
神醫狂後 狐貍小姝
规矩就是规矩,只要大家都坚持遵守,就不会出问题。
到了腓特烈这里也一样,甚至局面还要更好一些。
毕竟,弗朗茨还活得好好的,只是跑出去度了个假。尽管这个假度得时间有点儿长,但那也无伤大雅。
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皇帝在上面压着,下面的不管有什么想法,都得先给憋着。
别看弗朗茨很少折腾,但是维也纳政府的官僚们永远也忘不了“万人齐罢官,百人火葬厂”的精彩场面。
真要是有人用心统计,就会发现弗朗茨时代落马的官僚ꓹ 要比哈布斯堡王朝创立几百年时间的总和都要多。
当然,时代不一样没有可比性。神圣罗马帝国现在的公职人员数量ꓹ 也远远超过过去任何一个时期。
面对一个敢于打破“法不责众”惯例,并且还要加重处罚的皇帝,没有任何敢人敢作妖。
这些都是前辈们ꓹ 用鲜血换来的经验教训。
从公务员考试体系建立开始,任何人都有了一帮子替补人选。从前那种官僚集团的超然地位ꓹ 早已不复存在。
……
放下了手中的公文,腓特烈一脸无奈的问道:“尊敬的大臣阁下ꓹ 你能告诉我ꓹ 海军这次造舰的目的是什么?”
“尊敬”两个字明显是加重了语气,看得出来腓特烈对海军部递交的“造舰方案”,那是非常的不感冒。
表面上来看,仅仅只是几条战列舰、几十条巡洋舰和驱逐舰队。以神罗海军的规模来看,每年都要更新换代一部分军舰,一次性建造这么多军舰并不算过分。
问题就出在了“军舰更新换代”上。
神罗的军舰退役也是有严格规定的,要么是性能确实跟不上时代ꓹ 要么是能够把二手军舰卖出去,否则就必须要等完成服役期后。
经过了前面几年连续的更新换代ꓹ 现在恰好处于一个空窗期ꓹ 未来三年之内都没有主力舰退役。
傲慢言妃
没有退役就没有替补ꓹ 在海军编制不变的情况下ꓹ 未来两年之内,政府都不会额外拨款建造主力舰。
没有额外拨款ꓹ 海军每年能够拿到的军费有限ꓹ 自然支撑不起眼前这份造舰计划。
如果只是多造几十艘军舰ꓹ 无非是一两千万神盾的事情,作为一个亲手操纵价值数十亿石油公司上市的主ꓹ 弗朗茨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禦獸行 雪君
问题是海军从来都不只是军舰的事情,一旦军舰数量增加了,那么海军编制也要跟着增加。
看似只是想多造几条船,实际上却是要扩军。那就不是一两千万能够搞定的了,而是每年都要增加上千万神盾的开销。
神圣罗马帝国可是一个陆权国家,海军要是增加了军费,陆军那边肯定也不会含糊,空军多半也会跟着凑热闹。
国内的这些都只是小问题,最麻烦的还是国际上。英国人可是盯得死死的,神罗海军扩编皇家海军肯定会跟进。
超神槍炮師
不用怀疑,新一轮的海军军备竞争就被点燃了。到时候无论愿不愿意,维也纳政府都要被动的跟着英国人玩儿“下饺子大赛”。
稍稍使用大脑思考一下,腓特烈就知道海军部的造舰计划是一个巨坑,一个能够将维也纳政府新增财政收入全部吞噬掉的巨坑。
校園王道:金牌女友 童以若
抛开国际影响不说,钱都花在了军费上,他这个皇储还拿什么搞政绩?
萌神戀愛學院 八面妖狐
弗朗茨让腓特烈监国,就是让他趁机刷政绩,向外界证明自己的治国能力,为未来继位增加声望的。
要是把钱都拿去和英国人玩儿“下饺子大赛”,估计除了海军之外,所有人都要对他这个皇储不满了。
腓特烈又不是威廉二世,从小就拥有一个海军梦。在维也纳长大的腓特烈,可是深受大陆文化影响,是一个典型的陆权主义者。
对英国人的海上霸权,腓特烈一直都非常的不屑。海上霸权再牛逼,能够比得上亚欧非三洲的霸权么?
在神圣罗马帝国,最流行的理论还是“得世界岛者得天下”。至于海上霸权,那只是大陆霸权的附属品。
等神圣罗马帝国消化完了胜利果实,英国人的海上霸权是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所以腓特烈现在看海军大臣的眼神,就是“这是一个坏人,居然想要害我”。
似乎是对皇储的不满已经早有准备,卡斯塔格尼不慌不忙的回答道:“殿下,英国人最近太闲了,我们必须给他们找点儿事做。
眼瞅着中亚铁路就要通车了,我们有必要给俄国人创造一个机会,借俄国人的手消耗英国人的国力。
如果进展顺利的话,不等新一轮的英俄战争结束,我们就可以从英国人接过海洋霸主的重任了。
在此之前,我们要是不多造点儿军舰,又如何能够履行霸主职责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维也纳政府就喜欢上了把俄国盟友当棋子用。
现在要取英国人的海上霸权而代之,海军部的第一反应就是:让俄国人先上。
翻开历史书就会发现,最近几十年,维也纳政府对上的所有大敌,俄国人都先一步上去帮忙揍了一遍。
分手才說我愛你
諸天洪荒錄 洪荒小小道
第一次近东战争(克里米亚战争)中,揍了英法奥斯曼,为奥地利兼并南德穿造了基础;
两次普俄战争中,帮忙废掉了普鲁士,成功的避免了神罗为统一爆发内战;
后面的几次近东战争,也是俄奥两国一起打的,成功的干掉了奥斯曼帝国;
求娶從妻 六月車厘子
爹地盛寵,媽咪無節操
欧陆战争俄国人虽然缺席了,但是在打压法兰西的问题上,俄国人还是做出了杰出贡献,现在都在坚持战斗;
现在到了维也纳和伦敦对抗的时候,没有想到俄国人又派上了用场。这都还没到决战时刻,维也纳政府就有人想要挑起英俄战争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伴随着中亚铁路的通车,英俄战争爆发几率也在与日俱增。
所以说俄奥友好也是必然的。这么贴心的盟友,上哪儿找去?
尽管维持俄奥友好非常耗钱,但是对比俄国人做出的贡献,那就完全不值得一提了。
腓特烈承认自己动心了,不过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中亚铁路通车都是两年后的事情,现在着什么急?
就算是要挑起英俄战争,那也必须要等铁路通车过后。
在此之前,那就让英国人先闲着好了,未来有他们忙的,完全不急于一时。
尤其是最近伦敦政府得动作,更是在不断挑战沙皇政府的底线。日积月累之下,这些小矛盾,就会演变成两国之间无法缓和的仇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