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最強大佬
小說推薦諸天最強大佬
宛若山岳一般的咸阳城被大秦祭炼成了一件无上宝物,单单是横空冲着南天门撞击而来,虽然说还没有撞击到南天门之前,可是那声势却是无比骇人。
立足于南天门之前的四方天王原本正整顿手下天兵天将准备迎战,可是当看到那横空而来的咸阳城的时候也是一个个的面色为之巨变。
数十万之众的天兵天将虽然说相较于大秦兵马来差了许多,可是不要忘了,这些天兵天将能够镇守南天门自然不是弱者,真的交手起来的话,除非是天尊强者亲自出手,不然的话,就算是天柱境强者十几尊之多一同出手在短时间内也休想打破南天门。
有此可见这些镇守南天门的天兵天将之强悍,然而此时从四方天王到一众天兵天将看着空中那宛若亘古山岳一般的咸阳城皆是为之色变。
虚空震荡,此刻就算是四方天王反应过来想要率领麾下兵马逃脱却也是已经来不及了。
庞大的威势已经定住了四方虚空,这些天兵天将却是只能眼看着咸阳城撞了过来。
南天门之内朱雀帝君、青龙神君、清虚大帝等一众天界大能同样是看到了南天门之外的一幕。
当这些天界大能看到那横空而来的咸阳城的时候同样是露出了惊骇之色。
这些大能绝对没有想到大秦一上来便是来这么一招,那可是大秦帝都咸阳城,对方竟然敢以咸阳城撞击南天门。
再怎么说,南天门那也是天界门户,绝非是谁想打破就能够打破的,可是此刻看着那宛如山岳一般的咸阳城,尤其是那十二尊顶天立地宛若太古魔神一般的十二金人镇压咸阳城,平添了咸阳城无尽威势。
如此一来,就算是这些天界大能也一个个的面色狂变,无比担忧的看着南天门,这要是一击之下将南天门给打破的话,那可就真是捅破了天了啊。
咸阳城之中,背着双手面色沉凝的看着南天门的始皇帝丝毫没有露出一丝异样,只是淡淡的看着前方的南天门。
以咸阳城撞击南天门本就是始皇帝所下的命令,大秦上上下下自然是没有人反对,而此刻咸阳城以雷霆万钧之势撞击而来,首当其冲的便是四方天王以及其麾下的兵马。
神級至尊 戈離
在始皇帝、李斯等人的注视下,四方天王以及数十万精锐的天兵天将就如同那精致的瓷器一般,眨眼之间被咸阳城撞碎,数以十万计的天兵天将在那一刹那全部化作了飞灰。
就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咸阳城狠狠的撞击在了南天门之上,大秦无数将士只感觉咸阳城剧烈的晃动起来,甚至可以看到那宛若一体的城墙之上竟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
不用说咸阳城撞击南天门ꓹ 自身不可能不受到一点的损伤。
对于咸阳城出现裂纹,这倒是没有让始皇帝、李斯等人为之惊讶ꓹ 毕竟在决定以咸阳城撞击南天门的时候,他们便已经有了咸阳城崩塌的准备。
真正让他们所关心的反倒是南天门情况怎么样了。
如果说天界大能关闭了南天门的话,就算是他们杀上了九天ꓹ 进入不了南天门,一样是徒呼奈何。
所以说大秦伐天首先要考虑的便是打破南天门ꓹ 南天门不破,伐天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正是为了打破南天门ꓹ 始皇帝等人这才携咸阳城而来ꓹ 甚至辅以十二金人这等无上宝物,为的就是能够在一击之下打破南天门。
就见虚空剧烈的震荡,做为天界门户的南天门生受了咸阳城一击,这南天门果然不愧是天界门户,就算是咸阳城在撞击之下呈现出裂纹,可是这会儿南天门依然是稳如泰山一般,竟然没有丝毫的破损。
都市神級召喚系統
南天门之内的朱雀帝君等人不禁松了一口气ꓹ 毕竟南天门真的被撞破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ꓹ 眼下南天门无恙ꓹ 却是再好不过。
“不行ꓹ 绝对不能够让大秦再撞击南天门了ꓹ 若然南天门破碎,我等将为天界罪人也!”
清虚帝君面色凝重的看着南天门之外那咸阳城再度向着南天门撞了过来不由的惊呼出声。
可是还没有等到清虚帝君他们出手ꓹ 这一次咸阳城再次撞击在了南天门之上。
只听得一声轰响ꓹ 咸阳城彻底的崩塌ꓹ 宛若浇筑一体的咸阳城在撞在南天门之上的一瞬间彻底的崩塌了。
大秦所有人怅然若失的看着那崩塌的南天门,不过咸阳城崩塌倒也不是没有一点的战果ꓹ 原本岿然不动的南天门竟然被崩碎了一角。
原本南天门浑然一体,可是这会儿愣是被咸阳城给撞碎了一角,哪怕只是一角,可是对于南天门来说,却是已经被打破了。
残缺的南天门再也无法阻隔天界与人间界。
李斯、王翦等人看到这一幕脸上皆露出几分欣然之色,长出一口气,冲着始皇帝道:“南天门已破,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始皇帝缓缓点了点头道:“诸君,随朕杀入天界!朕要一统天地人三界!”
“哈哈哈,我等愿为陛下效命!”
王翦咆哮一声,身着盔甲,身形一晃顿时如同擎天巨人一般吼道:“大秦王翦在此,谁人敢来一战!”
看着那煞气冲天的王翦,一时之间不少天界大能都被镇住了,毕竟王翦那可是天尊级别的存在,就算是在天界当中,天尊级别的强者那也是一方帝君人物,放眼天界也没有几人可以抵挡王翦。
朱雀神君眼中闪过一抹火光,长啸一声道:“我来战你!”
始皇帝没有出手,做为大秦之主,始皇帝的对手自然是大天尊,至于说天界一众大能,自然由大秦一众强者应对。
毕竟始皇帝不出手则罢,一旦出手的话,那么到时候谁人来防备没有现身的大天尊呢。
谁也不知道大天尊是不是正躲在那种寻机出手,所以不管怎么样,只要大天尊不出手,始皇帝便不可能擅自出手。
南天门被撞破的那一瞬间,惊天的巨响传遍三界,人间界无数平民百姓下意识抬头向着高天之上望去,可是除了那漫天黑云滚滚之外,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景象。
而正在幽冥之中厮杀的白起、楚毅等人同样是听到了南天门被打破的声响,正在交手的泰山府君、东岳大帝做为昔日天界大能,如何不知道南天门对于天界的重要性以及意义所在。
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南天门竟然被打破了,这自然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
就算是二人执掌幽冥多年,心中对于大天尊的忠诚早已经被时光消磨一空,可是他们仍然是满心的骇然与不解。
“大天尊究竟意欲何为,为何没有阻止大秦打破南天门。”
不只是泰山府君、东岳大帝他们不解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都还不见大天尊的身影,就是楚毅这会儿也无比好奇的向着九天之外看去。
以楚毅的实力虽然身在幽冥之地,可是观望九天之上的景象就像是近在眼前一般,所以楚毅同样也好奇大天尊何在。
如果说不是见过大天尊的化身,甚至还在时光长河之上被大天尊所突袭,楚毅甚至怀疑大天尊是不是已经不在了。
可是在时光长河之上观望过的楚毅自然清楚大天尊如今自然是好好的,只是如此一来楚毅越发的不明白大天尊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看着大秦无数兵马如同潮涌一般涌入天界,可以想象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天界大能就算是做出了一定的准备,但是他们绝对没有想过南天门会被打破的可能性,所以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许多大能直接都懵了。
等到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无数的大秦兵马已经杀入了天界,再想关闭南天门,将大秦兵马阻拦在南天门之外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趁着东岳大帝心神动荡,楚毅一击轰在了东岳大帝身上,只将东岳大帝给轰飞了出去。
东岳大帝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看了楚毅还有白起一眼,身形一晃竟然消失不见了。
楚毅眼看东岳大帝身影消失无踪不禁愣了一下,提高警惕的同时,暗暗的寻找东岳大帝的踪影,可是好一会儿都不见其踪迹,楚毅不禁扑向了泰山府君
泰山府君的面色非常难看,他没想到东岳大帝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撒手不管,做为多年的老对手,没有人比泰山府君更清楚东岳大帝了,东岳大帝这根本就是见机不妙跑路了。
可是越是如此,泰山府君越是咒骂不休,相比东岳大帝可以随意跑路,泰山府君却是没有想过放弃幽冥之地。
尤其是在见到了酆都鬼神印的情况下,哪怕是有一丝的可能,泰山府君都想要争上一争,万一能够将酆都鬼神印抢到手的话,他便有了更进一步的可能以及希望。
所以说无论如何泰山府君都不肯罢手,甚至在楚毅还有白起二人联手之下,泰山府君愣是硬悍二人,不肯退后一步。
结果就是泰山府君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被白起、楚毅二人连连重创,但是天尊级别强者生命力之强可谓惊人,几乎是难以磨灭。
老公,情深不淺!
就算是楚毅、白起二人联手,想要真正的轰杀泰山府君这样的天尊级别强者也是无比的困难。
手持杀神剑的白起突然之间将酆都鬼神印丢给楚毅道:“楚毅,你且持酆都鬼神印镇压泰山府君,待为师持剑斩了他!”
一直被白起藏在身上的酆都鬼神印竟然被白起交给了楚毅,顿时泰山府君盯上了楚毅,通红的双目之中满是渴望之色,甚至不管不顾的狂攻楚毅,一时之间楚毅就像是陷入到了惊涛骇浪当中一般,面对着泰山府君的攻势,就算是楚毅也是心惊不已,稍稍不慎便差点被打爆当场。
身形暴退的同时,楚毅握紧了手中那酆都鬼神印,猛然之间一口心头精血喷出,吸收了楚毅心头精血的酆都鬼神印猛然之间膨胀,化作了一座如同太古山岳一般的无上大印。
这大印一出,整个幽冥之地都为之一滞,就像是幽冥之地无上的王者出世了一般,而首当其冲的便是执掌幽冥权柄的泰山府君。
泰山府君身合幽冥权柄,虽然说使得其在幽冥之地凭空多了几分威能,可是此刻面对酆都鬼神印的时候,却是因为体内的幽冥权柄而受到了莫大的影响。
面对着酆都鬼神印的镇压,泰山府君神色微微一变,却是丝毫不惧的冲天而起,生生的向着酆都鬼神印撞了上去。
手持杀神剑的白起一剑斩过虚空,竟然将泰山府君拦腰斩断,这对于泰山府君来说,自然是身遭重创,可是其冲向酆都鬼神印之势头却是丝毫不减尤其是双目之中的光芒越发的强盛起来。
白起见状不禁向着楚毅道:“不好,千万不要让他接近酆都鬼神印。”
毕竟他们只是初步掌握酆都鬼神印而已,而非是真正的执掌了酆都鬼神印,也就是说着酆都鬼神印有着被人夺走的风险。
而泰山府君执掌幽冥权柄多年,相比较白起、楚毅他们来说,泰山府君对于酆都鬼神印有着先天的亲近,这一点并非是楚毅、白起可比。
所以说眼见着泰山府君甚至对于自己的攻势不管不顾而奔着酆都鬼神印而去,白起自然是生出担心来。
楚毅眯着眼看着奔着丰都鬼神印而来的泰山府君,眼眸之中闪过一抹精芒,身形一晃,就见一轮满月出现在幽冥之地。
楚毅竟然在一瞬之间便做出了决断,身化太阴,横击泰山府君。
七年之後 疏影徐徐
眼看着酆都鬼神印就在眼前,自己只要身合酆都鬼神印便有极大的可能执掌酆都鬼神印,可是就在这时,一轮满月就那么的出现在了自己的前方。
准确的说是楚毅显化出了自己最强的姿态,以自身大道阻拦泰山府君,这几乎可以说是天尊级别大能拼命的手段了。
致加西亞的信
面对楚毅这般阻路,纵然是疯狂得泰山府君也不禁呆了一下,看向楚毅所化那一轮满月眼中满是无尽的恨意,毕竟阻道之仇,不共戴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