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門仙路
小說推薦掌門仙路
为了回援祭坛,向华南不惜硬生生承受了孟章一记重击,以负伤不轻为代价,才摆脱了孟章的牵制。
和向华南一样急着救援祭坛的独角犬魔,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在摩青真君等人心狠手辣的攻击之下,这头独角犬魔足足丢掉了小半边身子,才得以脱身。
可无论是向华南还是独角犬魔,尽管付出了不菲的代价,还是晚了一步。
两名元神期实力的阴阳道兵合力,将那枚圆环重重的砸到了祭坛之上。
这座祭坛之上布置的所有防护手段,都挡不住这次攻击了。
只见圆环落到祭坛之上后,伴随着一声巨响,整座祭坛彻底的坍塌了。
本来正急冲冲飞回来的向华南看着祭坛坍塌,吓得面无人色。
建造这座祭坛花费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几乎耗尽了向家多年的积累。
这些都还罢了,最为重要的是,这座祭坛是联通魔神的渠道。
祭坛被毁,向家不但失去了获取魔神力量的途径,更是有很大可能会触怒魔神。
狂怒不已的向华南顾不上去找那两名元神期阴阳道兵的麻烦,而是直接飞到祭坛废墟之上,看有没有挽回的可能。
而那头独角犬魔,则是怒吼着扑向了两名阴阳道兵。
独角犬魔实力强大,元神期实力的阴阳道兵蓄养不宜,需要花费不少珍贵的材料,孟章可不想他们轻易折损在这里。
在孟章的控制之下,两名阴阳道兵化作一道黑白交加的气流,飞回了阴阳灵葫之中。
那头独角犬魔还不罢休,继续向着孟章扑来。
孟章可不会畏惧一头魔物,他头顶飞出了一面古朴的镜子,射出了一道道金色光芒。
降魔宝镜放出的降魔金光,对于魔物有着极其强大的杀伤力。
那头本来就受伤不轻的独角犬魔,面对一道道降魔金光,不得不连连后退,口中发出不甘的吼叫声。
祭坛坍塌,化为废墟,一道道黑色气流从祭坛废墟之中飞了出来,向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
向华南似乎因为祭坛被毁,而陷入了神情恍惚的状态,静静的站在那里发呆。
他好歹也是一名元神后期的大修士ꓹ 他不主动出手,也没有人去主动招惹他。
和摩青真君一路来的几位魔修ꓹ 看见那一道道飞出的黑色气流,就好像是恶犬看见了鲜肉,一个个疯狂的扑了过去ꓹ 全力收取这些黑色气流。
这些看似不起眼的黑色气流,是极为精纯的魔气精华ꓹ 对于魔修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仪式没有全部完成,还没有彻底完成和那位魔神的沟通ꓹ 魔神更没有开始赐下力量。
可是那位魔神稍微泄露出来的一点气息ꓹ 就将整座祭坛侵染,凝练出了这么多精纯的魔气精华。
远处的张卫能见到祭坛被毁,知道事不可为,这次的计划是彻底失败了。
他除了心中更为痛恨孟章之外,也没有了别的心思。
和楠竹真君继续战斗,已经没有意义。
张卫能几招逼退楠竹真君,就准备离开这里。
至于摩青真君和那几名魔修ꓹ 他们自有脱身之策,用不着他去关心。
異世女王之敢惹我試試
站在祭坛废墟前的向华南ꓹ 因为极度愤怒已经失去了理智。
突然进攻的孟章一方ꓹ 心怀鬼胎的张卫能等人ꓹ 还有挑起内讧的白松真君等人ꓹ 都成为了他痛恨的目标,他简直恨不得将其全部生吞活吃了。
眼见张卫能就要离开这里ꓹ 向华南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了ꓹ 拿出了自己最后ꓹ 也是最大的一张底牌。
他取出一枚小小的雕像,狠狠的抛向了空中。
重生原女主逆襲
这枚雕像小巧玲珑ꓹ 却潜藏了不可思议的力量。
因为雕像的形态是向家供奉多年的魔神魔犁府主的法相,上面有着魔犁府主的一缕气息。
向家供奉这座雕像多年,家族修士日夜不停的在雕像面前礼赞魔神。
怪物被殺就會死
这座雕像不但早就有了几分神异之处,而且可以借由这一缕魔犁府主的气息,催发出杀伤力巨大的一记杀招。
不过,这一记杀招是大范围杀伤的招数。一旦施展,就会不分敌我,无差别的攻击周围所有生灵。
更为重要的是,催发出雕像内的魔神气息之后,雕像也会自动损坏。
这无异是对魔神的不敬。
如果不是到了最后关头,向家是不会施展这样的杀招的。
家族多年的谋划落空,家族希望被毁,向华南急怒攻心之下,顾不得后果,就要将在场的所有修士留下。
当然,虽然理智几乎全失,可向华南发动无差别攻击,还是有着一些底气的。
向家族人多年虔诚供奉魔神,已经慢慢习惯了魔神的气息。
面对雕像即将发出的无差别攻击,向家子弟将会比别的修士拥有更为强大的抗力。
只见这枚雕像飞到空中,立即就开始不断变大,很快就变化成了一尊身高百丈的巨大神像。
这尊神像望了一眼下方,对着摩青真君说了一句。
“原来是灾荒老贼的眷属坏事。”
这尊神像随口一句话,就理所当然的将这次仪式失败的黑锅,扣在了摩青真君头上。
原本准备承受杀招冲击的向华南,看见那具神像居然开口说话,吓得一下子呆住了。
这座雕像之中原本只有魔犁府主的一缕气息,并没有这位魔神的意识。
可这具神像开口说话,说明其意识分明降临此地了。
一想到魔犁府主对待失败者的残酷手段,办事不利的向华南陷入了巨大的惊惧之中,大脑之中一片空白,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实际上,在这具神像开口说话的时候,远在九天之上的天宫之中,也陷入了一片慌乱之中。
一名名在修真界难得一见的返虚大能们,手忙脚乱,正在四处忙碌着。
有的人更是忍不住喊叫起来。
“诸位加把劲,快点把仙阵的力量发动起来。真是倒霉,魔神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降临。”
“还好还好,有着仙阵阻挡,魔神无法闯入钧尘界。”
有的返虚大能努力安慰大家。
面对这副兵荒马乱的景象,有人实在看不过去了。
“慌什么,你们好歹也是返虚修士,难道一点眼力都没有嘛?”
“钧尘界有仙阵守护,魔神的本尊不会过来自讨没趣的。”
“不过是魔神的一缕意识降临,能够翻起什么大浪?”
伴随着这阵呵斥声,众人开始镇定下来。
“你们看,这位魔神还真是识趣,这么快就缩回去了。”
刚才呵斥大家那人,有几分得意的炫耀起来。
“魔神意识降临了一会儿,不会留下什么后患吧?”
有人小心的问道。
盜墓者傳奇之驚魂六計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能够留下什么后患?”
“就算有点什么小麻烦,下面的小家伙们自己知道去解决。”
“解决这些小问题,不正是你们这些所谓圣地宗门存在的意义吗?”
那人继续理直气壮的说了起来。
大概是被他的气势所慑,众人都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
这个时候,那座山谷之中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将有何等的灾难,将马上降临到他们头上。
那座神像随意扫了向华南和独角犬魔一眼。
独角犬魔发出一阵求饶的哀鸣。
那具神像不为所动,只是瞪了独角犬魔一眼。
独角犬魔巨大的身体就好像气球一样爆炸了,哀鸣声音随之立即消失。
晚安,小妞
那座神像又瞪了摩青真君一眼。
摩青真君的身体不出意外的突然爆炸了。
看见这副场景,场中所有剩余修士都是亡魂大冒,吓得不知所措了。
就算是孟章、张卫能和楠竹真君这样的元神后期大修士,都生不起丝毫反抗的意念来。
这是什么神通,这也太可怕了。
只是随便瞪上一眼,就能让摩青真君这样的强者毫无反抗之力的丧命。
要知道,摩青真君虽然表现出来的只是元神中期的修为,可是他的真正实力远不止于此。
这具神像如此强大,莫非是那位魔神亲自降临了。
魔神可是能够和真仙相抗衡的存在,就算返虚大能遇上了,都只有早早逃命的份儿。
场中这帮元神修士面对降临的魔神,除了乖乖受死之外,就没有别的选择了。
蝕骨寵愛:傲嬌萌妻要逆襲
女神的貼身司機
正当众人惊惧不已的时候,那座神像庞大的身体,居然就这样一下子消散了。
惊诧无比的众人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一阵阵模糊的呢喃声音,就在四周响起,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伴随着响起的呢喃声音,在场所有修士,都陷入了一阵阵恍惚之中,神志开始变得模糊。
呢喃声音不知道来自何处,又好像无所不在一般。
特殊案件調查組
山谷之中众多的修真者,都纷纷瘫倒在地,失去了所有的反抗之力。
少数修为高深的修士还能勉强保持清醒,集中全部的意志和呢喃声音相抗衡。
可是他们最多能够勉强保住几分神志,根本就动弹不得,更别提有所动作了。
片刻之后,场中几名魔修最先出现变化。
他们瘫倒在地的身体一阵剧烈的扭曲。
身体就好像没有任何骨骼一样,自发的做出了许多不可思议的动作。
扭曲的身体开始快速的变化,一根根粗大的骨刺破体而出,一根根触手从体内钻出来……
在场的所有修士对这种情况都不陌生,这是彻底魔化了。
这几名魔修居然就这么完全变成了魔物。
魔修和魔物可不是一回事。
魔修往往是由修炼魔道法门的人类修真者组成。
这些修真者主动选择了魔修这条道路。
而魔物却是被动被魔化的各种生灵,包括了人类,飞禽走兽,花草虫鱼等等。
在许多魔修眼里,魔物只是低等的畜生,自家才是高等的生物。
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没有几名魔修愿意彻底变成魔物。
从场中的情况来看,这些魔修肯定不是主动变成魔物的。
在山谷之中,除了众多高阶修士之外,还有不少低阶修士。
这些低阶修士除了向家族人之外,还有这些高阶修士的晚辈。
他们在山谷之中,扮演的往往是杂役之类的角色。
他们修为最低,意志力不够强大,在呢喃声音的侵袭之下,几乎毫无反抗之力,很快就出现了变化。
很快,这些低阶修士也和那几名魔修一样,变成了满地扭动的魔物。
看见这一幕幕场景,剩下的修士仿佛知道了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没有哪个正常的修真者,愿意变成魔物。
他们拼命挣扎,却没有丝毫的效果。
他们全力抵抗,却抵挡不住呢喃声音的侵袭。
原本,孟章和其他人一样,面对诡异的呢喃声音几乎毫无抵抗之力。
除了感叹魔神之力的强大之外,好像就别无他法,只有坐以待毙了。
随着呢喃声音的不断侵袭,原本漂浮在孟章头顶的降魔宝镜,发出了一阵阵嗡嗡嗡的振动,降魔宝镜上面的亮光也是忽闪忽灭。
振动声音变得越发强烈了,降魔宝镜猛然顿住,原本光滑的镜面之上,出现了几道裂纹。
裂纹之中,射出几道清光,落到了孟章身上。
清光入体,孟章勉强恢复了几分行动能力。
孟章都没有想到,这面专门对抗魔物的降魔宝镜,居然会如此给力。面对魔神的力量,都能够做出抵抗。
孟章知道,这是降魔宝镜以损耗本源为代价,帮助自己恢复了自由。
降魔宝镜的本源是有着极限的,经不起长时间的消耗。
孟章必须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远远的逃离这里,才能获得一线生机。
孟章挣扎着站了起来,向着山谷外边走去。
一路上,他将看见的所有己方修士,全部收入了虚空鼎之中。
公主嫁到,王爺請用心 君子夭夭
当那些勉强保持几分清醒的己方修士看见孟章的动作,都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些修为不足的,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场中别的还有几分神志的修士,看见孟章的动作,用祈求的目光望了过来。
因为呢喃声音的影响,所有人都失去了用语言和神念沟通的能力,只能用原始的目光交流。
这些人祈求得目光不但没有让孟章同情,反而激起了孟章心中的杀机。
在孟章心里,这帮觊觎魔神力量的家伙,全部都是死有余辜。
正是他们的所作所为,才有了今日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