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再坚固的堡垒,往往也是最容易从内部突破的。
一片糜烂的三江阁基地让所有刚刚落下脚没多久的人失去信心,尤其是看到坚固厚重的内部隔离门被毫不费力的破开,就怕整个基地被砸个稀巴烂,不是巫师的普通人自然而然的再也坚持不下去,拖家带口,拎着细软仓皇出逃。
他们一见到石博学等人,立刻就猜到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有传闻华夏本土507所派遣了行动组,针对性打击他们这一支藏身于落基山脉内的叛逃者,这一次终于实锤了。
重回七十年代:腹黑首長,輕點寵
官军都来了,他们这些叛逆还不乖乖投降?
出逃的叛逃者家属自然不止一股,整个基地有好几个出入口,都在往外跑人。
石博学遇到的这一伙,大约有七八十人的样子,自组逃亡团,准备离开落基山这个苦寒之地,到外面大城市里去落脚。
这样的糟心日子,他们已经受够了。
反正初建没多久的三江阁眼见着就要凉了,再留下来,无非是等死罢了。
投降了官军,说不定还能有一条活路,所以好死不如赖活着,这伙人很干脆的就投降了。
短暂的讨论了一下,行动组组长石博学安排人将这些家伙领往后方,同时打探到了一些情况,九州玄学会叛逃者在加拿大的部分自立了门户,如今叫作三江阁,基地里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似乎出现了大危机,这些人才慌慌张张的跑出来,躲避危险。
那些看管战斗宠物的本土巫师们正好可以顺带着看管这些叛逃者,如果可以的话,再从这些叛逃者们当中挑选出志愿者,一边给他们领路,一边继续劝降其他出逃人员。
除了一网打尽以外,还是考虑到荒无人烟的落基山脉内存在诸多风险ꓹ 贸贸然的乱跑,容易发生危险。
毕竟同为华夏人ꓹ 多少也得讲一些情份,还不至于真的对无辜人员赶尽杀绝,不能坐视他们身陷险境。
志愿者方案十分顺利ꓹ 原本许多三江阁的人都是被身不由己的裹挟而来,如今老乡见老乡ꓹ 两眼泪汪汪,石博学等人一提出这个要求ꓹ 当即有十几个年轻人站出来ꓹ 分别负责带路和寻找其他出逃队伍。
看到这些投降人员如此配合,507所加拿大行动组着实松了一口气。
就怕对方死拼到底,他们这一趟就会很难办,总不至于真的要大开杀戒,搞得血流成河。
“一直往里面走,防御系统已经被关闭了。”
给行动组领路的三江阁人员是一个名叫王宇的小年轻。
他是原九州玄学会中一名管事的外甥,连九州玄学会的成员都算不上。
当管事舅舅跟着大佬一块儿跑路的时候ꓹ 顺便将他带出来看看世界,说不定还能混个小有地位的从龙之臣ꓹ 总比在老家送快递和外卖ꓹ 挣点儿辛苦钱要强的多。
舊神王座
初到落基山里的日子颇为辛苦ꓹ 虽然伙食还不错ꓹ 大鱼大肉总归供应的上,时不时还能吃到一些野味ꓹ 但是每天都要出大力ꓹ 做各种苦力。
苦干大干卖力干ꓹ 花费了大半个月,将废弃已久的三防基地勉强修复了一些区域ꓹ 总算不用再住帐篷,可是这里是北美的山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初来乍到时,还颇有些新鲜感,到处都是原生态,野生动物数不胜数,可是时间一长,其实也就是那样。
连野兔子都快要吃吐了的时候,不少人开始重新向往大城市的灯红酒绿。
都说外国的月亮比华夏更圆,可是出来一看,特娘的资本家净尼玛骗人!
加拿大所谓的大城市,也就是华夏四五线的水线,神马繁华都市,尽是城郊结合部的范儿,还有那些洋鬼子,不论穿着还是打扮,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土味儿十足,从头到脚扒一圈儿,大把的“Made-In-China”标签。
他们这些人不远万里来到这么个犄角旮旯,到底是来干什么了?
自己一定是来以了一个假的外国,方方面面落后的令人难以置信,就像在看九十年代的老电影。
一出城,手机就没信号,这话放华夏,说出去你信么?
稍有服务不周到,不论是10086,还是10010,华夏来的大爷大妈能把客服小姐姐直接怼到哭。
在加拿大,兄弟你怼一个试试?
每当这个时候,有人会拨一个10000,听听熟悉的乡音,忍不住感慨。
妹砸,我要投诉Rogers(罗杰斯)!
穿越之三姝奇緣 白依依
……
“关闭防御系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站在足以让小型客机完整出入的基地出入口,一股子浓浓的刺鼻硝烟味道扑面而来,石博学皱起了眉头,猜测着难道里面的弹药库发生殉爆了吗?
直到亲临现场,他才敢确认这个小山丘里面的基地其实是一座规模庞大的人造工程,只是没想到让九州玄学会的叛逃者们捡了个大便宜,将这里当作立足之地。
幸亏507所反应及时,第一时间组织了行动组前来清剿,若是放任这些叛逃者们在这里再经营个两三年,恐怕情况就不好说了。
“不知道,舅舅说整个基地不安全了,让我赶紧跑路。”
王宇也是一头雾水的语焉不详。
在此之前,听舅舅说,三江阁这一次惹到了大麻烦,不少巫师大人死了,其他人根本拦不住,让他和其他人赶紧逃离基地,有多远就逃多远,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曾經現在內心的抉擇 gucci
不止是王宇,连其他人也是同样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连忙结伴跑了出来。
新成立没多久的三江阁近来风言风语有很多,对于行动组的猜测也有不少,稍有风吹草动,就会引起一阵不安,当危险来临的时候,基地里面的人跑起来完全没有任何迟疑,甚至早就打包好了行李,说走就走。
“咳!咳!疯了,都疯了!”
说在王宇和石博学说话的功夫,不断往外冒着淡淡烟雾和刺鼻气味的出入口内,似有人影往外面跑。
“舅舅,舅舅!”
王宇一听,立刻分辨出了声音,连忙大声喊了起来。
七八个满身狼狈的人跑了出来,其中几人身上还带着血,其中一人正是王宇的舅舅,一听到外甥的声音,连忙大惊失色地说道:“什么?小宇,你还没走吗?快走快走,这里待不得了!都疯了!”
眼下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就算是巫师大人,也不敢说能够自保,稍不小心就会把性命交待在这里。
“舅舅,华夏来人了!”
王宇一句话,就将舅舅和他身旁的人定在了原地。
王宇的舅舅迟疑地问道:“谁?”
他同时也看到了出入口附近乌泱乌泱的一片人。
很明显,都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还会有谁傻乎乎的往基地里面钻。
“我叫石博学,507所加拿大行动组的组长,带人过来,处理三江阁的事情。”
石博学这会儿正好接上了王宇舅舅的话。
“啊!您好您好,我是曹权,工程组负责人。”
面对九州玄学会叛逃者们昔日的监管部门代表,不啻于手持尚方宝剑的钦差大人,王宇的舅舅立刻端正了自己的态度。
毕竟叛逃者们与本土并没有到不死不休的程度,只要乖乖配合,应当没有性命之忧.
哪里像基地里面的那样,几乎打出了火气,完全控制不住了,三江阁得各个部门和家属人员实在是绷不住,为了人身安全,这才开始自行溃散。
無心擁得帝王寵
“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为了所有人的安全,在没有真正弄清楚情况之前,石博学并不敢贸贸然就带着人冲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