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煉劍修仙
小說推薦凡人煉劍修仙
“这胡修可真是个正值的好人。”
九尾妖狐望着胡修那虎背熊腰,略显落寞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若不是他,我们这次可就惨了。
不说无法支撑到教主大人赶来的那一刻,若是落在万兽宗手里,不知道还要受到多少欺凌和侮辱?”
“是呀~”
白蜘蛛点点头,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狡黠之色,随声附和道:“若不是这位胡修徒儿,咱们可就惨了。
若真是落在万兽真人那样的老银贼手中,我情愿咬舌自尽,施展自爆元神之术,也要为教主大人守住贞洁。
在我这一生之中,绝不能让教主大人之外的男人的脏手,碰到我的身子。”
言罢,她用深情款款的目光望着韩大教主,一副用情至深,至死不渝的样子。
她这么说,一来是为了跟风夸胡修,因为她已经看出来了,胡修和韩大教主的关系匪浅,只要听到别人说起胡修的好话,韩大教主便会不由自主的龙颜大悦,露出欣慰的笑容。
二来,更为主要的目的,自然是通过夸赞胡修,连抬高自己对于韩大教主的忠心之情,以及冰清玉洁,贞洁无双的烈女情怀。
这白蜘蛛不仅人长得肤色如雪,一颗心也是如明镜般雪亮,知道怎么做来讨好男人,尤其是讨好韩大教主这样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霸道教主。
果不其然,韩大教主闻言顿时看向白蜘蛛,眼中不禁露出一抹赞许有加的神色。
“不错,不错。”
蓝蝎子见白蜘蛛如此开窍,一张巧嘴哄得韩大教主龙颜大悦,亦是连连点头道:“我和白师妹的心情也是一样,教主大人是我蓝蝎子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男人。
任何其他的男人都休想碰我一个指头。”
“哼!”
李竹心却对蓝蝎子ꓹ 白蜘蛛二姐妹溜须拍马,极尽谄媚之能事大为不齿ꓹ 嗤之以鼻,娇哼了一声,小声嘀咕道:“马屁精!”
幸好她站得离蓝蝎子ꓹ 白蜘蛛二姐妹较远,而且站在李竹心身旁的苏念雪一看情况不对ꓹ 立刻用手捂住李竹心的嘴巴,生怕她管不住自己的嘴ꓹ 又说出什么不经脑子ꓹ 触怒韩大教主的话。
毕竟,她们之前可是得罪韩大教主的。
之前在人界的时候,二女可曾经是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白天鹅,曾几何时将彼时还是废柴的韩大教主狠狠地踩到脚下,猛踩猛踢,根本不把人家当人看……
只可惜ꓹ
異界之至尊少年王 生旦凈末醜
万万没想到,韩大教主这条已经几乎死定了的万年咸鱼居然翻了身ꓹ 不单翻了身ꓹ 而且一路过关斩将ꓹ 成为了金玄门的首席弟子ꓹ 反倒狠狠羞辱了她们一番。
再后来,风云突变ꓹ 金玄门被灭ꓹ 天琅大陆又被魔族入侵ꓹ 原本消失已久的韩大教主,居然又重新出现在天琅大陆ꓹ 力挽狂澜,剿灭了所有入侵的魔族,并且拯救了整个人族,成为人界名不其实的的第一高手。
在这个过程中,韩大教主居然不计前嫌,救下了苏念雪和李竹心的性命,以及李凝雪等所有听雪峰弟子的性命。
当然,韩大教主这个救人行动是有目的,那就是苏念雪和李竹心必须和他签下血魂契约,并且成为身份极其卑微,只能任人摆布的侍妾。
为了活下去,为了整个听雪峰的利益,苏念雪和李竹心只能委身于韩大教主,成为这个之前自己看不起的废柴的小妾。
正所谓,人生的大起大落实在太刺激了,让苏念雪和李竹心简直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种巨大的落差。
但是,
自从见识过韩大教主后来的犀利无比,残酷阴毒的手段之后,苏念雪和李竹心很快就转变了这个主意,并且立即摆正了自己的态度。
尽管一开始臣服于韩大教主,并非她们的本心,但是当她们通过韩大教主学到不少的神功妙法。
又获得数十件珍贵之极,价值堪称天文数字般的法宝神器。
并且以花旗火箭般的蹿升速度,一跃从筑基期,在短短一两年间的时间之内,快速提升至炼虚期后,苏念雪和李竹心终于被韩大教主那犹如排山倒海般的无双霸气所彻底折服。
从此心甘情愿地追随韩大教主,并且对他千依百顺,言听计从,甚至不惜任由其摆布。
苏念雪和李竹心知道,跟着韩大教主有肉吃。
否则,以她们的机缘和运气,在天琅大陆那样灵气稀薄的地方,这辈子就算跑断腿,也很难成为元婴期修士,撑死也就是五六百年的寿元,哪像如现在这样,直接跟着韩大教主飞升灵界,而且成了一名炼虚期的大能修士。
进阶炼虚期后,理论上已经有了近乎无限的寿元。
只不过,
修仙者的一修为旦达到炼虚期之后,四九天劫也会应运而生。
所谓四九天劫,就是四道小天劫,以及九重大天劫。
修仙者只要渡过这全部十三道大小天劫,才能成功羽化登仙,成功飞升仙界,成为与天地同寿的天仙。
到了那个时候,修仙者才算得上得道成仙,只要不被人杀得形神俱灭,便真正拥有无限的生命。
所以,怎么样渡过这四九天劫,便成为了灵界修士的头等大事。
因为那天雷之劫的威力实在太过巨大,修仙者只要扛过天阶,才能生存下里,否则直接身死道消,形神俱灭,要面对天道的大惩罚!
苏念雪和李竹心以及在场的所有美女都知道,她们若想安然渡过这残暴之极的四九天劫,仅凭自己机会并不是很大,只有依靠韩大教主这样手眼通天,拥有大机缘的天选之人,才有那么一丁点的机会。
好在这头四道小天劫威力还没有那么大,如果手里有一些保命的手段,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只不过,
想要安然渡过这四九天劫,自然是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才最为重要。
只有将修为提升道大乘后期,才能有较大的机会,成功渡过全部的四九天劫,成功飞升天阶。
这也是灵界的修仙者无不对实力的追求,趋之若鹜的根本原因,因为谁也不想被天雷活活劈死,劈得形神俱灭。
而无论是什么样的人,一旦修为达到炼虚期后,这四九天劫均是不可避免,均会在数千到三万年不等的时间一一到来,或早或迟,任何人都躲不过。
这也事灵界修士全都努力奋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提升修为的原因。
为了搜集有利于渡过这四九天劫的各种天材地宝,珍稀材料,灵界中的斗争从来都没有终止过,比人界更加血腥,更加的残酷,更加的弱肉强食。
这也是韩大教主一飞升灵界,就想着尽快建立自己的势力,大力发展神龙教的根本原因。
因为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人的战斗,只要不断滚雪球,发展自己的势力,才能在修仙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这也是苏念雪和李竹心要尽量依附于韩大教主的根本原因,她们想要长久的活下去,想要问道长生。
大預言
李竹心大大咧咧,大小姐脾气,尽管心里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偶尔仍然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举动,做出一些触怒韩大教主的举动,实在算不上明智。
苏念雪自然要被李竹心高明得多,她知道韩大教主身边美女如云,红颜知己众多,要想获得韩大教主的欢心,得到韩大教主的宠信,就必须放下昔日那不值一提的自尊和面子,曲意逢迎,讨好韩大教主。
如此一来,才从获得更多的好处。
虽然以李竹心的性格缺陷,很难讨来韩大教主的欢心,但是苏念雪和她姐妹情深,而且她内心也是想要和九尾妖狐,萧萱儿,雷娇娇,林清舞等德艺双馨的美女争一争长短,比一比高低的。
所以,她不得不尽量看着点李竹心,以免她做出一些什么不明智的举动,波及到自己,惹来韩大教主的不开心。
此时此刻,韩大教主的目光不经意间从苏念雪和李竹心二女的身上一掠而过。
他其实早就听到了李竹心的那句“马屁精”三个字。
以韩大教主的性格,其实是不喜欢别人拍自己的马屁的,甚至还有点讨厌拍马屁的人,觉得拍马屁的人,往往是一些没有什么真本事的人,所以这一次并没有责备李竹心的意思,反倒对李竹心微微颔首,投以鼓励的目光。
只不过,
他也不便于直接责备蓝蝎子和白蜘蛛。
毕竟她们二人也都是韩大教主的小老婆,手心手背都是肉,韩大教主也舍不得打消二女的积极性。
当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美丽的女人,说出对他从一而终,绝不让任何其他男人染指的话时,听起来还满顺耳的,至少是让韩大教主听得很舒服。
最为重要的是,蓝蝎子和白蜘蛛均是万中无一的玄阴之体,曾经给韩大教主带来过的那种无法形容,近乎飘飘欲仙般的极致体验,是韩大教主直到现在,仍然是难以忘怀的。
所以,韩大教主明知道这是蓝蝎子和白蜘蛛对自己的讨好之言,却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去点破。
只不过,
经过蓝蝎子和白蜘蛛这么一开头,苏念雪,雷娇娇,荆灵等几名比较机灵的小老婆也立时开了窍,开始昧着自己的良心,说出许多肉麻之极,极尽谄媚的话语,令韩大教主听得不断皱眉,浑身起了不少鸡皮疙瘩。
虽然他韩大教主却是英明神武,无所不能,却也不想让手底下这些个看起来貌若天仙,风姿绰约的老婆们,全都变成只会说好听话,吹枕边风的谄媚女子。
他还是希望女孩子至少要保持一点矜持,高贵,和神秘感的。
不想让她们自降身份,变成那种不知廉耻的风尘女子一般。
对于这一点,韩大教主忽然有点痛心,他想要让蓝蝎子,白蜘蛛,苏念雪,雷娇娇,荆灵这些故作小聪明的女人醒悟过来,一时之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九尾妖狐,林清舞,周媚,萧萱儿,叶小楠这样能够在神龙教独当一面,撑得住大局面的大老婆,并没有像蓝蝎子她们那样耍小聪明,并没有向韩大教主说出那种肉麻之极的谄媚之言。
还有柳玉瑶,杨纤儿,李竹心也没有加入蓝蝎子她们鼓吹韩大教主的行列,亦是让韩大教主欣慰不已。
虽然柳玉瑶,杨纤儿,李竹心这三个女人,在韩大教主那十三位天才绝艳,秀外慧中的大小老婆中看起来略显平庸,却都是心底良善,没有什么心机的好姑娘。
并没有像蓝蝎子,白蜘蛛,苏念雪,雷娇娇,荆灵那样太过激进,反而欲速而不达,弄巧成拙。
“诸位娘子。”
韩大教主故意扫了蓝蝎子,白蜘蛛,苏念雪,雷娇娇,荆灵五女一眼,含糊其辞的说道:“你们能本教主的真情切意,为夫全都铭记在心。
但是,
咱们身为修仙者,要学会变通,随机应变,万不可因为愚忠,一时意气用事,反而误了你们的性命。
冷帝纏妻:壞壞小王妃 衛疏朗
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如果真得到了那种万分危急的关头,本教主你们能以自身的性命为重,万不可做出什么咬舌自尽,自爆元神肉身的傻事。
毕竟,相比较你们对本教主的冰清玉洁,忠贞无二,本教主更加原因看到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活下去,一同飞升仙界,问道长生,才是本教主内心最看重的一件事情。”
花開夫貴
“好一句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活下去,这一点我赞同!”
九尾妖狐用一双清澈明亮,犹如秋水般的明眸凝视着韩大教主,嫣然道:“想不到教主大人有着这样的胸襟,这样的远大抱负,实在让小女子今天有点感动,还有点由衷的佩服。”
言罢,她又瞪了蓝蝎子和白蜘蛛两眼,道:“蓝妹妹,白妹妹,你们可不要尽说些有的没得的漂亮话,为人还是要脚踏实地的好!
之前咱们被万兽宗围攻,几次遇到极其危险的情况,均是胡修徒儿奋力挡下来的,我可没有从你们二人身上看到一点要为教主大人尽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