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
卓庆第一次接见秦笛,故意摆出这么多大补之品,实际上相当于一场考验。他想考验秦笛的见识,是否明白这番道理,也想看秦笛敢不敢吃,吃下去之后会不会出事。
他望着秦笛,朗声笑道:“说实话,如果是别的主宾过来,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我是为了感谢你铸造的仙剑,尤其是那一口七阶仙剑,被我收服之后,让我的杀伐实力提升了一截,而且刺激我体内的洞天,隐隐触摸到更高一阶的门槛!所以不能不摆设大宴,好好招待你。秦先生,请不要客气,赶紧动手吧。”
秦笛微微一笑,便开始不紧不慢的吃喝。
他的洞天法则十分完善,吃再多仙草都没事,就算有些仙草药性偏激,回家再炼一副仙丹,调整一下就行了。
卓庆道:“请问秦先生,你铸剑的神技学自何人?”
秦笛信口开河答道:“家师欧治子。”
“欧治子?倒是没听说过,他是金仙吗?”
“他曾经是仙王,可惜陨落了,一丝元神转生于下界,收我为徒,传我铸剑之法,后来飘然而去,不知何踪。”
手掌幹坤 石老虎
卓庆嘴角微微抽动,道:“你的运气倒好,竟然被仙王收为弟子。那么青阳剑诀,也是他传给你的?”
“是啊,家师是白帝宫隐传的弟子。他说自己掌握七十二式青阳剑诀,可惜限于我的功力太低,没办法全部传授。因此我只学了五十四式,太可惜了。”
这话直接赌注了潜在的缺口,让卓庆想探寻后续剑诀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再喝一杯!请问秦先生,你那府中是否潜藏着一位仙文大宗师?那些神奇的道藏丹ꓹ 是大宗师炼制的吗?”
“我不太明白,怎么才算仙文大宗师?”
穿越千年戀 豐zhuang
“按照剑仙界的规矩ꓹ 掌握七万仙文,精通其中的一半,能够详细解析出来ꓹ 那就是仙文大宗师。”
“照这个规矩来说,我府中有好几位大宗师呢!”
無盡大神通 春風滿城
这话说的不假ꓹ 秦笛当初编纂出《仙文荟萃》,收录十万八千仙文ꓹ 就搁在仙宫中ꓹ 任凭家里人抄录和学习,几乎每个人都抄了十遍,除了他自己每隔一段时间开坛讲授仙文大道之外,还有原先的仙文阁主文翔和秦汉承、秦汉旭、文若静心研究,再传授给其余众人,因此迄今为止,很多人掌握了六七万仙文ꓹ 其中的佼佼者比如说晏雪和顾如梅都掌握八万多了。
卓庆却为之心惊,道:“真的吗?那这些大宗师ꓹ 又是从哪里请来的?”
小妞,你別跑
秦笛笑道:“都是我的家人和客卿。实不相瞒ꓹ 当初家师欧治子临走的时候ꓹ 施展醍醐灌顶之法ꓹ 将海量的仙文大道,灌入我的髓海深处ꓹ 因此我掌握的仙文比家人还多。他们都是由我传授的。”
卓庆听了这话ꓹ 手一抖ꓹ 竟然将酒杯碰倒了!
總裁的穿越小嬌妻
婢女赶紧收拾酒杯,擦拭桌子。
卓庆嘴角抽动了几下ꓹ 然后咧嘴大笑:“哈哈,哈哈!如此说来,秦先生做青鸟家的主宾,乃是我们的福气!能不能麻烦你,每隔三千年,开坛讲法一回,以开启我们的见识,梳理思绪,拓宽仙路?”
秦笛面带微笑看着对方,道:“可以,只要每次讲道之前,来这么一桌好酒好菜就行了。”
卓庆开心的一拍桌子:“就这么说定了!秦先生,请享用!”
秦笛不紧不慢的吃了半个时辰,将满桌的菜肴一扫而光,然后闭目静坐片刻,身上放出道道彩光,还有一股好闻的香味,他的身躯开始发出“咯咯”的响声,伴随着轻轻的颤抖。
卓庆露出惊讶而又羡慕的神色,挥手让几位婢女退下去。
他心想:“这小子心够大的,竟然在这里进阶!不怕我一掌将其打杀?”
山河動
当然,他不可能真的动手,这里头有多重原因,一则秦笛的功力太弱了,距离成长为金仙太远,不可能对青鸟家构成威胁;二则,他还有求于秦笛,不管是铸剑还是讲解仙文,秦笛都有极大的价值;三则他作为青鸟家主,如果无缘无故的打杀客卿,那么青鸟家距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高山不择杯土方能成其高,江河不择细流方能成其大,善待客卿才是家族成长的关键。
他却不知道,秦笛之所以敢这么做,乃是因为其精通演算之法,早已算出此行没有风险,才敢在这里闭目突破。
卓庆呆呆的坐了一个时辰,思绪飘到了千年之后的剑会上,盘算着能不能在参加剑会之前,将自身的境界提升到金仙第三重,最近他感受到进阶的契机,然而又没有把握。
秦笛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笑道:“多谢家主,让我功力又提升一阶。我不能白得这番好处,所以我准备明日便开坛讲法,请帮我找合适的地方。”
卓庆问道:“秦先生,你不需要沐浴更衣,斋戒几日吗?”
“不需要。鉴于青鸟家以金修为主,我便开讲金系仙文。金系有三千大道,请问家主掌握多少?”
校花的神級保鏢 五華聖
“我掌握两千三百大道,然而比较凌乱,不成体系。”
“金系之外,还掌握了多少大道?”
“另有两千大道,都只是稍有涉猎,理解比较肤浅。”
“既然如此,请家主取一些仙金来,等级越高越好,我为你制作一株‘青鸟大道树’。”
卓庆闻言猛然跳起来:“你说什么?青鸟大道树?你懂得我家的祖传心法?”
秦笛笑道:“我不懂,我听说青鸟心法出自白帝宫。而我师傅也出自白帝宫,他跟我讲过一些金系法则,其中或许触及到青鸟心法,更多的还是青阳大道。”
卓庆舒了口气,露出兴奋的神色,道:“哪怕稍微沾点边儿也好,我不是怕你掌握青鸟心法,而是以为你真懂得这门道法,因而我才会这么惊讶。”
戰錘王座 二哈傳說
他取出一些六阶仙金,足有五六百斤,问道:“这些够不够?”
秦笛点点头:“够了,我只是做个模型,不需要太多。”
他沉下心来,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来制作大道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