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他是神组织的人!”秦斩轻语。
除却神组织的人,秦斩想不出还有谁能够拿走武祖镜。
甚至秦斩都自动忽视了武祖镜的存在。
因为黑刀虽然认可了他,但是并不代表武祖镜也能认可他。
再说了,武祖镜有灵,秦斩刚刚杀了他上一任主人,他又怎么会直接认秦斩为主。
可是即便如此,那毕竟是武祖九兵之一,神组织竟然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武祖镜抢走,可真是好大的胆子!
不过看刚才出手之人的身手,绝对不弱,眼下秦斩伤势未愈,不宜再进行大战,于是大袖一挥,带走了白帝的残躯,手持白帝剑,一步踏入虚空,彻底消失不见!
白帝的残尸秦斩自然是不感兴趣,可是他体内庞大的神性宛如一块绝世神料,秦斩自然是感兴趣的很。
反正白帝死都死了,再多为秦斩的本命天刀做一做贡献也未尝不可!
武朝,皇庭。
秦斩的身影直接出现在内庭龙凤阁门口。
“拜见武皇!”
“婢拜见武皇!”
“奴才拜见武皇!”
“武皇万岁!”
秦斩一路走来,内庭里的宫女和太监纷纷拜见,秦斩微微点着头,一路走进龙凤阁。
“回来了?”
“嗯,回来了。”
“打赢了?”
“白帝已经被我宰了!”
“哦,那恭喜了,从此以后你就是天下第一了!”
“天下第一不天下第一的我不在乎。”
“行了,天下第一,今晚你去乾阳殿睡吧,龙凤阁不欢迎你!”
“别介啊,我错了,媳妇,老婆,娘子,我错了,我不该不告诉你一声就自作主张去找白帝决战。”
“可千万别,您现在是天下第一ꓹ 您哪有错啊!”
“在娘子面前,我秦斩永远是天下第二!”
“秦斩你混蛋ꓹ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你说要是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呜呜呜呜呜……”
“我发誓ꓹ 以后不会了,真的ꓹ 再也不会了!”
“那你要说话算话,再有下次ꓹ 你就永远都别想上我的床。今天晚上我睡床ꓹ 你睡地铺!”
“臣秦斩,谨遵日月女帝口谕!”
“呸,少给我在这里油嘴滑舌!”
…………
好说歹说,秦斩总算是将这件事情给糊弄过去了。
本来秦斩之前对于能否战胜白帝心里没谱,因此也没拿定主意。
后来一招击败叶长歌,不足百招战胜姜神祇之后,这才心里有了底ꓹ 于是信心大增,直接杀到了妖族圣域白帝城。
所以他只给武曌留下一封信ꓹ 说自己有意去北俱芦洲找一找白帝ꓹ 与之一战。
但是那个时候到底战不战ꓹ 谁知道啊!
…………
动用雷霆手段解决了仙盟ꓹ 然后又解决了白帝这个心头大患,秦斩这才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
武朝国力蒸蒸日上ꓹ 东胜神洲武朝之外的武道宗门和大夏王朝兴衰轮转ꓹ 但是大体向好。
秦斩并没有像武帝一般ꓹ 势要一统东胜神洲,他选择偏居一隅。
之前武界的疆域很小ꓹ 武帝需要汇聚足够的气运,收集足够的资源,所以他才想着一统神洲大地。
可是如今东胜神洲土地广袤无垠,各类资源,各种遗迹层出不穷,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够一统整个东胜神洲。
因为如今最紧缺的资源,其实是人。
没有足够的人口,哪有足够的兵力去镇守四方,所以说与其将自己的五指摊开,去抓一些怎么也抓不住的东西,倒不如紧紧的攥紧拳头,去守护自己现有的东西。
即便如此,现有的武朝疆域也不比之前的小。
时间不经意的流转,转眼间又是五年过去了。
武曌的入魔迹象虽然没有加重,但是直觉告诉秦斩不能再等了。
大道問仙
不能彻底根治武曌入魔的事情,他一刻也不能安下心来。
所以他决定转生佛界。
只不过在转生佛界之前,他想要将一切都安排好了。
这五年来,武天荒不知道是受了秦斩的刺激,还是自己的修炼天赋二次觉醒,五年实现了三级连跳,一跃成为了神仙境八重天的大高手。
恐怕用不了几年,他就可以成为神仙境巅峰的显圣真君,到那个时候,凭借他的天资与武力,相信整个武界恐怕没有多少人会是他的对手了。
秦斩还在等待着,等待一个良好的时机,去和武曌谈一谈转生佛界的事情,哦不,应该是闭生死关,参悟元神法!
…………
南瞻部洲。
蛮族祖地。
蛮祖庙。
蛮族乃是洪荒时代九大天尊之一的蛮天尊传承下来的一脉。
獨寵太子妃:腹黑嫡女妖孽夫
蛮族,本质上也是人族的一部分。
蛮祖庙有一位处于死与活之间的圣境。
城下 我就是小宇
他是蛮族的一位老祖,也是整个人间界最后一位圣。
他究竟是何时成圣的,没有史料记载,他究竟是何时坐化的,也无从得知。
其实这位蛮族老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死去,但是他也没有活着。
生与死看似彼此对立,但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它们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而这位蛮族老祖不知道用了何等方法正处于生与死的转换之中。
如果他能够成功,他可以再续一世圣命,如果失败,那就会彻底的烟消云散。
就这样,这位天地之间的最后一尊圣人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苟延残喘着,本来如果没有意外,等到如今天地元气复苏,他可以趁势而起,由死转生,重新活过来。
可是偏偏他遇到了武冲霄。
当初瞪了蛮祖的肉身神像一眼,令他遭受重创,又让他立下三百年不能出手的大道誓言,这让他的情况更是持续恶化。
蛮祖以后世子孙体内残存的蛮神之血延续自己的生命,使自己陷入非生非死之间。
再建立庙宇,收集纯粹的子孙后代的信仰之力,吊住肉身的最后一口气,使其转化为肉身信仰金身,本倒也是个不错的方法。
可是经过武冲霄这么一折腾,他几乎要失败了!
花開錦鄉
“恨世道不公,恨遭天杀的武冲霄,为何偏偏是我?”
蛮祖的肉身神像已经遍布裂痕,透过裂痕,一些黑红色的血水流淌出来,肉身神像之中的信仰之力也在不断的消散。
重生,嫡女翻身計 棲墨蓮
这位天地间的最后一位圣人,由死转生的计划可能就要落空了。
肉身神像日夜哀嚎,宛如厉鬼嚎叫,这几日蛮族之人都离得蛮祖庙远远地,生怕自家老祖突然尸变,杀了自己!
“恨吗?”
一道声音悠悠的响起,传到蛮祖的耳朵里。
“我自然是恨,可是那又能如何,我就要死了,曾经得我以巅峰之躯自封造化泥胎之中,想要在大世苏醒,与万千人杰撄锋。”
“可恨那武冲霄,使得我的谋划功亏一篑,苟延残喘几百万年啊,早知道我还不如轰轰烈烈五千年!”
“这叫我如何不恨!”蛮祖愤愤不平的说道。
“那如果我能让你再续一世巅峰圣命呢?”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蛮祖闻言微微一愣:“你是何人?”
“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