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北电是个社交圈子,人脉圈子!
圈子来来去去,有的人走了,有的人还在!
梦溪当然是北电圈子——北电每年的导演系、文学系毕业生都会去梦溪集团实习,表现不错的,直接签约。
路川其实是沈梦溪师兄…
梦溪可以当面DISS陆先生,他心里有数!
他跟路川包括他的圈子从来不是一个路子的人。
青影厂、北影厂都有陆先生的传说,当年陆先生毕业分在北影厂,混到了跟谢铁骊当执行导演、助理导演,但他总觉得自己是机器,只能传递别人的想法,不能贯彻自己的想法,于是开始逃避、抽离,借着“看病”的请假,就颠儿的无影无踪。
拍戏中间跑了不打招呼这事儿,也就那个年代能宽容。
霸道總裁戀上千金嬌妻
真摘星拿月 魯西華
他自己说了‘我是要做导演的人,不是做服务员,伺候人真不行。’
但是呢,装不了孙子,也就成不了大爷!
殺手皇妃很囂張
喜欢装逼,但是不擅长…
这句话是北电很多老师对陆先生的看法。
所以,沈梦溪可以喷他,站在制片人的角度,没有任何逻辑漏洞!
传出去,老师们还叫好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他碰到了《爱情公寓》的主创,能不能喷?
能是肯定能,但没必要,《爱情公寓》的编剧汪先生的父亲老汪是上影集团副总裁,不说沈梦溪跟上影的关系,单是老胡跟老汪的关系,沈梦溪也不可能说什么——老胡能拿下《繁花》,老汪先生出力不少,所以,《爱情公寓》大电影,老胡才会微博点赞嘛!
这都是圈子…
……
不是现场直播,但是现场媒体很多,立刻消息传到了网上…
这段时间,圈子里很多人都在讨论中国电影崩盘的事情。
导演们则以编剧不给力、演员要价高,没钱哪来好电影作为创作不利的借口;
这都套路,这帮导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绝大多数都会信誓旦旦地宣称ꓹ 自己的这部作品是多么呕心沥血,自己对于这个剧本是多么喜欢ꓹ 拍摄这个电影是多么有诚意多么辛苦,拍摄过程多危险…
李飞蝶拍《鸿门宴传奇》时候,遭遇当地暴雨突袭ꓹ 剧组车辆陷入泥沼滞留戈壁。剧组所有前方工作人员全部被困现场,与后方工作人员失去联系。
还上热搜了!
但对于观众来说ꓹ 辛苦和危险,怎么可能成为容忍一部电影不知所云的理由呢?
就跟你爱豆很努力ꓹ 但表现一般…
为什么路人要买账呢?
后来ꓹ 这种“苦肉计”已经无法继续下去之后,很多烂片导演也开始找其它借口,其中最经典的一种说法,就是导演在私下里会把责任推到演员身上,比如对于演员的片酬的抱怨…
除了把责任推给演员,许多导演也习惯性地把责任推给编剧。
很多导演都说,目前中国没有好编剧ꓹ 仅剩的几个质量不错的编剧要价又太贵,而且交稿仓促ꓹ 台词之类的根本没有经过打磨。
剩下的ꓹ 最统一的说法ꓹ 当然是推锅给审查——审查阉割了我的创意!
这种说法ꓹ 大部分观众并不接受。
时代变了,大众没那么好忽悠!
暗夜禁錮:索情賠心交易 寂靜深深
以前ꓹ 听到有人抨击体制ꓹ 就觉得是正确的。
天道有常ꓹ 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不走正道就必然灭亡。
经历过十年前的互联网ꓹ 都知道那时候公知有多猖狂。
那真是无所不在,四处出击。
那个时候公知针对中国政府的攻击还真不多,07年之前主要针对中国人的劣根性,什么丑陋的中国人,中国人不懂团队合作啥的,最有名的理论:一个中国人是龙,三个中国人是虫…
08年奥运会那时出了许多爱国主义运动,打那以后公知批判中国人的就少了许多。
然后,他们开始了十年的抨击政府的历程!
我们都很爱国,但是我们不爱党!
其实你要说中国拉跨,还真能找出来点拉跨的地方,只要你够双标。
但你说党拉跨,这真就尴尬了。
只要了解下近代史就很容易发现,中共是你球武德最充沛、道义最高级、理论最先进的政党之一,能与之比拟的可能只有列宁和斯大林领导的苏共。
要真想挖党的黑点,没有相当的理论知识是不可能做得到的。
但有了理论知识之后就会发现,如果不造谣、不双标、不泼脏水根本不可能抹黑党。
扯远了…
意思你们懂就行!
沈梦溪大骂路川,一致好评,尤其是胡戈的粉丝。
“啧啧,在微博上,他不是挺有能耐的嘛?”
“骂个政府就是人上人了…哈哈,怼的好!”
“这帮导演,自己没本事,就骂审查,我想说,审查不背锅!”
路先生也不是形单影只,他也有自己的人脉!
可惜,远不是沈梦溪的对手!
至于路川的好基友矮大紧…
俊美公子俏妖姬
丫刚从监狱放出来,现在还在冷却期。
插一句,据说矮大紧酒驾被抓,第一件事就是出示了自己的美国绿卡,所以宣判里明确写了:至于拥有美国绿卡的问题,基于属地原则,对定罪量刑不会有任何影响。
就这感觉像不像影视剧里的二鬼子?
拥有美国绿卡,就可以免刑?
我是高贵的灯塔人,中国法律没有资格审判我!
……
上影节没结束,沈梦溪已经离开,前往象山,看看《长城》的进展。
当然了,他也没放弃这么好的热度,微博公开吹逼:
“6月28号,《与神同行》全国上映,这部电影可能要改写中国电影工业化格局,我对它的市场预期是15亿人民币!”
《与神同行》的物料投放已经开启了。
广义的宣传物料指的是所有在电影宣传阶段用到的材料,包括文案、平面、视频材料,甚至还包括其印刷品和媒体载体,好像有点抽象。
具体点来说,平面的包括电影的剧照、海报、工作照等;
视频的包括预告片、工作纪录片、制作特辑、病毒视频、主题MV等。
还没到高峰期,剧组演员们还没正式进入宣传期…
毕竟现在是8号,距离上映还有二十天。
还在车上,沈梦溪收到了杨小蜜的发来的消息:“你怼了路川?”
“我不是针对他,我针对的是他这类导演…怎么?你跟他是好朋友?”
“好个屁…我就是高兴!”
嗯?
杨小蜜跟路先生有关系?
“我之前跟秦兰她们比较熟,她介绍我加盟《鸿门宴》,就是《王的盛宴》,我拍了两星期,然后,路川说了不行,推翻重拍…我后面的档期已经签好了,就辞演了,他居然跟外面说我轧戏,不是好演员!”
“…还有这种事?”
“我的名声都被他败坏了!😭!”
还发了个表情…
沈梦溪不知道怎么回复,干脆回了个“…”
然后杨小蜜开始科普起了路先生的很多佚事,譬如喜欢哭啥得,真的动不动就哽咽!
他最擅长的就是看着你的眼睛,无比真诚的说你拿我当朋友吗?你只要说是,他顿时眼睛往旁边一看,手指放在嘴唇上说:“得,那就别谈钱了”。
卧槽!学到了,学到了!
“拍《南京》时候,为了解决场地问题,带着高媛媛参加各种酒局…”
“你都从哪听说的?”
“…多打听呗,这种事化妆师们最清楚了!不过,高媛媛的事是他自己说的…”
“为什么?”
“大概想让人夸他厉害吧!”
沈梦溪无语:“这有啥牛逼的?请问牛逼在哪?”
“不知道,他大概觉得能利用他人是一种本事!”
“还有什么传闻?”
鬼使神差地,他问了一句:“有柳亦非的八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