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私服
小說推薦超級私服
在小奇的讲解中,陈天逐渐的了解到了三千大道的奥秘。
三千大道,得其一便可化为武神!
盛婚老婆獨一無二 顧今
三千大道又可演化成无穷小道,或者融合成更强的大道法则。
外界的武神一般领悟的都是小道,实力不强。
而天才武神领悟的法则大道更强,这也是他们跨越境界杀敌的资本。
三千大道中,又有最强的十大法则之力:
时间法则,空间法则,命运法则,轮回法则,五行法则,阴阳法则,毁灭法则,生命法则,混沌法则,造化法则!
这十大法则是其它所有大道的根本,演化出了世间万物,人生百态!
因果轮回!
超级私服中可以演化出所有大道,但需要陈天逐步去解封,去获得。
目前,每一百块法则碎片可融合成三千大道中得任意低级法则。
陈天目前能看到的只有十大法则中的几个小分支。
五行法则中的:雷系法则,火系法则,水系法则,土系法则,风系法则,金系法则等等。
“等下,不是五行法则吗?怎么会有十多种?”
陈天打断了小奇的话。
“哈,五行法则只是一个统称,它实际上包容了天地间中的所有元素。
如,光,暗,木,冰,它们都属于五行法则中的一种。”
“好吧,话说,我若是一直修炼下去,可以把这三千大道都学全吗?”陈天好奇的问道。
“当然!”小奇得声音带着傲然。
“那其他人也可以修炼完所有大道?如我行会中的其他成员?”
“你猜。”
“应该不能。”
若是所有人都能修炼完成,那得产生多少如鸿钧老祖那般人物啊……
“聪明!”
“为何我可以,他们不行?”
“因为你是宿主,你是三职业!”小奇嘿嘿笑道:“比如,法师,你让他们怎么学习剧毒法则?力量法则?召唤法则?
没有这些法则的融合,怎么学习最终的毁灭法则?
如,战士ꓹ 你让他们如何学习雷系法则?冰系法则?召唤法则?自然也学不会五行大法则术。
如,道士ꓹ 你让他们如何学习雷系法则?力量法则?
唯有你,三职业!懂吗?”
三职业,三个字ꓹ 小奇咬得很重!
这让陈天对自己的身份再次产生疑惑,这么一说ꓹ 自己真的跟别人有很大很大的不同啊。
“小奇,那到最后我岂不是能轻松碾压破天他们?”
想想自己能学会所有法则之力ꓹ 陈天有这种想法实在太正常了。
“呵呵ꓹ 最终的十大顶级法则何等难学?你能学会一种,已经不错了。
就怕你一种顶级法则都不会,别人已经融汇贯通了。
再说,机缘这种事谁也说不好。
他们在游戏里修炼不到,在外界修炼也是可以的。
宿主哥哥,你可要努力哦。”
“好吧,你就说我现在学什么法则好吧。”
陈天看着面前能学的一百道法则之力ꓹ 脑袋都大了。
甜婚蜜寵:權少的1號小新娘
雷系,风系ꓹ 冰系ꓹ 音系ꓹ 土系ꓹ 毒系,阳系……
额ꓹ 等等ꓹ 这阳系法则是什么鬼?
“阳系法则ꓹ 因为宿主哥哥有锁元神通,所以可以学习哦。
学会后ꓹ 你的持久力会更强,可以阴阳调和,吸取阴性的力量……”小奇嘿嘿笑道。
陈天听得直冒冷汗,这个法则似乎男人都会喜欢吧。
“没错,正如你心中所想的那样,最后一直修炼下去,最终形成大阴阳法则!”
“那我到底学什么好呢?”陈天扫了一眼这上百道法则之力,并没有他最在意的时间法则。
果然,境界不够,根本无法学习。
“宿主哥哥,你有宠物护体,护身法则之类,可以慢点学,现在推荐你学习毁灭法则中的力系法则中的爆发法则!”
陈天:……
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直接说爆发法则不就得了。
随着小奇的话音,一道法则之力被送到了陈天跟前。
爆发法则:所有技能威能增加500%!
很简单的介绍,看起来却是非常暴力!
学会这个,不是等于陈天的实力翻了五倍,而是更多!
这并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技能和技能之间还能叠加呢……
比如他攻击速度爆发五倍,力量爆发五倍,这叠加起来,就很可怕了。
“好,那就学习这个!”陈天最终拍板!
轰隆!随着陈天的意念,那道法则之力缓缓的组合成了一道奇特的符文。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秒,也许是一年……
最终符文形成,上面有着两个沧桑古朴的大字:爆发!
随即刷的一下进入了陈天的身体之中,融合起来……
陈天昏迷了过去……
醉紅顏,王妃傾城 緋堇
他感觉自己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前世,重新回到了那个懵懂少年的体内,重新经历了一遍另一个世界的人生经历。
他试着去改变一切,但发现都是徒劳的,他只是一个过客,他即便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但无法阻止,无法改变这一切……
重新经历了一遍前世黄月馨的死亡后……
鄉間輕曲
正悲痛的他,猛然发现画面一转,他竟然来到了一座监狱里面。
一眼看过去,基本都是穿着囚服的女人。
这是一座女子监狱!
極品閃婚 逐雲之巔
怎么回事?
自己为何来到了这里?
陈天漫无目的的走在监狱的走廊中,他想跟擦肩而过的女狱警问话,却赫然发现女狱警穿过了他的身体。
莫非自己在做梦……
他试着用手去拦住对方,还是没用。
他试着大声说话,但别人根本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他,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
走出了牢房,走廊,来到了外面,穿过了树林,河流,那里是一片干旱的山坡,一大群女囚徒正在服役。
她们正在努力种植作物,或者挖着水沟……
陈天挨个看了过去,这些囚徒大都面黄肌瘦,穿得破破烂烂……
陈天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梦到这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看着这一个个的女囚徒。
只是心中总有一种声音,在牵扯着他,指引着他不停的穿梭在女犯人之中……
走啊走……
猛然,他瞪大了眼睛!
前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是……
虽然对方穿着破烂,长发遮脸,但陈天心中还是产生了一种悸动。
缓缓走了过去……
似乎心有所感,那女犯人此时也转过了头,露出了一张令陈天难以置信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