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案件调查很顺利,在顾晨利用自己的手段,将凶手找出来后,审讯工作也是顺风顺水。
何小峰也承认自己杀害郝佳佳,嫁祸给王文志的事实。
也正如顾晨所预料的那样,所有的布局,只是为了一个报复。
原本该死的是王文志,但是早已失去心智的何小峰,愣是在顾晨面前秀了把智商,将郝佳佳给搭上。
如果说,这起案件谁最冤?那无疑是死者郝佳佳。
顾晨记录着审讯过程,然而就在顾晨问起何明俊死亡事件的时候,何小峰却一改之前配合的态度,坚决否认起来。
“顾警官,郝佳佳是我杀的,我承认,但你说的那个何明俊,抱歉,我根本不认识。”
“也就是说,在竹林小道失踪的何明俊,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顾晨感觉,事情似乎没这么简单。
或者说,跟自己之前判定的一样,凶手来自王文志?
魔幻傀儡姐妹
符箓驚神
何小峰坦诚交代道:“我何小峰做事坦坦荡荡,既然作案手法被你顾警官识破,我无话可说。”
“但是要让我承认根本就没做过的事情,抱歉,这我办不到,而且你们也可以调取当天的监控,你们所说的那个时间段,我正在宾馆上班,根本就没出现在那里,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林间小道,请明察。”
何小峰交代的很诚恳,顾晨也掏出手机,将情况编辑之后,发给何俊超,让何俊超调查一下当晚何小峰的动向。
没过多久,何俊超发来回复,确认何小凡所说属实,他当晚并不在林间小道。
了解到这些后,顾晨默默点头:“我知道了ꓹ 这里是审讯笔录,麻烦你在上面签个字。”
顾晨拿起笔录本ꓹ 卢薇薇直接帮他接过,递到何小峰面前。
何小峰爽快的签上自己的名字。
完成所有操作后,何小峰跟张梅被带走。
到了晚上7点ꓹ 吴小峰将受伤的王文志从医院接来,直接带到审讯室。
此时的王文志略有疲惫ꓹ 加上脑袋被何小峰重击,导致疼痛难忍。
看着大家面对自己ꓹ 王文志有些慌张ꓹ 也是淡笑着问:“警察同志,听说事情真相已经大白?我是冤枉的。”
“我知道。”顾晨默默点头。
见顾晨也同意自己的说法,王文志又道:“那你们还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听说那个何小峰已经全部交代了?”
卢薇薇闻言,也是没好气道:“你这种人,活该,你知道你做的那龌龊事,伤害了多少人吗?”
王文志被吓一跳ꓹ 身体也是向后一缩。
这还没完。
主要是挺了张梅跟何小峰的讲述后,卢薇薇比较愤慨。
要不是自己警察的身份ꓹ 她还真想上去抽他两耳光。
刘家驹也是解释着说:“张梅跟何小峰已经全部交代了事实ꓹ 的确ꓹ 郝佳佳并不是你杀的ꓹ 但是为什么何小峰要这么做,想必你自己最清楚。”
“对呀ꓹ 不就是感情问题吗?”王文志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ꓹ 身体一歪ꓹ 也是躺靠在座椅上。
“警察同志,我承认ꓹ 他何小峰的女朋友跟我在一起,是他导致报复我的动机所在。”
“但是,是他女朋友主动勾搭我的,我也很烦恼啊。”
“勾搭你?”卢薇薇闻言,上下打量着王文志,不由冷笑着说:“你一个已婚中年大叔,还带着孩子,她一个青春靓丽的舞蹈老师,她赵玲玲会主动勾搭你?你这满嘴跑火车的本事倒是可以啊。”
被卢薇薇一阵数落,王文志默默低头,有些不敢直视。
顾晨则又道:“你最好还是说实话,你要清楚,你这里撒谎,我们同样可以通过赵玲玲的同时,还有你爱人那边,各种渠道都可以了解情况。”
“你要是聪明人,就不要在我们警方面前耍小聪明,我劝你好自为之。”
“这……”
被顾晨一说,王文志的心理也有些动摇。
要知道,顾晨说的一点没错,即便自己现在撒谎,警方依旧可以通过其他手段得到真相。
与其在警方面前撒谎,还不如主动交代问题。
在权衡利弊后,王文志叹息一声,也是拍着大腿承认道:“好吧,我说,是我看上了赵玲玲,对她展开追求的。”
“哼,你还算聪明。”见王文志终于松口,卢薇薇也是冷哼了一声。
感觉这家伙贼眉鼠眼,一看就不像是好人。
而此时的王文志,也是主动交代道:“其实吧,主要是我跟我爱人的感情不合。”
“你们也知道,她是一家知名企业的高管,每天除了上班就是上班,家里的事情从来都是不管不顾。”
“尤其是她现在正处在事业高峰期,公司之间的高管竞争,那是相当激烈,她根本就无瑕顾及我这个老公和女儿。”
抬头看了眼众人,王文志也是双手抱头,有些悔恨道:“所以,我们两个之间的夫妻关系,早就名存实亡。”
“我们甚至吵架过很多次,也讨论过离婚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感情到头,所以当我第一眼看见女儿舞蹈老师赵玲玲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应该对她展开追求。”
“可那是何小峰的未婚妻。”陈慧美感觉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王文志。
但王文志却是厚着脸皮笑笑:“这位女警官,你应该非常清楚,他们两个并未结婚,不算夫妻。”
“我就算插足人家感情,但是感情这事,你情我愿,总不能说都怪我吧?”
“况且赵玲玲一直都是独来独往,我送她礼物她收下,请她吃饭也不拒绝,这总不是我的原因?从这点来看,赵玲玲其实根本就不爱她男友何小峰,没个人的感情都是相对独立的不是吗?”
被王文志偷换概念,经验不足的陈慧美,在面对这种老油条时,也是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顾晨冷哼了一声,说道:“就算你公平追求赵玲玲,可当时你还没有离婚,就让赵玲玲有了你的孩子。”
“后来她去找过你,也曾想过跟你在一起,你却放任自己的爱人对她施暴,导致赵玲玲精神分裂,这又怎么说?”
“警察同志。”王文志摇了摇脑袋,也是极力为自己狡辩道:“这种事情,能怪我吗?”
“我知道,她是跟男友过不下去才来找我,把我当备胎,我干嘛还要跟她在一起。”
“哦,她男朋友不要她,就来找我,我是收破烂的啊?”
“王文志,请注意你的言辞。”感觉这王文志还越说越有理了,王警官也是及时警告。
闻言王警官说辞,王文志摆摆手,表示注意,继续解释说:“当时情况你们不清楚,我爱人拿着剪刀在手里,情绪很激动。”
“而且赵玲玲被她压在地上,她又拿着剪刀警告我不要靠近,我能靠近吗?”
“这要是激怒了她,那个母老虎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她以前可是练跆拳道的。”
偷偷瞥了眼顾晨,王文志又道:“顾警官,我知道,我知道我自己是个混蛋。”
“可是当时那种情况,我是上前也不对,不上前也不行,我左右为难啊。”
“那后来赵玲玲没了孩子,还精神失常住进医院,也没见你去看望她,而且你转身就跟其他女人好上了,竟然还是个有夫之妇。”卢薇薇还是实事求是,将王文志的嘴脸揭穿。
在卢薇薇看来,王文志只不过是一个十足的大混蛋。
而此时此刻,王文志也无话可说,只能点头承认:“行吧,你说的这些,我都承认,可既然我跟赵玲玲没可能,而郝佳佳又是一个即将离婚的人,我跟她在一起怎么了?怎么就不行了?”
“毕竟我俩离婚之后,就要组建家庭的。”
顾晨默默点头:“我们先不说这个,我就想知道,何明俊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要杀掉他?”
“什么?”见顾晨突然转移话题,王文志也是始料未及,顿时淡笑着说:“你说的那个何明俊,就是之前问我在林间小道有没有遇见过的那个人吧?我确实没见过他,又怎么会杀掉他呢?”
“你还在狡辩?”见王文志不见棺材不掉泪,顾晨直接站起身,来到王文志面前。
也是不知道顾晨要干什么,王文志吓得向后一缩。
而就在此时,顾晨一把抓住他的左手,高高扬起,随后将王文志的衣袖扫起。
顿时,几道刮痕显现出来。
“这道伤是怎么回事?”顾晨问他。
王文志心虚道:“这……这是我爱人跟我吵架时,不小心挠伤的。”
“你爱人?”顾晨淡笑着说:“恐怕是何明俊吧?”
“呃……”王文志一时语塞。
蔚藍世界裏的提督 三文州
顾晨甩开他的手臂,又道:“实话告诉你吧,何明俊的尸体我们已经找到了,目前正在市局技术科做检测。”
“好巧不巧,我的同事在检查何明俊尸体的同时,发现他的指甲缝隙内,残存着一些人体组织碎屑,想必就是在你捅死他的同时,何明俊无意中抓伤你的手,从而留下来的,对吧?”
“呃……”王文志仿佛遭到一记晴天霹雳。
詭三國 馬月猴年
他从没想到,尸体竟然能够被警方找到。
顾晨见他眼神飘忽不定,于是又道:“你是不是觉得,将何明俊杀害在没有任何监控的林间小道,我们就找不到尸体和车辆对吗?”
“我告诉你,你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太想当然了。”
见王文志此刻低头不语,顾晨又道:“我们就是根据时间排除法,找到了两辆用时最长的车辆。”
“其他车辆,经过林间小道的时间,都在40分钟左右,而只有你跟另一辆越野车的用时超标。”
“如果那辆车的司机是因为第一次开进林间小道,对路口不熟还可以理解。”
“可你王文志呢?根据我们对近一个月的调查发现,你曾多次穿越林间小道,而且每次用时都在40分钟之内,可唯独何明俊失踪的那晚,你用时70分钟,已经远远超过正常行驶时间。”
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顾晨又道:“70分钟扣除正常行驶的40分钟,足足多出30分钟的时间,而这30分钟,你完全可以做很多事情,包括杀掉何明俊,将他的尸体装入车内,一起开到林间小道附近的水塘。”
“这样一来,车辆被淹没在荒芜的水塘里,没人知道是什么情况,你就可以做到死无对证,是吗?”
“呃……”
被顾晨连续发问,王文志已经彻底懵了。
至少在找到何明俊尸体和那辆失踪车辆来说,警方的实力不容小觑。
加上何明俊的指甲缝隙内,有自己手臂上的人体组织。
警方通过检测调查,其实就能找出真正的凶手。
眼看自己再隐瞒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王文志索性点点头,主动承认道:“没……没错,何明俊是我杀的。”
话音落下,先前还紧绷神经的大家,终于舒上一口气。
心说这家伙终于肯招供。
顾晨也庆幸,就在自己提审王文志之前,市局技术科的高川枫,将何明俊手指缝隙残存有人体组织碎屑的消息告诉自己,才让自己能从王文志受伤找到证据。
此时此刻,王文志感觉有些绝望,感觉自己所有的秘密,似乎都逃不过顾晨的双眼。
于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顾警官,你是怎么知道我抛尸的地点?我的行车记录仪储存卡可是已经物理损毁,难道你还能复原不成?”
“我就知道行车记录仪是你在做手脚。”闻言王文志主动承认,顾晨也是淡笑着说:“可是你别忘了,你有行车记录仪,别人也有行车记录仪。”
“你要问我是如何找到何明俊尸体的,那我可要很负责的告诉你,我是通过那辆经过你身边,跟你打招呼的车辆,从他行车记录仪里找到你的位置。”
“不可能,这林间小道,每段路都差不多,你怎么可能这么精准就能找到?”
王文志听着顾晨的说辞,似乎还有那么一些不服气。
不过顾晨有个特点,那就是专制不服。
于是又解释道:“道理很简单,林间小道虽然两侧植被大同小异,但是我可要通过时间算法来确定位置。”
“时间算法?”闻言顾晨说辞,王文志有些懵圈,感觉有点没听明白。
顾晨则是乐此不疲,继续解释:“总的来说,就是我们调取到了那辆车行车记录仪,然后根据行车记录仪的形式速度,重新在林间小道上走了一遍。”
“当我们发现行车记录仪中记录跟你相遇的画面时,那棵高大的梧桐树格外引入瞩目,我也就是根据那棵梧桐树,准确定位到你当时的停车地点。”
“而一般来说,这个地点,跟抛尸地点会非常接近,所以我们又在路边发现一些折断的草根,根据这些折痕一路寻找,才终于找到那片水塘。”
盯着王文志那崩溃的样子,顾晨也是直接说道:“你是很聪明,也善于伪装,但你要非常清楚,在我们警方面前耍小手段,你就是自取其辱,我们警察可没这么好骗的。”
顾晨的吐槽深深刺痛了王文志的内心。
他知道,自己输在细节上。
可即便是这么小的细节,警方都能抽丝剥茧般的找到问题关键。
可见顾晨的厉害之处。
一切都被查清,王文志低下头,主动承认道:“没错,何明俊是我杀的。”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刘家驹盯着王文志,眉头微微皱起。
王文志则是摇头叹息道:“本来他可以不用死的,但是他的多事,是他害死自己的关键。”
闻言王文志说辞,大家面面相觑,有点没听明白。
卢薇薇也是继续说道:“你能不能说的再明白点?”
王文志默默点头:“好吧,我承认,之前我有跟你们撒谎。”
哽咽了一下,王文志又道:“其实,我跟郝佳佳两个人,并不是要真正结婚。”
“我们只是各取所需,逢场作戏罢了,我不能让郝佳佳的老公知道这一切,而郝佳佳的老公,正是何明俊的领导。”
“他是怎么发现你跟郝佳佳的事情得?”陈慧美有些好奇。
王文志回道:“有一天我跟郝佳佳开车经过工业园,在路边亲热,刚好被回家的何明俊发现。”
“因为何明俊之前见过郝佳佳,所以他非常清楚,我们两个的关系是如何?”
“后来郝佳佳发现了何明俊,下车求着何明俊不要告知她丈夫。”
“何明俊答应了?”顾晨问。
王文志摇头:“他答应了,他就不用死,可关键这何明俊是个仗义的家伙,他劝我跟郝佳佳,自己跟郝佳佳的老公道歉。”
说道这里,王文志竟然冷哼了两声,又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天真的家伙,他以为自己仗义和仁慈,我跟郝佳佳就会负荆请罪?”
“我告诉你,我们绝不会。”
“所以你把何明俊骗到林间小道,并且杀人抛尸?”顾晨基本猜到情况是如何。
王文志默默点头:“没错,那天晚上,我用陌生号码提前跟他打好招呼,想约他来林间小道,准备将我跟郝佳佳的悔过计划告诉他。”
錦繡醫妃之庶女明媚
“但实际上,我跟郝佳佳都清楚,这家伙是不吃这套的,所以我们准备钱来摆平。”
“用钱?”卢薇薇有些迟疑。
而王文志则是默默点头,道:“警察同志,不管你们信不信,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一直深信不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