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推武道
小說推薦橫推武道
“你要这些人干什么?”孙卓越压下心中的恐惧,忍不住问道。
“这就不管你的事了。”李悼淡淡说道:“我自有我的用处,你只要负责将他们交给我就行。”
他要那些人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用于活体实验研究。
这座罪恶之城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各式各样的人渣,这些恶棍人渣的双手沾满了鲜血与罪恶,就算死上十遍都不足以洗清他们身上的罪孽,正好用于他来进行各种实验和研究。
孙卓越脸上出现了犹豫。
尽管对方不告诉他要那些渣滓的目的,但他还是能隐隐感觉到绝不是什么好事。
更重要的是,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对方的话。
李悼看出了孙卓越的迟疑和对他的恐惧,他也没有催促,站在那静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后,就直接转身向巷子外走去。
像孙卓越这种怀着仇恨并且思想极端的底层,在西源市这样的罪恶之城中不知道还有多少,他没必要在孙卓越身上浪费时间。
“……等等!”
眼看着李悼就要离开这里,孙卓越心里一横,鼓足了勇气大声喊道:“我答应你!”
李悼的脚步并没有停下,还在继续向外走去。
就在孙卓越眼中有些黯淡的时候,便听到李悼的声音从前面传了过来。
“跟我过来。”
孙卓越脸色一喜,强忍着身上还未散去的疼痛,撑着身体从地面上爬了起来,脚步不稳地快步追了过去。
他穿过地上那三具无头尸体的时候,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恐惧。
但这份恐惧很快就被眼中的坚定所取代,他加快了脚下的步伐,紧紧跟在李悼的身后。
十几分钟后。
時空之頭號玩家
孙卓越跟着李悼从车上走了下来,满是吃惊地看着眼前的这片别墅庄园。
天尊重生
作为一个有着三年多从业经验的前记者,他对西源市比一般人要熟悉许多,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
眼前这个别墅庄园就很不同寻常,其背后的主人非常神秘,据说几任市长在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这里拜访别墅主人。
他就曾经亲眼见过一次现任市长来这里拜访做客。
不过这个别墅的神秘主人在去年夏季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而离开了,这里也就一直闲置到现在。
没想到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迎来了新的主人。
孙卓越跟在李悼后面向庄园里面走去,回想着司机和门卫等人对李悼的恭敬态度,越发肯定李悼不是这里的客人,就是这个别墅庄园的主人无疑。
李悼在他眼中顿时显得更加神秘起来。
“大人。”
藏山得到李悼到来的消息后,很快就从里面迎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跟在李悼后面明显是普通人的孙卓越,心里有些疑惑。
“我带来的那些东西呢?”李悼直接问道。
孙卓越敏感的注意到,在李悼问出这句话后,这个秃头男子的脸上明显就闪过了一抹恐惧。
同时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
这让孙卓越的心中顿时一个咯噔。
“全都在后面。”藏山低声说道:“我带您过去。”
“你就不用跟过来了。”
李悼看了一眼准备跟过来的孙卓越,对藏山说道:“让人准备一个安静的房间,把他带过去。”
“是。”藏山点了点头。
于是孙卓越就被人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房间里除了一张桌子外什么都没有ꓹ 空荡荡地让他感到有些心悸。
好在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很快李悼就来到了房间里。
“植入过程大概有点痛ꓹ 所以你要睡一会儿。”
李悼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个试管。
试管中注满了淡蓝色的晶莹液体,一根黑色丝线弯曲着浸泡在里面ꓹ 宛如活物一般缓缓扭曲如同。
“……那是什么东西?”
孙卓越看着试管里面不断扭动的黑色丝线,头皮一阵发麻ꓹ 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不会是要把它植入我的身体吧?”
还没等他等到李悼的回答,眼前就猛地一黑ꓹ 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
下一刻ꓹ 他的身体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抬到了桌上,背部朝上趴在那里。
李悼拿着试管走到孙卓越的身前,抓着他的上衣随手一撕,直接撕烂了上衣扔到一边地上。
看着孙卓越的身体,李悼微微皱了皱眉。
这具身体还是显得过于瘦弱了些,甚至都可以看到肋骨的轮廓,看来还得强化一下他的体质。
不然就算改造成功ꓹ 也形成不了多少战斗力。
李悼用手按在孙卓越的脖子后面,沿着颈椎向下摸了过去ꓹ 通过手掌的丈量ꓹ 很快就估算出了一个精准的尺寸。
他指尖窜出一缕无形的扭曲罡劲ꓹ 对着那里切了下去。
那部分的皮肉被轻松破开ꓹ 剖出了一个五公分的刀口,扭曲力场压迫着伤口截面ꓹ 让血液无法从里面冲出来。
王謝堂前燕 青木源
森白的脊椎骨也暴露在了空气中。
李悼散去指尖的高频罡劲ꓹ 取而代之的是一束灼热的红色激光。
在他的控制下ꓹ 原本只有筷子粗细的激光再次收束,不断缩小ꓹ 很快就变成了一根牙签粗细。
毒步天下之一代毒後
激光的光芒也变得更加强盛。
嗤…
随着一阵细微的响声,脊椎骨被烧出了一个细小的黑色空洞。
昏迷中的孙卓越脸上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李悼拔掉试管的软塞,用扭曲力场进入试管当中,将缓缓蠕动的黑色丝线从里面取了出来,将黑色丝线的一头对准那个黑色孔洞穿了进去。
刚刚进入一小段,黑色丝线就像闻到了血腥味道的鲨鱼一样,整个都变得狂躁了起来,向着里面疯狂钻去!
而孙卓越的脸上则猛地出现了强烈的痛苦之色,额头暴起了青筋,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要不是被扭曲力场死死压制住,他会直接掉到地上去。
整张脸更是因为极端的痛苦而严重扭曲了起来,变得极度狰狞。
李悼眼中泛起了法术微光,仔细观察着孙卓越身体上的变化。
在他的视界中,随着黑色丝线的不断进入,代表着能量运转的辐射光芒也一点点进入了对方的体内,并且就像根须一样逐渐扩散。
李悼眼中微光散去,满意地点了点头。
尽管黑色丝线进入脊椎骨的过程还没有结束,但在这方面已经有了丰富经验的他却知道改造已经成功了。
这个黑色丝线正是李悼从那个能够刀劈子弹的能力者身上提取出来的神经纤维束。
不过被他用诸如活化术等一些列的巫师手段给炮制过后,这个黑色丝线和原本的神经纤维已经有了巨大的差别。
将黑色丝线植入脊椎当中后,它就会像病毒一样快速扩散,覆盖并代替原来的人体神经系统,从而让实验体也拥有那种极致的反应速度。
李悼在尝试成功之后本来打算给自己用上,奈何他的肉身太过强悍,体内细胞太具侵略性,黑色丝线进入之后就根本就撑不住一个回合就被杀死,无法代替原本的神经系统。
所以他只能作罢,继续研究其他改造方法。
“接下来是强化体质……”
李悼思索了起来,很快就选定了一个最适合的改造方案。
……
强烈的饥饿感让孙卓越从昏睡中睁开了眼睛,肚子发出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都清晰可闻,因为饥饿而痉挛的胃部更是让他心惊。
“怎么饿成这个样子?难道我已经睡了一个星期吗?”
孙卓越只觉得头晕目眩,全身几乎没有一点力气,整个人虚弱得不行,就连坐起来都耗费了他很大的力气。
当他坐起来之后,大脑中更加昏沉,让他有种眩晕想吐的感觉。
“他醒了。”
“大人让带他去吃东西。”
馭咒神皇
就在这种严重眩晕的状态下,他隐约听到房间里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
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被人抬了起来,被带到了一张桌子前坐下,桌子上似乎有很多吃的东西,迷迷糊糊中他就开始吃起了那些东西。
整个过程就像一场模糊的梦,完全记不得其中的细节,他只记得自己吃了很多很多的食物,多到可以轻松把他的胃给撑炸。
而在吃完那些食物之后,他又陷入了昏睡当中。
等到孙卓越第二次睁开眼的时候,就完全没有了那种不适的感觉,全身更是充满了使不尽的力气,只觉得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好。
李悼平静的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醒了?”
“醒了。”孙卓越点头回道。
“接住。”随着李悼的话语落下,一把水果刀扔了过来。
孙卓越下意识一抬手,就轻松接住了水果刀。
就在他接住水果刀的同时,一团五颜六色的东西从旁边扔了过来,落在了他的身前。
他定神一看,待看清那个东西后,头皮猛地炸开!
那团五颜六色的东西正是一条差不多水管粗细,全身五彩斑斓,一看就带着剧毒的毒蛇!
这条毒蛇被扔到这边后显然摔得不轻,一下子就高高支起了身子,随即就盯上了脸色发白的孙卓越。
下一刻,毒蛇就猛地冲他咬了过来!
完了!
孙卓越在本能的驱使下向旁边闪去,同时胡乱把水果刀挥向了毒蛇,心中却明白自己完蛋了。
这么近的距离下他根本不可能躲掉毒蛇的攻击,更不用说用一把水果刀挡住毒蛇了。
然而令孙卓越感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他这一闪之下,整个人直接化作了一道快到可怕的残影,竟是轻松避开了毒蛇的攻击。
而水果刀更是精准地劈中了毒蛇,将蛇头一刀剁了下来。
还没等孙卓越从这种情况反应过来,身上多处就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痛得他脸都白了。
“怎么回事……我的身体?”
他痛得倒抽凉气,望向站在那边的李悼,“你给我的这种能力有副作用?”
“不是副作用,而是你突然间用力过猛,直接导致的肌肉撕伤罢了。”
李悼打量着自己的作品,解释道。
虽然他给孙卓越改造了神经系统,但提升的仅仅是他的反应速度,并没有提升相应的肌肉强度,骤然加速的情况下肌肉自然会承受不住。
“肌肉撕伤?”
孙卓越傻了眼,那他这个能力不就等于没用了吗?
唯一的作用恐怕就是当一个底牌杀招了,可以出其不意地偷袭别人。
就在他脑海中闪过这些想法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那些疼痛的地方热了起来,隐隐有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感受到了吧?你现在的身体和以前已经大不一样了,伤势愈合的速度至少是以前的十倍以上。”
李悼说道:“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使用能力,让自己一次次受伤再愈合,那样你的身体就能在短时间内适应那种极速了。”
他还给孙卓越植入了无面的身体细胞,无面就是他收服的那个可以变化成任意形态相貌的无脸怪物,曾经被他用扭曲力场捏爆身体都没死去。
虽然因为技术上的问题,孙卓越远没有无脸那么变态的生命力,但只要不是头部和心脏被破坏,他就不会简单死去。
“这种变化……”
孙卓越捏着拳头,脸上满是兴奋和不可思议。
狐貍王 蒜苗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 清酒半壺
正在他为身上这种变化所兴奋且激动时,李悼再度响起的话语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了他头上。
“提醒你一句,你在这里已经睡了接近六天的时间。”
神裔 雨歇風檐
六天?!
孙卓越脸色顿时一变,猛地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我还有事……”
“记住我们之间的约定。”
李悼打断了他的话,看着自己的这件作品。
“我会记得的。”
孙卓越脸色变了变,留下再见两个字后就匆匆离开了这里。
看着孙卓越远去的背影,李悼说道:“空隐,你上去跟着他。”
“监视他的行动么。”
随着声音的响起,原本空无一物的旁边浮现出了一个透明的人体轮廓。
这人也是李悼选中得手下之一,名字叫空隐,拥有隐身的能力。
“不用。”李悼淡淡道:“只要暗中看着他,不要让他轻易死掉就行了。”
其实以孙卓越的改造程度,普通的帮派份子已经几乎威胁不到他了,但是西源市毕竟不是内地,这里枪支极度泛滥,帮派的危险程度远胜内地。
更重要的是,超凡力量在西源市这里同样严重泛滥,几个帮派的后面都有世家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