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养心殿内。
无比的安静。
夏乾脸色惨白无比。
他不敢直视夏帝,因为无毒丹方的事情,但牵扯太大了。
而夏帝面对夏乾的举动,更加的失望,他很失望,甚至说失望透顶。
无毒丹方这种东西,有难以言说的妙用,但连这种东西,夏乾都交给外人,哪怕是说,夏乾有自己的打算,可这触碰到了夏帝的逆鳞。
但真正让夏帝感到愤怒的,不仅仅是无毒丹方,而是夏乾的所作所为。
这大夏王朝,迟早是他夏乾的,为了让自己稳固登基,将无毒丹方交出去,这无论如何都是愚蠢。
“父皇!”
此时此刻,夏乾跪在地上,他面容之中满是悲伤,落泪哭着。
“儿臣自知有错,但儿臣是有苦衷的啊,儿臣一日不登基,老三老五,老八十三他们虎视眈眈。”
“这些年来,儿臣身为太子,掌大夏监国之责,这三年来,不知道树立了多少敌人。”
“儿臣怕,怕有朝一日,儿臣真的无法登基。”
“太子之位再好,可一日不登基,一日都是太子,所以儿臣一时愚昧,这才酿造大错,但请父皇相信儿臣。”
“儿臣保证以后再也不犯了。”
太子跪在地上,他听出来,自己父皇真的怒了。
所以,他连忙开口,主动承认错误,但虽然依旧要挨罚,但至少不至于没了储君之位。
若不开口的话,自己父亲说不定当真要换储君,哪怕只是一个小小讯号,也不是自己能承受的。
“荒谬。”
“当真是天大的荒谬。”
“你身为太子ꓹ 乃是朕钦点的,谁敢阻你?”
“你分明就是给自己找借口。”
“愚蠢也就算了ꓹ 还找如此之多的借口。”
“你配得上太子之位吗?”
夏帝暴斥。
在他眼中看来,太子就是在为自己开脱。
找的理由,也是如此令人感到恶心。
什么一日不登基ꓹ 就惶惶不安?
什么一日不登基,就寝食难安?
这些都是借口。
“父皇。”
太子还想要继续狡辩ꓹ 然而夏帝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无需多言了,给朕回到殿内ꓹ 一年之内ꓹ 不得离开皇宫半步。”
“还有,无毒丹方之事,不要再牵扯了,若是朕发现,无毒丹方之事,你还有半点影子,就莫怪朕无情。”
“这一年的时间ꓹ 好好给朕反省。”
警世通言 馮夢龍
“至于监国的事情,暂且就不用你了。”
“知道吗?”
夏帝开口ꓹ 他语气十分平静ꓹ 无声无息之间ꓹ 将太子的监国之权给收回。
然而太子没有任何一丝愤怒ꓹ 甚至听到此话之后,更有一种庆幸的感觉。
“多谢父皇ꓹ 儿臣必然好好反省。”
太子点了点头ꓹ 他答应下来。
过了一会ꓹ 他起身离开,走出养心殿内。
待太子走后。
夏帝也缓缓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他看向离去的太子ꓹ 眼神当中满是难受。
虽然他喜欢苏长御,可太子也是他的骨肉。
既然封他为太子,夏帝自然也宠爱自己这个儿子,可他是太子,夏帝知道自己不能过于宠爱太子。
他未来是大夏的王,自己只能对他苛刻,只能对他有极高的要求。
太子现在可以犯错,哪怕犯再大的错,都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无论他犯了什么错,还有自己在这里撑着。
可若是有一天,太子成为了大夏的帝王,那个时候犯了一个错,那怎么办?
他的一个错误,可能便会让天下黎民百姓受苦。
也可能会让大夏彻底一蹶不振。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对太子如此严厉。
但对太子的宠溺,也是无法言说的。
至少太子犯了如此大的错,他也没有真正去处罚太子。
只是收回了监国之权罢了。
若是换做其他任何皇子,绝不可能如此轻饶。
“唉。”
坐在龙椅上,夏帝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长叹一口气,脑海当中不由浮现苏长御的模样。
帝少的小萌妻
果然,人比人就是不能比啊。
夏乾与苏长御一比,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只是很快,夏帝目光瞬间变得无比平静。
大殿之中,蚊声响起。
“乾儿,希望你真只是为了稳固皇位。”
声音很小,小到门外的太监,谁都听不见。
就如此,半个时辰后。
太子殿内。
夏乾在太子殿中,走来走去,他神色之中充满着慌张。
一开始,他被夏帝吓到了,所以失去了监国之责,没有反应过来。
可现在夏乾恍然大悟,自己失去了监国之责,对自己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打击无非有二。
一来是,不能再借助监国之名,四处敛财,不过这个还好,这三年来,自己敛财不少,至少够挥霍一段时间。
最主要的是第二点,一旦自己失去了监国之责,想来自己那些皇弟们,会第一时间得知。
到时候他们估计会认为,自己失宠,一旦如此,那他们还不是一个个开始密谋各种事情?
不仅仅是如此,朝中的文武百官,本身就有不少还没有站队,听到这个消息,那帮老狐狸还不是一个个藏着掖着?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第一时间,便让人去请太上玄机过来。
太上玄机,乃是他亲舅舅,也是当朝宰相,一直追随着他父皇。
这次父皇回来,雷霆大怒,想来一定有什么事情,或许是有人暗中密告,所以夏乾按捺不住。
急迫想要知道答案。
“殿下,玄机宰相来了。”
也就在这时,一个奴才走了进来,大声宣告道。
“快快请来。”
夏乾开口,显得无比急忙。
他遇到任何事情,都不会如此急迫,可唯独被夏帝训斥一番之后,才会这般。
在他眼里,整个大夏能压他的人,便只有夏帝了。
他害怕自己的父皇,正如天下长子都害怕自己父亲一般。
不多时,一道身影走了进来,正是太上玄机的身影。
“玄机,见过太子殿下。”
太上玄机走来,他显得极其恭敬,朝着太子一拜。
“舅舅,你何须如此多礼啊。”
看见太上玄机出现,夏乾顿时大喜,随后朝着太上玄机一拜,尽显晚辈姿态。
“殿下毕竟是太子,玄机只是宰相而已,礼数之说,不可逾越。”
太上玄机摇了摇头,又朝着夏乾一拜。
“哎呀,舅舅,如今殿内只剩下你我二人,您可千万不要这样。”
夏乾最懂得人心,他依旧坚持喊太上玄机舅舅。
“殿下,到底何事,直说吧。”
太上玄机开口,他知道若不是大事的话,夏乾也不可能用密令,让他入宫。
“舅舅,天大的事情啊,我今日被父皇训斥了一顿,而且还没收了监国之责。”
太子开口,道出自己遇到的麻烦。
只是此话一说,太上玄机脸色顿时大变。
“什么?没收了监国之责?”
他皱起眉头,神色变得有些惊愕,看向夏乾的眼神之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毕竟太子监国,理所当然,先监国后继位,这是自古的规矩。
取消监国,这可不是小事啊,至少朝野动荡,甚至包括几位皇子都要激动起来。
本来他们胜率极小,可若是太子被罚,他们就有希望了。
可太上玄机没有直接询问太子犯了何错,而是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
这个念头出现,太上玄机不由心事重重了。
“是啊,都怪外甥一时贪心,为了拉拢大泽王朝的太子,将无毒丹方的事情,告知对方。”
夏乾如此说道,低着头显得有些无奈。
只是这声音响起,太上玄机瞬间明悟了。
“荒谬!”
“当真是天大的荒谬啊。”
太上玄机松了口气,他一开始还以为是夏帝真的要让苏长御上位。
可如今夏乾如此回答,太上玄机明白陛下为何要撤他监国之责了。
这简直是太过于荒谬了。
“舅舅。”
夏乾喊了一声,显得十分难受。
“莫要喊我舅舅。”
“太子殿下,你当真是无比的糊涂啊。”
“无毒丹方,如今乃是我大夏崛起之根本,你知道吗?陛下得到这无毒丹方时,有多开心?”
“这些年来,大夏王朝可谓是连年灾祸,让陛下一度认为是天意。”
“可随着无毒丹方出现之后,陛下这才松了口气,因为这无毒丹方乃是大夏未来的根基。”
“此等东西,可以造福我大夏无数百姓,可你却将如此珍贵的东西,告知敌国。”
豪門邪少:老婆給我生個娃 天使變巫婆
“你当真是,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啊。”
太上玄机怒吼连连,他之前还尊太子一声,如今差点就是要破口大骂。
他就说呢,夏帝即便是再喜欢苏长御,也不至于说不疼太子。
或许在别人眼中看来,夏帝对太子苛刻,可他却知道,正是因为夏帝喜欢太子。
他才会对太子这般苛刻。
可没想到的是,太子居然做出这种糊涂的事情,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啊。
他实在难以想象,太子这到底是在想什么,怎会如此愚昧。
噗通。
下一刻,太子直接跪在地上,他看向太上玄机,满脸泪痕道。
“舅舅,外甥只是一时之急,哪里知道会酿出如此大错啊。”
夏乾没有以太子的身份下跪,他只是以外甥的身份下跪,所以这一跪合情合理。
“你!”
“唉!当真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是好。”
太上玄机也被气的头晕眼花。
只是下一刻,他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犀利,注视着夏乾。
“乾儿,舅舅问你一件事情,你要如实回答,若你不如实回答的话,隐瞒舅舅,往后即便是你真的被废除东宫之位。”
“舅舅也不会怜悯你一下。”
太上玄机忽然想到一件事情,他询问太子,目光极其可怕。
“舅舅请说。”
夏乾有些懵,不知道自己舅舅为何突然这样说。
“你是不是故意将无毒丹方的消息,告知大泽王朝,这样一来,逼你父皇退位!”
太上玄机沉声问道。
此话一说,如一道惊雷一般,劈在夏乾脑中。
“舅舅,你…….你…….你怎能说出这番话来?”
“我即便是在想当皇帝,也不可能这样做啊。”
“若这样做,如畜生有何区别?”
夏乾懵了,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舅舅会这样说。
看到夏乾的反应,太上玄机松了口气,彻彻底底的松了口气。
说实话,他真的无法想到,自己这个外甥,有什么理由将无毒丹方的事情,泄露出去。
夏乾绝对知道,无毒丹方的重要性。
这种东西,对大夏王朝来说,也是极其珍贵的东西,一旦研制而出,那么大夏王朝的国力。
不出五百年,便有可能问鼎五大王朝,所以这是根基之物。
哪怕这份功绩,算夏帝的,可夏乾也有好处,他继位之后,借助无毒丹方,可稳固国位。
混在美女辦公室
甚至还能获得天命仙位,指不定就真能成仙。
所以正常情况下,太子是根本不可能将这种东西当做筹码。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太子故意泄露,借助大泽王朝的力量,打压大夏王朝,如此一来的话。
无毒丹之事,必要受阻,那么这就代表着天意不容,到时夏帝可能真的要提前退位,让夏乾上位。
若是如此的话,那夏乾就太疯狂了。
陛下也绝对不可能饶过夏乾,监国之责都是小事,甚至废除东宫之位,也不是什么稀罕事了。
“夏乾,若你真没有这个想法,那一切还有得救。”
“眼下你虽然做错一件大事,可陛下也只是将你的监国之责没收,这是一件坏事,但也是一件好事。”
“至少无论如何,你还是东宫,你还是太子,在你父皇心中,你依旧是大夏王朝未来的帝王。”
“你父皇只是对你失望,但并没有彻底失望。”
“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千万不要再参与任何事情了。”
“结党营私,拉拢官员,亦或者插手朝中事情,都不要,安安静静地在宫中,饮酒作乐,读书养心,知道吗?”
太上玄机安抚夏乾道。
眼下的情况,不动是最好的,若是再乱来的话,真保不准会出什么差池。
无论如何,他都是希望自己外甥成为大夏帝王。
这是从心的。
所以他才会这般叮嘱夏乾,不希望夏乾又犯错。
“好,外甥明白,多谢舅舅指点。”
听完太上玄机这番话,夏乾当下松了口气,只要他舅舅能出谋划策,就证明事情没有到绝境。
不过,此时此刻,夏乾忍不住开口道。
“舅舅,有些事情,外甥觉得古怪啊。”
“父皇明明如此愤恨我,可为何又让尚衣坊的人,为外甥定做长袍?”
夏乾开口,随意说道。
他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随便扯了一个话题。
只是此话一说,太上玄机微微沉默了。
刹那间,夏乾顿时捕捉到了自家舅舅的神色变化。
他是个聪明人,一个真正的聪明人,若不聪明,怎可能成为太子?
“舅舅?这衣服不是给我做的?”
夏乾连忙开口,询问太上玄机。
“此事我不知道,太子殿下也莫要去追问什么,区区几件衣服而已,算不了什么?”
太上玄机不想参合这件事情。
他直接摇头否认。
然而夏乾却更加觉得这件事情古怪,因为他太了解自己舅舅了。
遇到棘手的事情,自己舅舅能不碰都会选择不碰,显然这其中有蹊跷。
“舅舅,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父皇微服私访,回来之后,性情大变。”
“您肯定知道些什么。”
“舅舅,我可是您的亲外甥啊,你可以瞒天下人,但您不可以瞒着我。”
“母后可是说过,我生下来第一个喊得人,便是舅舅您啊。”
“整个大夏王朝,我谁都不信,唯独就相信舅舅您,若是您知道些什么,却不告诉外甥,那我不是真成了孤家寡人?”
夏乾激动无比地说道。
说到后面,甚至直接哭起来,这般说道。
果然,此话一说,太上玄机不由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美漫之多塔雜貨鋪 五銖錢
他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本来他的确不想说,可夏乾说的也极有道理。
自己是夏乾的亲舅舅,夏乾生下来之后,第一声喊的,是自己。
想到这里,太上玄机最终不由开口道。
“乾儿,我说给你听可以,但你一定一定一定记住,你知道此事之后。”
“权当做没有听过,不得乱来,否则的话,我真担心你……东宫不保。”
太上玄机这般说道。
这话让夏乾有些心惊了,即便是将丹方之事,告诉敌国,也不过是没了监国之责。
还有什么事情,比这种事情大?
夏乾满是好奇。
“舅舅,您说,外甥一定当做没听过。”
“外甥甚至可以立誓。”
夏乾点了点头,满脸的坚定。
主神的位面穿越之旅 真任泉泉
然而太上玄机没有说话,而是来到茶桌面前,用手指头沾了一点茶水,紧接着在桌上留下一个字。
【十】
看到此字。
一瞬间,夏乾如遭雷击一般,愣在了原地。
十!
他知道这个字代表什么意思。
十皇子。
传说之中,能给大夏王朝带来无上福泽的十皇子。
也是自己心中最怕的存在。
萬界永恒 追風狂龍
因为十皇子并没有死,谣传可能遗落民间。
如今太上玄机留下这个字。
夏乾怎可能不明白?
所有的事情,夏乾彻底明白了。
怪不得。
自己父皇会这样对自己?
也怪不得,父皇会动了换储君的想法。
原来是父皇找到了…….十皇子!


推荐一本好书:我哥居然成神了。
非常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