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这年头,当主教练很不容易,英超才刚过去半个赛季,就已经有四位主帅下课。其中斯旺西两易帅位,圭多林和布拉德利两位老师傅先后走人,水晶宫的阿兰·帕杜也被炒了鱿鱼。刚翻过新年的日历,赫尔城的迈克·费兰就被解雇了。
媒体对预测下一个下课的教练很感兴趣,现在呼声最高的是桑德兰莫耶斯、米堡卡兰卡、莱斯特城拉涅利,曼市双雄的瓜迪奥拉和穆里尼奥在媒体眼中,也多少沾着边。
盛世暖婚 夏湯圓
可要论起谁是当今英超帅位最稳的主帅,必然非伯恩利教练肖恩·戴奇莫属,这位老兄把球队从英冠带进英超并不算太神奇,伯恩利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只是近十年他们就已经两升两降,建队百年基本就是升降机,游荡于五六个级别之间。
虐情:醜妃難棄
時光陪我睡覺覺
但戴奇把一群其他英超球队的青训弃将培养成了生力军,把一群天资平庸的球员聚拢为英超谁也不敢小觑的猛男子,却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所以年仅46岁、才执教伯恩利五个赛季的戴奇就被看做球队教父,而且伯恩利从老板到球迷,都希望他能打破弗格森执教曼联28年的记录。
去年夏天花900万从德比郡买来的爱尔兰中场国脚杰夫·亨德里克是伯恩利队史上身价最高的球员,正因为队史上没有拿得出手的名宿和巨星,现在很多球迷都认为31岁的门将汤姆·希顿是百年伯恩利最大牌的球员,因为他刚入选了英格兰国家队。
希顿是柴郡人,出道曼联青训,但从未代表曼联一线队出场过。从18岁那年开始,他就游走足坛,四年前来到伯恩利时,已经是他效力过的第十支球队了。
如今,汤姆·希顿是伯恩利的队长。
伯恩利主教练戴奇是个段子手,什么狗撵什么兔子,伯恩利球员逗逼属性也居多,希顿就是如此。
扔硬币挑边的时候,希顿一本正经咨询卓杨:“我第一次来这里,不是很了解。选哪边能战胜你们,卓杨爵士能否给点意见?”
选择了先开球的卓杨是个乐于助人的人,他连半秒钟也没犹豫,当即斩钉截铁说到:“西边!我发誓曼城从未攻破过这座球场西边的球门。”
“真的?我……”希顿头还没拧过去就反应过来了,李·梅森裁判也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
城市球场和绝大多数球场一样是南北走向,哪来的西边球门?
非常女上司
三个人哈哈大笑,梅森裁判说:“你还不如请教一下卓爵士该如何在球场上过人ꓹ 哈哈~”
穿越之腐女收夫 七寶兒
妃常天然:蘿莉小呆妃
希顿笑着说:“过人对于我用不着,如果有能封堵卓杨你射门的秘籍ꓹ 我倒是很想知道。”
“您还别说,守门的秘籍我还真知道一二。”卓杨说:“关键是讲究一个‘接、化、发’。”
不知道另外二位能不能听懂混元形意太极拳的博大精深,反正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们挑边开球ꓹ 三个不正经的狗东西却兴致勃勃扯起了闲淡。
曼城的队长是还在养伤的孔帕尼,三位副队长萨巴莱塔、席尔瓦和阿圭罗今天都没有首发ꓹ 按照队内资历排辈,今天本该由费鸟戴上袖标。但真要谈起足球资历ꓹ 卓杨不要太欺负人。
更衣室里所有队友公推卓杨担任今天的场上队长ꓹ 因为今天是他代表曼城第一次首发,更是复出后的首次,很有纪念意义。
卓杨也没有拒绝,因为这种情况下推辞,其实还是在欺负人。
青春禁島
新年的首场比赛,卓杨第一次首发登场,必然会引来无数关注。卓杨全家今天都在城市球场顶层的包厢里ꓹ 包括他那两个不满两岁的外甥。
球场DJ用大喇叭引领蓝月亮球迷欢迎了卓杨的家人,包括蔻蔻在内ꓹ 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到城市球场的现场。
声名遐迩的维也纳女公爵、克瑞斯汀公主殿下、约翰男爵夫人的亲临ꓹ 让今天来到城市球场的众多贵宾成为了纯路人。
赛前二十四小时曼城已经公布了首发名单和卓杨担任队长的消息ꓹ 所以退休老人弗格森来了ꓹ 退休闲人马尔蒂尼来了,退休的前中国队主教练里杰卡尔德来了ꓹ 没有退休的马迪堡体育总监哈斯勒来了。
马迪堡队长疯狗兰德也来了ꓹ 不过他不在看台上ꓹ 带着狗嫂南茜挤在卓家的包厢里。德甲冬歇期长,新年寒假还没有过完。
但同样有寒假的小猪和姥爷就没来ꓹ 他们两家组团去了美国度假,说是路远赶不过来。
骗鬼呢?人家卡卡都带着女朋友卡洛琳娜从巴西过来了,一个破鸡ba美国能有多远?
最權 大秦騎
卡卡已经在大联盟征战两年了,两年都进入了常规赛最佳阵容,2015年还荣获大联盟全明星周末MVP。但他效力的奥兰多城却成绩一般,两年都没打进季后赛,而且排名很靠后。当然,大联盟和NBA一样,不存在降级一说。
卡卡是奥兰多城唯一的招牌球星,‘野兽’巴普蒂斯塔和前AC米兰球员诺切里诺在那里只是打酱油的。
計定三國
大联盟赛季不跨年,卡卡其实是和女友来英国度假的,原本是在伦敦抛头露面,知道卓杨要首发才临时跑来了曼彻斯特。这会儿他正和马尔蒂尼一起坐在贵宾席上,两个人聊得很热乎。
保罗·马尔蒂尼退役快八年了,这八年里他没干什么正经事儿,一直在卖他的‘Sweet year’品牌服装,这是他和好友维耶里共同经营的时尚产业。
相府主母不好當 百裏清歡
在两位昔日足坛大佬的精心运营之下,‘Sweet year’成功从当年朝气蓬勃变成了现在的半死不活,跟梅老板的‘Messi’品牌是一路货色。名义上的潮牌,实际上是纵横于欧洲拼夕夕的弄潮儿。
马尔蒂尼问卓杨,他和维耶里准备拓展产业链,打算开发拖鞋和手机套,觉得怎么样?
当年说好的顶级时装设计师之梦呢?说好的十年之内笑傲米兰时装周呢?
狗子,你咋变了?卓杨懒得理他。
李·梅森强行抿住笑得合不拢的嘴,吹响哨子后,卓杨把球轻推给丁丁,比赛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