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免礼吧,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宁儿,也是你的弟弟。
之前他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不过我已经狠狠教训过他了,你心胸放宽,不要在那件事上记恨于他。
同为一系血脉,今后你俩要守望相助,共同强盛我镇北王一脉。”
夏宏平淡的对着段毅和琴心招呼道,而后挑了挑眼神,压向一旁的夏宁道,
“宁儿,还不赶快见过你的大哥,向他行礼?”
夏宁本能的就是一怒,不过眼神瞥见自己父王的表情,心中就是一突突。
穿越成為女兒身
萬界至尊
他出身王府,尊荣无限,备受宠爱,已经养出一副无法无天的性子,但就如天下的儿子都怕老子,夏宁也不例外,根本不敢违逆夏宏的意思,敷衍似的朝着段毅拱拱手,但表情却是欠揍的很。
而且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故意的,特意用一种很小的声音嘀咕道,
“我大哥只有一个,早就没了,现在从哪又跳出来一个大哥?”
这大厅当中虽人数不多,但也有一些随侍在侧的下人,而且大多修有武艺,耳聪目明,哪能听不到夏宁的小声嘀咕,心中都有想法,却是不敢表露出来。
夏宁这话说的也不错,他的确有一个英年早逝的大哥,而段毅只能算是他的堂兄,还是从小没有交集,新认回来的那一种,想叫他尊敬ꓹ 尊重,甚至讨好ꓹ 根本不可能。
不过那些下人们也没想到,自家的小王爷连表面功夫都不做,就给这位新入府的世子上眼药ꓹ 也不知道会不会起什么冲突。
火爆獸妃:龍王,輕點寵 九玥
不错,他们这些王府近人跟随主子多年ꓹ 很清楚夏宏的性格,因此根本不认为段毅这个世子之位能坐的稳当。
新六界仙尊
王爷之位ꓹ 终究逃不出夏宁之手ꓹ 认其为小王爷,也是诸人在暗处的一个众所皆知的默契。
段毅身旁的琴心更是眉头一皱,目露森寒,手掌缓缓摩挲,似乎就想掏出背后的天魔琴,给这招人恨的小子来一下,叫他敢不敢再乱说话。
第五界點 最月
夏宏脸色一变ꓹ 也没想到自家臭小子这么不给面子,就要呵斥ꓹ 却见到段毅一副笑眯眯的样子ꓹ 仿佛根本没听到夏宁的抱怨和嘀咕ꓹ 回了个礼道ꓹ
“好说好说,你就是宁弟吧?
果然是聪慧可爱ꓹ 未来我若是登上王爷之位ꓹ 定会向朝廷奏请ꓹ 给你请个实权爵位,也好为我王府保驾护航ꓹ 王叔,你说是不是啊?”
段毅早期性格隐忍,因为弱小,没有自保之力,为了生存,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后来随着实力逐渐增强,这种隐忍便渐渐成了一种唯我独尊的霸道,或者说是强横,算是压抑过后的宣泄吧。
譬如庄世礼的弟弟庄世义,就是死在段毅这种因为弱小时过于隐忍而强大后过于霸道的性格上。
挨了打不还手,挨了骂,不还口,根本不是段毅的作风。
相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人若犯我,十倍还之,才是他的性格。
何况现在他把握到大势脉络,将镇北王府,朝廷,还有隐于这二者之下的端王一脉关系了然于胸,清楚知道纵然夏宏对他不满,也不会轻易与他翻脸,故而直接回怼。
網遊之女主工作室 枉為鼠
而且这怼的内容和口吻还挑不出毛病,至少夏宏就不能以此借口发难。
我是世子,将来继承王位天经地义,这你夏宏也是认可的,甚至还是你一手主导的。
修仙之寵物美女 宇宙浪子168
然后给夏宁在宗室谋个实权爵位也是好意,甚至是相当大的好处,你能说个不字?
他这就是充分利用了对方眼红自己,而又无可奈何的弱点来打击夏宁。
至于这番话会不会让夏宏产生什么芥蒂,甚至是怀疑,段毅根本就不在乎。
他要说的,早就和夏宏说了,要表明的态度,也是清清楚楚,夏宏若是不信,他再怎么努力也没用。
何况,从太子帮段毅在宗人府敲定身份的那一刻起,注定了夏宏不会信任他,两者之间的矛盾也是无可调和。
哪怕他退一步,十步,百步,只要他还背着这个世子的名头,夏宏就不会掉以轻心。
既然如此,他也不会委屈了自己,有能耐你咬我啊!
且不说夏宏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恐怖的气势恍惚闪现,令得厅内的侍候的下人瑟瑟发抖,头冒冷汗。
就说夏宁吧,听到段毅一副大哥教训小弟的姿态,差点没把自己的肺给气炸了。
轰的一下站起来,差点把身下的椅子都给震翻了。
手指指着段毅,一身还算浑厚的内息在经脉当中汹涌滚动,你你你了半天,一张因为气血冲顶的人导致涨红的脸格外别扭狰狞,却始终不敢再说出什么出格的话。
最终只能闷闷的坐下,扭头不再看段毅,不过呼哧呼哧的沉重呼吸表明他心中的不甘。
夏宁暴虐不假,他无法无天也不假,甚至杀人也和饮水吃饭一般寻常,叫人视为阎罗一般可怕,但有一个前提,没他老子在场的情况。
但凡在夏宏的跟前,他就是弱小又无助的小孩子,不敢造次,不敢放肆,相反,还得装作懂事,孝顺的样子。
能借着不满发泄出刚刚那番话已经是他大着胆子的结果了,再出格,他怕自己的老爹直接把他扒皮抽筋。
不过他暂时退让不代表不怨恨段毅,反而将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怨毒无比的想道,
好你个来历不明的小杂种,我非得你把你狠狠的踩在地上,折磨够了才杀你。
还有,听说你有多个红颜知己,好,那我就在你的面前狠狠凌辱你的女人,叫你痛不欲生。
这小子性格阴毒,此刻一个又一个坏得流脓的狠辣念头在脑海中生成。
段毅虽然一一所知,但也暗暗加深警惕,若有机会,他不介意提前解决这个麻烦。
夏宏则是哈哈一笑,仿佛之间风云突变一般的气势涨落只是幻觉,赞道,
“好,毅儿你如此识大体,倒是除了我的一桩烦心事,你今后还要多多提点宁儿。”
说罢,夏宏紧接着又给了段毅一个惊喜,命人从这大厅偏房当中端出三个红木托盘,上面摆放着三样物件,指明是给段毅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