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郑伟在地上被拖拽了百十米,就重新回到爬犁上。地上除了雪就是草的,除了有点狼狈之外,一点事儿都没有。
反倒是有些小娃子,想要模仿他刚才的样子,接过被田小胖给叫停了:“满地打滚儿可不像话,来,大师父给你们先做个示范!”
只见他也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块木板两端翘起来,就跟滑雪板似的。木板上还有两个横撑,用来挡脚,整个人往木板上边一站,手里拽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系在爬犁上。
爬犁前行,木板就跟着向前滑动,冲起来的积雪向两边飞溅,瞧着好不壮观。
把小娃子都羡慕坏了,他们又找到一种新的玩法。就是这玩意怼身体的平衡性和协调性要求都比较高,基本上冲了十几米,就全都掉下去了。
“嗷吼,黄羊,黄羊!”小娃子们忽然又欢呼起来,只见在不远处,一大群黄羊,正在啃食雪下的干草。
说是干草,其实有将近一半都还绿着呢。说来也怪,今年这雪下的比较早,一场大雪就把草甸子全都盖上了。而这种嫩绿多汁的野草,给甸子上那些食草动物,带来极大的好处。
它们只要刨开上边的积雪,就能饱餐一顿,所以这个寒冬,一点也不煎熬。
“黄羊啊,早知道把弓箭带来好啦!”郑伟等人懊恼不已,这个可比野鸡兔子啥的强百倍。
停吧,保护还来不及呢,没多到能吃的时候呢。田小胖连忙阻拦,他估计,再过三五年吧,才能适当猎杀黄羊。毕竟,草甸子这边地域辽阔ꓹ 喂养千八百头黄羊都不在话下。
既然吃不上黄羊肉,那还是照相吧。小娃子们也都嚷嚷着ꓹ 要骑着黄羊照相留念。
这个要求必须满足!小胖子宠孩子是出了名的,于是打了个唿哨,叫黄羊首领带着手下过来。
“这些都是野生的ꓹ 黄羊的胆子又小,能听你的才怪。”郑伟当然不信。
田小胖嘴里还吹呢:“敢不过来ꓹ 不听话全都杀了吃肉!”
exo或許是你
结果还真打脸,远处的黄羊群一点反应都没有ꓹ 依然在那啃食雪下的青草。
不服天朝管了是吧——田小胖也有点没面子ꓹ 撸胳膊挽袖子地往那边跑去,准备亲自捉拿一批回来。
穿过一处草丛的时候,身后传来惊呼:“狼,小心有狼!”
田小胖满不在乎地摆摆手:“没事,这草甸子上的狼,都是俺手下,比俺家里的狗还听话呢——”
难怪那些黄羊不敢过来ꓹ 原来是狼群横在中间呢。很快,田小胖就看到几头灰白色的大狼ꓹ 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他也没太细看ꓹ 依旧一溜小跑冲上去ꓹ 嘴里还吆喝呢:“狼三呢ꓹ 俺来啦——”
一共四只野狼,迎着田小胖冲过来。冲到近前ꓹ 最前面的一只立起前爪ꓹ 朝着田小胖扑过来。小胖子也张开双臂ꓹ 嘴里还说着呢:“见面就拥抱啊——哎呀,往哪咬呢!”
那只巨狼的两只爪子搭在田小胖的肩膀上ꓹ 张开大嘴,径直向田小胖的脖子咬去。那白森森的尖牙,带着一股腥臭,丝毫没有一点亲近,只有无尽的凶恶。
“好你个白眼狼,叛变了是吧!”多亏田小胖反应够快,猫腰低头,然后一头将那只野狼撞翻,嘴里还气呼呼地咒骂着。
几乎与此同时,左右两侧,各有一只野狼也扑到近前,双双咬向田小胖的大腿。
不是野狼头领和狼三它们,这是一群新迁徙来的草原狼!到了这时候,小胖子终于觉察出不对劲了。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他手上也没闲着,双手齐出,抓住两只草原狼的脖子,只轻轻一甩,两只狼就跟腾云驾雾似的,飞出去十多米远,滚落到雪地上。
也就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田小胖就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后面那些人也终于瞧出来不对劲,纷纷叫嚷着向这边冲来。
郑伟这回是真服了:厉害啦小胖儿,赤手搏狼啊,这还是人吗?
狼群也瞧出来了,眼前这个人不大好惹,于是,明智地选择了撤退。掉头钻进草丛,那芦苇荡都是一人多高,钻进去就没影儿。
郡主長寧
不过在消失之前,狼群回首一瞥,接触到它们目光的人,都有点不寒而栗:那阴森森的目光,实在太吓人了——
“小胖儿,你没事吧?”红旗哥等人最先跑到跟前,瞧瞧田小胖,就是身上的衣服被撕开一条口子。
还是小娃子们对小胖子有信心:“当然没事,大师父最厉害啦,别说是狼,就是老虎也能打败。”
咳咳,田小胖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昨天他还被二彪子给摁到了呢。不过嘴上不能服输啊:“不是咱们这的本地狼,是新流窜过来的,等会俺把咱们甸子上的狼群叫来,好好归楞归楞这些外来户,叫它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
正说着呢,就听旁边那片草丛里面传来一声凄厉的狼嚎,然后,就响起厮打的声音,还伴着哗哗的草响,甚至还能看到一片片芦苇摇晃。
哈哈,打起来啦,俺得瞧瞧去,别下死口——田小胖知道狼王的厉害,远比那些流窜犯强大。
这种热闹,谁不想看啊,可是草丛太密,小娃子进去难免发生危险,万一野狼杀红眼了,伤到娃子们可咋整?
小胖子正犹豫着呢,就看到草丛里面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然后,几只野狼窜了出来,随即,后面又追出来五六只,双方一追一逃,展开追逐战。不用说,肯定是刚才那几只不敌,想要逃窜。
噢——娃子们都兴奋的大叫起来,在他们看来,狼王首领这一方面,当然是自己伙儿的,肯定得加油啊。
尤其是在狼王它们后边,还有几只半大的小狼,也跟着追得挺起劲,更叫小娃子们兴奋。
明显能够瞧出来,追击的狼王头领和它身边的三四头大狼,体型更加高大,速度也更快。想想也是,天天生活在草甸子这边,享受着熊能量的滋养,战斗力肯定更加强悍。
很快,就追上前面逃窜的野狼,双方在雪地上开始捉对厮杀。这一场狼群混战,瞧得人热血沸腾。就连小娃子们都鸦雀无声,攥着小拳头,紧张地注视着前方的战斗。
雪地上,溅起一片片殷红。双方都全力以赴,以命相搏,这是最原始的撕咬,更是生与死的战斗。
看到家里的小娃子要冲上去帮忙,田小胖连忙把他们拦住。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狼群自己解决比较好,他对狼王头领有信心。
战局也正向着田小胖预料的方向发展,狼王它们毕竟占有身体上的优势,那几只流窜来的野狼,很快就全都被摁在下面,个个受伤。它们现在面临严峻的考验:臣服或者死亡。
伴着凄厉的嚎叫,一只被摁在下边的野狼放弃了抵抗,肚皮朝上,把身上最软弱的部位亮给对手,这是投降的表现。
爺的寶貝:腹黑王爺萌寵妃 坭小夭
接二连三的,野狼都选择了放弃抵抗,只剩下一只大公狼,应该是这群流窜狼群的狼王,还在苦苦支撑,不过,也是被狼王头领摁在地上,咬得浑身伤痕累累。
作为曾经的狼王,它知道自己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对方杀死,然后,原来的手下被收编。动物界的生存法则,就是这么残酷。
它已经精疲力竭,无力抵抗。它的对手,对方狼群中那只高大威猛的狼王,已经咬住了它的脖子。
停——田小胖吆喝一声,他可不想把这些流窜来的狼群全部消灭,这么大一片草甸子,养几十只狼完全没问题的。
最主要的是,狼群的主要食物是草甸子上的各类鼠辈,一个个都是灭鼠小能手啊。
嗷呜——狼王头领扬起脖子,发出一声悠远苍凉的狼嚎。这是野性的呼唤,似乎在宣布,它才是守护这片草甸子上的王者。
“太帅啦!”郑伟嘴里喃喃着,看样子,他算是彻底为狼王头领给征服了。
小娃子们也从刚才的激战中回过神,一个个兴奋得又蹦又跳,仿佛是他们打了一场大胜仗似的。
叫大部队在这边等候,田小胖领着自家的几个娃娃迎着狼群走了过去。刚才的战斗虽然短暂,但是比较惨烈,无论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身上都受了伤。这大冬天的,最好还是救治一下,免得发生意外。
其实也没事,野狼可以舔舐伤口,恢复得很快,主要是担心冻伤。
看到有人过来,那几只战败的野狼,明显开始紧张起来,朝着这边龇牙咧嘴的。不过,在狼王头领低吼两声之后,它们也就老实了,夹着尾巴溜边儿,不过,还是警惕地望着田小胖他们。
田小胖看着几头迎上来的小狼,心情也比较愉快,这是今年新出生的,一个个瞧着都挺壮实。
有龙小妹和小雪他们,这几只小狼对娃子们还是挺亲的,还摇着硬邦邦的尾巴。
挨个揉揉它们的脑瓜,田小胖这才去给狼三它们检查伤口。这时候,就看出小雪的本事了。很快,就把受伤的野狼全都止血。
还有娃娃,也伸着小巴掌,叫野狼们都舔了几下。原本那几只惨兮兮的失败者,立刻精神多了。就连刚才那只战败的狼王,也彻底臣服,站在狼王头领身后,望向田小胖的目光,已经不再那么凌厉。
“好了,都去吧——”田小胖知道狼群不愿意和人多接触,所以,在救治完之后,就摆摆手。
狼王也不磨叽,又是长嚎一声,带着原本的手下和新收的小弟,钻进芦苇丛中,消失不见。只有地上那一簇簇的血迹,记录着刚才那一场殊死的搏斗。
随着狼群的离去,空气中那种紧张和压抑的气氛也随之消散,大伙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刚才的狼群,给人的压力还是挺大的。
“能看到这么一场搏斗,太值了!”郑红旗都忍不住赞叹一声。
而郑伟则使劲拍了一下大腿:“哎呀,刚才忘了录像啦!”
梁小妹则晃晃手机:“还好,我刚才录下来了,就是有点太血腥啦——”
“这才是真正的战斗。”秦无衣则有不同的看法,不过,没人赞同她,估计这个母暴龙,现在被刺激得就想找人狠狠打一架呢,最好别去触这个霉头。
大伙犹自沉浸在刚才的搏斗之中,田小胖倒是没忘最初的任务,又去招呼那群黄羊。结果,刚才狼群厮杀,黄羊群早就吓得远远躲开了。
又上了爬犁,追赶一阵,这才看到黄羊群的踪影,只不过,数量好像一下子多出来不少,看样子,只怕有三四百头得样子。
田小胖恍然大悟:“原来是新迁徙来一批啊,俺说咋不听指挥呢。那几只野狼,肯定也是追逐黄羊群而来——”
在冬季,黄羊群也会进行大规模的迁徙,但是来到这里,估计就舍不得走了,肯定会定居下来,这就叫既来之则安之。
想明白之后,小胖子就剩下咧嘴傻笑了:这一下子就壮大起来了啊!
结果,还是黄羊首领看到他来了,领着几十名护卫,哒哒哒地跑过来,才算是把主人从傻笑中解救出来。
“孩儿们,上马——上羊!”田小胖一挥手,小娃子们便乐颠颠地冲向黄羊群,开始轮流骑着黄羊照相。
就连大人们都有点按捺不住,也想上去试试。就是他们身量太高,体重也超标,搞不好得把黄羊压趴下。
動物聊天群 熱帶雨夜
好在呢,两条腿撑在地上,做做样子,也没给身下的黄羊带来多大负担。
还是小娃子们好啊,还能骑着黄羊,慢慢溜达一圈,他们一个个手上攥着黄羊角,那感觉,简直不要太美。
“当当当——”不时有撞击声传过来,很快,就有小娃子向田小胖汇报:“大师父,黄羊顶架呢,你可管管吧!”
刚才狼群打架,现在黄羊也打架,不是说,食草动物都比较温顺吗?
愛,就這麽簡單
田小胖朝那边望望,不由得抓抓后脑勺:“这个打架,俺也管不了啊!”
小娃子们当然不干了,那家伙,离着老远就开始冲刺,然后头上的长角使劲撞击在一起,还不得震出来脑震荡啊。
可是,田小胖真的管不了,因为这月份正是黄羊的发情期,人家为了交配权而战斗,强者胜劣者汰,这是黄羊群生存的法则,他就算再有本事,也管不了这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