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臨諸天
小說推薦星臨諸天
议事大殿中。
“……诶?命数轨迹中断了?怎么回事?”
星羽鸾神色蓦地一变,有些诧异地盯着那个黯淡下去的名字,上面汇聚的灰雾状光华徐徐散去,直至完全消失。
王源你是我追隨的星光 夏涼城雪
根据过往的常识,这通常只意味着一种可能,就是目标已经死亡,所以属于他的命运之线就此终止,关于未来的种种变化与可能均不复存在,再要继续探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换了数种不同的秘法手段反复尝试,结果都是杳无音讯,最后这位锡胧族的至尊只能确信,这位名叫秦岚的人族天才运气实在不怎么好,恰好就在这个时候殒命在战场上了。
在夏花絢爛裏等你
“您也注意到了吗?”
迷雾之影同样看到了秦岚的名字,以暗冥族的秘法感应,得出了一般无二的结果,目标确实已死亡,存在于这方时空中的命运轨迹完全归于虚无。
星羽鸾点点头,一个死人自然不值得堂堂至尊过多关注,因此祂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开始盘算着如何对付那些对锡胧族存在可能威胁的人族天才。
足足过了一天一夜,秦烽的身影才重新出现。
“真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被此方时空世界中的至强存在注意到了,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秦烽叹了口气,现在的自己对于至高星尊级别的存在而言,就和蝼蚁没什么区别,充其量就是强壮些的蝼蚁罢了,哪值得对方多看一眼?
“显然不可能是特别针对你的,基本可以确定是个意外,而且经过了这一出,祂已经将你忘记了。”舰灵羽澶说道。
秦烽对此没有异议,这才是最符合逻辑的判断,以后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了,除非是自己已成长到足够强大的层次,才有可能重新被对方的目光注意到。
“好了,先回去吧,交了战功再出来。”
这次由于秦烽留在战场上的时间足够久,因此星舰的次元世界里各种军功证明、战利品早已堆积如山,数量比起上次都还要多出十余倍。
另一个重要收获,就是自己的修为已经接近极星武神巅峰ꓹ 距离命星境不远了,在修炼资源充沛的前提下ꓹ 或许再有个一年半载的时间,就有可能突破。
在这凶险莫测、意外层出不穷的文明阵营战场上,修为是安身立命的根本保障ꓹ 再高的修为都不嫌多。
渡幽星舟赶路的速度极快,半小时以后ꓹ 联盟前线指挥部,秦烽的身影再度出现在正门处。
“将军阁下ꓹ 您回来了?”
一身明红制服、明眸皓齿的接待员巧笑嫣然地迎了上来ꓹ 殷勤得体地问候着。
大唐女駙馬
“有劳了,带我去九层。”
嬌娘成群
影界麗人 嚴麗霞
狂俠江湖 猴面包樹1
秦烽说着,随手将几枚联盟发行的实体晶币不着痕迹地塞到她手里。
数分钟后,依旧是那间奢华宽敞的单独隔间,上次见过的那位少将带着数十位肤白貌美的军功统计员走进来,看来她知道是秦烽回来,早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将军ꓹ 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嘛?”少将柔声问着。
“开始吧。”
秦烽说着,将手中的合金公文箱放在桌子上ꓹ 打开之后ꓹ 里面是十五件大容量的次元空间装备。
太極通神 紅金
得到他的许可后ꓹ 美女少将上前拿起其中的一件次元空间手镯开启ꓹ 顿时各种军徽、身份卡牌、高阶锡胧族强者的晶核等军功证明如潮水般倾泻而出,如果不是她反应够快ꓹ 赶紧选择关闭ꓹ 说不定整个房间都要被这些东西埋住了。
饶是如此ꓹ 地毯上依旧堆满了厚厚的一层,直漫到她们的膝盖边缘。
“大家赶紧的ꓹ 这才是第一批呢!”
少将兴奋地说着,军功统计员娇声答应着,手持各种专业仪器忙活起来,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效率就高了许多,没多久便清点完毕。
秦烽已在旁边坐下,被侍女们茶水点心招待得周到细致,好整以暇地旁观军功证明一批批地放出,然后由她们逐一清点归类,登记存档,再收进专门的库房保管,当然边上还有监督员见证整个过程。
最终的军功核定结果,是一亿九千余万,秦烽略微扫了一眼,就拿起光笔签字表示认可。
“阁下,您现在还要提升军衔吗?”
议事大殿中。
“……诶?命数轨迹中断了?怎么回事?”
星羽鸾神色蓦地一变,有些诧异地盯着那个黯淡下去的名字,上面汇聚的灰雾状光华徐徐散去,直至完全消失。
大劍同人之妖獸傳說
危險情人:總裁,輕點疼
根据过往的常识,这通常只意味着一种可能,就是目标已经死亡,所以属于他的命运之线就此终止,关于未来的种种变化与可能均不复存在,再要继续探察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换了数种不同的秘法手段反复尝试,结果都是杳无音讯,最后这位锡胧族的至尊只能确信,这位名叫秦岚的人族天才运气实在不怎么好,恰好就在这个时候殒命在战场上了。
“您也注意到了吗?”
迷雾之影同样看到了秦岚的名字,以暗冥族的秘法感应,得出了一般无二的结果,目标确实已死亡,存在于这方时空中的命运轨迹完全归于虚无。
星羽鸾点点头,一个死人自然不值得堂堂至尊过多关注,因此祂很快就转移了注意力,开始盘算着如何对付那些对锡胧族存在可能威胁的人族天才。
足足过了一天一夜,秦烽的身影才重新出现。
“真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被此方时空世界中的至强存在注意到了,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秦烽叹了口气,现在的自己对于至高星尊级别的存在而言,就和蝼蚁没什么区别,充其量就是强壮些的蝼蚁罢了,哪值得对方多看一眼?
“显然不可能是特别针对你的,基本可以确定是个意外,而且经过了这一出,祂已经将你忘记了。”舰灵羽澶说道。
秦烽对此没有异议,这才是最符合逻辑的判断,以后不会再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了,除非是自己已成长到足够强大的层次,才有可能重新被对方的目光注意到。
“好了,先回去吧,交了战功再出来。”
这次由于秦烽留在战场上的时间足够久,因此星舰的次元世界里各种军功证明、战利品早已堆积如山,数量比起上次都还要多出十余倍。
另一个重要收获,就是自己的修为已经接近极星武神巅峰,距离命星境不远了,在修炼资源充沛的前提下,或许再有个一年半载的时间,就有可能突破。
在这凶险莫测、意外层出不穷的文明阵营战场上,修为是安身立命的根本保障,再高的修为都不嫌多。
渡幽星舟赶路的速度极快,半小时以后,联盟前线指挥部,秦烽的身影再度出现在正门处。
“将军阁下,您回来了?”
一身明红制服、明眸皓齿的接待员巧笑嫣然地迎了上来,殷勤得体地问候着。
“有劳了,带我去九层。”
秦烽说着,随手将几枚联盟发行得实体晶币不着痕迹地塞到她手里。
吃貨兒子毒辣媽咪 千櫻浠
数分钟后,依旧是那间奢华宽敞的单独隔间,上次见过的那位少将带着数十位肤白貌美的军功统计员走进来,看来她知道是秦烽回来,早已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将军,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嘛?”少将柔声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