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吴能叹了口气,对李闻说:“现在我总觉得我在这里呆了很久了,也不知道人间怎么样了。”
李闻说:“放心吧,人间和你刚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因为两个世界时间流逝的不一样,所以人间才过去了几个星期而已。”
吴能嗯了一声:“那就好,那就好。其实我有点担心外面物是人非,我出去之后发现老朋友都不见了,想找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
李闻笑着说:“你放心吧,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吴能嗯了一声:“这倒也是,毕竟我的朋友也只有李兄你。至于其他的人,认不认识其实也无所谓了。”
李闻嗯了一声:“这话也有道理,朋友不在多。真心的有那么一两个就行了。”
無妻徒刑:總裁老公請克制 藍色忘憂
吴能对李闻说:“怎么今天李兄有时间来找我聊天了?是不是有事?”
李闻哦了一声:“确实有点事。”
後置的十號
他把李问的魂魄弄出来了。
李问点头哈腰,一副没骨头的样子:“二位好。”
吴能皱了皱眉头,对李闻说:“这家伙……好像是个坏蛋大集合啊。”
李闻笑了:“是啊,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什么废物再利用的法子。”
李问:“……”
吴能说:“废物再利用吗?你打算利用到什么程度?”
李闻说:“其实挺简单的,譬如……让他帮我做点事。最近人间有一个大威胁,凡是靠近它的人,都会被吸收走生机。”
吴能说道:“所以呢?”
李闻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想要战胜这东西,得先了解这东西是什么,但是凡是靠近它的人,生机都被吸收走了。这就有点难办了。”
“我思来想去,觉得对那东西,还是得探查一番。不探查不行。但是探查那东西的人选,得谨慎。”
“首先这个人必须得实力强大。如果实力不够强大,很可能还没有接近那东西就被杀了。”
“其次,这伙人必须不是什么好人。因为好人我会心疼,舍不得他去死。”
“最后,这家伙必须要忠于人间,否则的话,他在半路上逃跑了,或者传回来错误的情报,把我们就倒霉了。”
吴能听了之后,很佩服的点了点头:“李兄考虑的很周到啊。但是你这三个条件很矛盾啊。”
“一个人,既是坏蛋,又忠于人间,世界上有这样的人吗?”
龍圖案 稚兒
李闻笑了笑:“也许有些坏蛋,作恶多端,却有家国情怀呢?”
吴能:“未必吧?”
李闻说:“以前国破家亡的时候,总能涌现出一些铁骨铮铮的人物来。这些人在和平年代打家劫舍,但是在战乱年代,却能为国捐躯。”
吴能哦了一声:“如果他们这么爱国爱民,我更希望他们在和平年代能消停点。把敌人赶出国门ꓹ 自己再当老百姓的敌人,这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李闻干咳了一声:“那什么ꓹ 其实我连这样的坏蛋都没有找到。所以我只能退而求其次,找了一些替代品。”
李闻指了指身边的李问:“你看这一位怎么样?他的实力很不错,而且又是坏蛋。如果他死了ꓹ 我一点都不心疼。”
李问:“……”
吴能盯着李问看了一会:“嗯,这家伙确实符合前两个条件ꓹ 但是最后一个条件就难了。我敢保证如果把他送过去,他一定会反水。”
李闻说:“所以ꓹ 我就来找你了ꓹ 看看你能不能帮忙改造一下他,让他变成可靠的人。”
民國大軍閥
吴能问李闻:“你什么时候给他送过去?”
李闻说:“这两天。”
吴能一愣:“这么急?”
李闻说:“是啊。灾情如火,刻不容缓。”
吴能挠了挠头:“如果时间长一点的话,或许还好说,你这时间太紧急了。想要给他宣传一些家国情怀的大道理都来不及了。”
李闻说:“那有没有一些技术手段,给他的思维进行一些改造呢?”
吴能有点犹豫:“这种技术……有点犯禁吧?”
李闻笑了:“特殊时期,特殊对待嘛。现在人间都快灭亡了ꓹ 咱们没时间顾虑那么多了。”
吴能点了点头:“这倒也是。现在先救人要紧。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李闻嗯了一声:“就是这个道理。”
吴能走过去ꓹ 开始给李问检查身体。
李问被李闻牢牢控制着ꓹ 动弹不得。
他苦着脸对李闻说:“我已经痛改前非了。”
李闻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已经痛改前非了ꓹ 你还怕什么?”
李问说:“我现在是好人了ꓹ 我能不能不去送死?”
李闻说道:“这你就错了,那怎么能是送死呢?”
李问一愣ꓹ 满怀希冀的问道:“不是送死?有生还的机会?”
李闻说:“我的意思是ꓹ 那不叫送死ꓹ 那叫牺牲。”
李问:“……”
吴能给李问检查了一番,然后说:“我试试吧。想要改造这个人ꓹ 难度不小,因为他是坏蛋的集合,脑子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思维。”
“不过,只要时间足够,总有办法的。”
李闻问:“一两天够吗?”
吴能:“足够了。”
李闻惊奇的说:“你这么有把握?”
吴能说:“是啊。毕竟这里的时间流逝,和外面不一样,外面过一两天,这里几个月都出去了。如果这么长时间我还没有研究出来,那也不用活着了。”
李闻:“……”
他干咳了一声,对吴能说:“那什么,我说的一两天,其实是这里的时间。”
吴能眉头紧皱,然后说道:“那……让我试试吧。”
李闻应了一声,回到了现实世界。
现实世界中,苍岩君正在努力的散播能量。
现在他也不顾上什么好人坏人了,见人就给能量。
有很多老弱病残,得到苍岩君的能量之后,恢复了健康,因此对他感恩戴德。
苍岩君对这些感激有些惭愧,一直在摇头拒绝。
有些人问苍岩君:“请问你到底是谁?能不能让我们知道你的身份?”
苍岩君还是拒绝。
不过,终究有细心人打听出来,苍岩君是从永康精神病院出来的。
于是……人间沸腾了。
大家纷纷传言说,沉寂了一段时间的钱院长,其实并没有离开大家,钱院长化身成了苍岩君,一直在救危扶困。
对于这种说辞,苍岩君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于是,众人把这种态度当成了默认。
一时间,关于钱院长的呼声又高涨了起来。
苍岩君默默地转过身,身心疲惫的回到了永康精神病院。
其他的大能刚刚缓过来,看见苍岩君又回来了,都很忧郁。
这些人聚在一块,有人低声说:“咱们还要再来吗?”
公公偏頭疼
其他人纷纷说:“必须得来。损失一点能量不算什么。万一李闻换人了,我们才是真的危险了。”
这些人合计了一会,觉得这次必须得给苍岩君灌输能量。
不仅要灌输能量,还要跟踪他,看看是谁把他打成这样的。
与此同时,苍岩君躺在床上,满身疲惫的两眼望天。
“怎么办?我是万中无一的修炼天才,几万年才会出一个。我的实力根本降不下来,我怎么办?”
苍岩君想了想,这次不仅封住了自己的经脉,甚至故意震断了一些经脉。
这些经脉很重要,除非用大量的天材地宝修复,否则的话,不可能再复原。
苍岩君躺在床上,现在真的是痛并快乐着。
怦然婚動,嬌妻別想逃 小學酥
他的身体很痛,但是他的心情很好。
经脉断了,这次不能在梦中修炼了,一觉醒来,就是稳定的九级了。
原来做一个低级修行人,是这么的幸福,踏实……
苍岩君伸了个懒腰,觉得一阵阵疲惫袭来,于是……他睡着了。
等他睡熟了之后,又有一群人聚拢在了门口。
那些大能又在发誓。
一个小时候,誓言终于说完了,然后他们悄悄的摸了进去。
一回生,二回熟,现在这些大能进苍岩君的房间像是进自己家一样。
他们轻车熟路的布置了结界,然后开始给苍岩君灌输能量。
这样一灌输,大家发现不对劲了。能量根本进不去。
这些大能一研究,顿时大吃了一惊。
有人说:“我去,经脉都被打断了?”
另一个人说:“是谁这么厉害?淮城附近还隐藏着这样的高手?”
又有人说:“关键这高手打断苍岩君经脉的时候,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此轻松写意,说明此人比苍岩君厉害得多啊。”
还有人说:“打断人经脉,这是不共戴天之仇啊。这人就这么恨我们吗?”
其他人说道:“或许此人仅仅是恨苍岩君,不是恨我们。”
沉默了一会之后,有人说道:“我们明天还要不要跟踪苍岩君?万一被那个大高手发现了,也许被打断经脉的就是我们了。”
竊玉偷香
众人犹豫了一会之后,说道:“跟,还是要跟的。诸位难道没有发现吗?现在的苍岩君就是个无底洞。我们又多少能量够给他挥霍的?”
“至于那位高手会不会生气……我们明天带足了厚礼,好好地给人家赔礼道歉,帮着苍岩君说说情,估计也就可以了。”
有人说道:“如果那人执意不肯呢?甚至迁怒于我们呢?”
大能们的目光缩了缩,说道:“如果他们执意不肯……哼哼,那我们就联手做了他。咱们这么多人加在一块,估计能杀了他吧?”
有人干咳了一声,说道:“理论上说,咱们这些人的实力加在一块,足以横行天下了。可关键是……总有人畏缩不前,想要保留实力。”
大能们说道:“其实这个也简单,咱们只要继续发誓就行了。”
于是,大家又开始发誓。
一个小时又过去了。
等发完誓之后,众人开始商量,还要不要给苍岩君灌输能量。
青春無情夢 淩心落凡塵
商量的结果是,必须得灌输能量,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现在不是在给苍岩君灌输能量,是给大家留一条活路。
毕竟苍岩君活着,李闻就不会再祸害别人了。
可是要给苍岩君灌输能量,就必须先把他的经脉修不好。
大家都有点发愁。
有人说,其实给苍岩君修补能量也不难,就是要一些天材地宝而已。大家都生活了十几万年了,这一点天材地宝还是有的。
只是……天材地宝,谁也舍不得拿出来,都想让别人拿。
于是,大家又开始发誓。
有一个小时过去了。
天材地宝,终于凑齐了。
他们给苍岩君用了,修补好了他的经脉。
并且因为要搞平均主义的缘故,每一个人都拿出来了一点天材地宝,所以总量就比较多,超出了预计。
苍岩君等于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狠狠的补了一次。
补完之后,他的经脉比以前还要通畅,还要强大。
眼看天就要亮了,这些大能也没有再磨蹭,直接把能量灌输给苍岩君了,然后纷纷离开。
他们也真的是累了。
毕竟接连几天损失能量,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扛不住啊。
于是,他们回去睡觉了。
这些大能,已经是几万年没有睡觉了。
现在他们忽然发现,以前不想睡,其实是因为不够累。
天亮了,大能们都进入了梦乡中。
而苍岩君,一脸懵逼得醒了。
他发现自己的实力又恢复了。
从九级变成了大能。
他发现自己的经脉也恢复了。不仅恢复了,而且比以前更加强壮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的天赋也太厉害了吧?
苍岩君一时间有点慌乱,
在睡梦中,自己修补好了经脉,而且经脉比以前更好?
这已经不能用万中无一的修炼奇才来比喻了,这是亿中无一的修炼奇才啊。
可是……自己的天赋太强,没有办法削弱等级,那不还得被李闻派去查看那片云吗?那不还是得死吗?
以前苍岩君就舍不得死,等他发现自己是修炼奇才之后,就更加舍不得死了。
这样的好身体,这样的天赋,如果死了……那是不是太可惜了?
農家女奮鬥史
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吗?
苍岩君想了很久,忽然眼前一亮,他想起一个人来:那个算卦的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