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看了看几位师长们,扶起小花后起了身。
“弟子让大家担心了,我已是无碍了。”钟文向着几位师长一边行礼,一边回应。
经过这么些天。
要是真没好,那这结果可想而知了。
好在钟文这一次受伤之后。
除了全愈了,更是钻研出了新的疗伤法门。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李道陵闻声后,转至钟文的背后看了看,摸了摸,随即拍了拍钟文,“好,看来是好了。”
钟文尴尬的笑了笑。
就自己被师傅又摸又拍的。
这让钟文想起小时候。
那个时候,因为蛇的事情,被自己阿爹脱光了衣服查看受伤情况。
这让当时的钟文备显尴尬。
而当下。
钟文又是回想起了小时候,就如此时自己的师傅一样。
但这尴尬背后。
钟文却是感受到了自己师傅对自己的紧张程度。
而一旁的小花。
也是学着李道陵的模样,转到钟文的背后看了看。
甚至还当着众人的面,拍了拍钟文的后背,连屁股都没有放过。
钟文被这丫头一拍,顿时有些无语了,“好了,哥已经好了,你也莫要担心了,哥又不是第一次受伤。身为江湖儿女,些许小伤罢了。”
“哥。”小花瞧着自己哥哥,眼神之中的担忧,也随之散了去。
随后。
众人相继出了屋子,坐在外面开始向着钟文询问起受伤之因来了,“小文,当时你受伤回到观里的时候,并未明说,当下你已是好了,可以说说当时的情况了。”
最強高手在都市 月下菜花賊
对于理竺而言。
眼前的这个弟子,乃是他天地宗开宗以为,最好的弟子。
鳳驚天:毒王嫡妃
而且。
在理竺的心中,早已是把钟文当作未来的宗主接班人。
真要是钟文出了什么事,他天地宗的未来,堪忧。
即便伯溪收了小花为弟子,可对于理竺而言,依然觉得天地宗的宗主,就该是男子才好。
虽说。
他知道钟文除了是天地宗的弟子之外,更是太一门的弟子。
甚至。
他还知道李道陵早就把钟文定为太一门的少门主。
可理竺却已是不顾那么多了,就是想最好赶紧把天地宗的宗主之位传给钟文,也省得夜长梦多。
毕竟。
天地宗的头上,还挂着两把利剑呢。
洋溢的青春熱血 泄公子
钟文闻话后,细细想了想ꓹ “二师傅,此事说起来也着实有些让我不明所以。当时ꓹ 我在陇州城外,遇上了墨门的墨幽,随之我与其打了起来。墨幽的身手ꓹ 乃是武道之境七层,稍稍弱于我。”
当钟文的话一起之后。
理竺他们几人纷纷惊呀。
着实。
一个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也着实能让他们惊呀。
而且一个弱于钟文的墨幽ꓹ 又是怎么伤到的钟文。
疑惑。
疑惑不解。
钟文看向众人,知道他们此时也确实有不少的疑惑ꓹ “墨门的墨幽ꓹ 虽说实力弱于我,也被我从陇州追到了岐山。可没想到,待我在岐山之时,正欲把墨幽捉住弄回到龙泉观之时,墨门之中却是奔来一人,伤我的人,就是那墨门突然而至之人。”
“何人?此人是谁?小文你可知道?”理竺听到此间急声问道。
“小文ꓹ 墨门之中还有高手吗?难道是那人伤的人?”伯溪也是急的不行。
钟文见状,知道他们二人乃是最为紧张的了ꓹ 随即又开言而道:“二师傅ꓹ 师叔ꓹ 莫要着急。那墨幽被我以掌拳之力伤了之后ꓹ 本已是坐以待毙了,可随着那突现之人一到后ꓹ 墨幽称其为大哥ꓹ 所以ꓹ 我断定,那人乃是那墨幽的兄长。”
“兄长?”众人听到此时ꓹ 脸上更多了不少的疑惑了。
墨离曾经在龙泉观之时,少有说起墨门之事。
即便钟文问,也只是了了数语而过。
至于墨门之中有些什么人,钟文并不知,其他人就更不知了。
而随着钟文说墨门之中还有一个比那墨幽更为厉害的高手,这不得不让众人心惊了起来。
“是的,墨幽称其为大哥,而随着我与此人接手之后,其身手实力比我还高,差不多能与水妖相当了。”钟文又是补充道。
“什么!!!”当钟文这一补充,顿时就让理竺伯溪二人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对于他们二人来说。
能与水妖实力相当的,那可以说比地岩与天折都厉害了。
如此高手现身于江湖之上。
这不得不让他二人惊叹。
原本。
他们二人以为水妖一死,这江湖之上,也就属天折乃是第一高手了。
可没想到。
钟文这一次的遭遇,却是多了一个比天折还厉害,堪比水妖的绝顶高手出现。
“二师傅,师叔,你们也别担心,就算那墨门高手出现,那又如何?我们三人联手都能毙了水妖,难道还怕那人不成?”钟文见理竺伯溪二人如此的惊叹,赶忙出言宽慰。
也着实。
去年之时。
三人合力把水妖毙于龙泉观附近。
可见三人联手的实力,绝不弱于那墨门的高手了。
只不过。
他们二人担心的。
乃是这墨门的高手突然现身于江湖之上,到时候这个江湖势必会再一次的乱了起来。
到那时。
谁又能肯定墨门不会与那天地二荒联手呢?
众人越往下聊。
越多的事情开始明了了。
钟文也向着众人讲述了墨门的一些事情,同时,也讲述了墨门的目标是什么。
“小文,你说墨门看中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手中的钥匙?而那钥匙在李山的手中?难道那灵宝门的地下城中,真有那巨子令不成?”伯溪听闻了不少关于墨门的事情后,出声问道。
钟文点了点头,“看墨门的人如此紧张且小心,想来那灵宝门的地下城中,真有巨子令,至于墨门一直不曾行动,估计是怕三荒吧。而今水妖死了,墨门的人有可能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所以这才从白山黑水中出来了。”
“小文,你曾经与那人交过手,他那剑法你也领教过,你可感受到其功法乃是属性功法?”理竺出声问道。
都市藏真
当钟文闻话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说过属性功法之事。
而今。
自己的二师傅一问,钟文瞬间才觉得属性功法的重要性。
“像,又不像,与我的属性功法不一样,与水妖的属性功法也不一样,至于为何,我还没想清楚。对了,二师傅,师叔,一说到这属性功法,我到是有不少问题想向二位师长讨教。”钟文回应后想向二人讨教一番。
毕竟。
自己对于属性功法的认知太少了。
而理竺他们原本就是三荒中人,所了解的必然比自己要多的。
“小文,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而这些天里,我与鬼手也聊过,知道你所习练的就是属性功法,你想问什么就直言吧,我知道的,肯定会告知于你,不知道的,那我就没办法了。”理竺点了点头。
“二师傅,这属性功法……”
钟文得了理竺的点头,开始向着理竺二人询问了起来。
随着越往下聊。
钟文也渐渐明白了属性功法的厉害之处。
妃本韶華
甚至。
理竺还说属性功法,有可能是冲破那道魔咒的可能。
至于是与不是,理竺伯溪二人不知。
毕竟他们二人所习练的功法当中,可不带任何属性的。
坐一边一直老老实实听着众人说话的小花。
越听越觉得有意思,甚至还开始撑起了脑袋,像是一个聆听者一般。
就连陈丰和李道陵二人,也是正襟危坐,听着钟文他们几人的对话,脑海之中,也在想着属性功法之事。
他们二人。
早就习得了钟文所教的剑法功法来。
对于属性功法,如在不施展的情况之下,他们还真觉得剑法厉害罢了。
他们却是没想到。
这属性功法的强大,比之不带属性的功法,要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更有可能是冲破那魔咒的钥匙。
释了疑惑的钟文。
回到自己屋中,从一个暗格之中,取出两本册子出来,“二师傅,师叔,你们看,这是我曾经编著好的寒冰剑法,以及功法运转图,还有这本,这是生死诀的剑法和功法运转图。”
公主之道
当理竺二人接过两本册子之后,胸中的心脏,跳的那个飞快。
曾经不得的属性功法,就摆在他们的手中。
这两本册子,如果被二荒的人知道的话,他们都能想像。
天地二荒的人必然会倾巢而出,杀向龙泉观,誓必要夺得这两本册子不可。
有道是。
在三荒这些人的当中。
没有谁不知道属性功法的强大。
甚至。
在一些宗门大派人的眼中,都知道属性功法的强大之处。
反观钟文所在的太一门,哪里知道属性功法,又哪里知道属性功法的强大。
即便是鬼手。
也只是听闻过一些皮毛罢了。
连鬼手都不甚了解,就更别提钟文他们了。
捧着册子在手的理竺伯溪二人,两眼望着钟文,眼中闪动着激动之情。
如果他们二人知道。
钟文给他们二人的册子,那只不过是钟文曾经所创,且早已不放在心上的功法的话,也不知道他们二人会作何感想了。
此时的钟文。
所学得乃是自己最后组合创立的阴阳生死诀。
可不是理竺他们手中的两本之上的功法。
说来这也怪不了钟文。
阴阳生死诀从组合创立的时间并不长,钟文都还在摸索当中。
就连小花都还没有传授,钟文短时间之内,必然是不会传授的。
毕竟。
这法诀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完成,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钟文都不知道怎么向众人交待了。
虽说。
名門隱婚:前夫,別亂來
钟文曾经以为这法诀已是完成了,或者已是完美了。
可随着与水妖,以及墨罗一战之后。
钟文才发觉自己所创立的这阴阳生死诀并没有完成,也并不完美。
在钟文的意识当中。
如真的达到了完成状态,或完美状态。
同等级的战斗,自己决不可能会输,更是不可能被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