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属于希维尔的故事并不复杂。
作为佣兵团团长的她,在沙漠中还算小有名气,希维尔也没有什么善恶、对错之类的负担,只要雇主付得起钱,她就会拿钱办事…这才是她做人的原则。
總裁的七步危情
因为“拿钱办事”的原则,哪怕雇主是对恕瑞玛虎视眈眈的诺克萨斯人…前提是佣金够丰厚,他们也会收钱办事。
于是前不久希维尔收到一大笔定金,完成任务后续还有令人瞠目结舌的尾款,委托人是来自卑尔居恩的卡西奥佩娅·杜·克卡奥小姐,即管着那座城市统治者杜·克卡奥将军的小女儿,可谓是来头颇大。
委托的内容是协助诺克萨斯的探险队,掠夺埋葬在某片沙漠下的古代都市,这种事情对希维尔的团队来说轻车熟路,所以他们接下来这笔报酬丰厚的委托,也做好在事成后可能会与诺克萨斯人反目成仇的可能性,唯独没有担心这次探险的危险程度。
因为那里是——帝王之墓。
没人知道诺克萨斯人是如何发现帝王之墓的,希维尔当时也不清楚墓地的名字,只以为这是古时某个帝王留下的墓地…而对方雇佣他们,则是为了让经验老练的他们去破除一个接一个的危险陷阱,以便保存自己探险队的实力。
頑童帝君 寄秋
鉴于第一天就折损3人的希维尔只能认栽,她在探险的第二天就及时中止手下的探索,并交还定金准备退出这次探索…以这种速度折损下去,怕是等不到探险结束,她带的人就死光了。
做出决定的希维尔,提出会签下具有约束力的魔法契约,并接受对方派出的人员监视,以此来保证他们不会在这次探险结束前将消息外传。
但是被卡西奥佩娅拒绝了,这个一颦一笑都能引得男人魂不守舍的年轻女子,毫不犹豫的派出随行探险队…双方开始互相合作探索,当然死伤也是你有、我有,极大避免了后面可能出现的杀人灭口。
等他们经过几天几夜的探索,死伤惨重后终于来到墓地深处,再也无力继续深处其中…可是作为团队保障的希维尔还保存了大半实力。
同样损兵折将,自身没什么大碍的卡西奥佩娅发出邀请,让希维尔护送她继续深入其中,当然…酬金加倍。
对此希维尔并不怀疑,她眼中的天价对那座港口的日常收入来说,恐怕也就1天的量,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图穷匕见的事情。
况且她还有从某个古墓中找到的十字刃恰丽喀尔ꓹ 这把武器所蕴含的魔法力量与自身过人的武艺,让她选择了答应。
经过一天一夜的探索后ꓹ 只受了些轻伤的希维尔找到一扇巨大的墓门,周围耸立着可怕的魔偶守卫,墙上刻画着许多天神战士的浮雕…他们正在与一群面目狰狞ꓹ 模样千奇百怪,绝无重复的可怕怪兽做着斗争。
在看到这些浮雕的瞬间ꓹ 希维尔的血液沸腾了,就像是有着某种远古的呼唤在召唤她一样ꓹ 让她情不自禁的就走向大门…然后卡西奥佩娅ꓹ 展现了她来自刺客世家的强大能力,趁着希维尔分神的时候,将利刃从后到前贯穿了她的心脏。
財神門徒 肥騾
鲜血洒入大地的希维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走向大门,用她的武器恰丽喀尔打开封印大门。
原来这一切都是有所预谋的雇佣,从一开始她手中的武器,就是对方必不可少的钥匙。
不甘顿时充斥了希维尔的身心ꓹ 在生命的弥留之际一座蟒蛇魔偶雕像活了过来,随后是一阵深入灵魂ꓹ 令人颤栗、恐惧ꓹ 又亲近不已的许多古老混杂之语响彻心间ꓹ 让本该陷入黑暗中的她ꓹ 看到一片暖洋洋的光明。
等希维尔再一次醒来时,卑鄙而恶毒的偷袭者卡西奥佩娅不见ꓹ 心脏被捅穿后本该死亡的她ꓹ 竟泡在一处洋溢着生命气息ꓹ 碧绿如洗的巨大水池中央,就连武器都在一旁!
将水池围起来的石头无论是切割、还是垒砌都无比精准ꓹ 没有一丝灰浆,在这个巧夺天工的水池附近还有成片成片的绿植、鲜花,就像恕瑞玛南部森林那样。
要不是天空上方犹如被隔绝在外,只能无奈呼啸的风沙与烈焰存在都她以为自己在做梦,梦到了小时候便经常听父母讲述的那个传说之地——黎明绿洲。
这个黎明绿洲,也是当时阿兹尔遭到刺客袭击的地方。
而她所躺的下方,还有一个祭坛似的圆环,产生了一种魔法吸力保护着她,正好印证了那个名为「神圣池塘」的传说…凡是躺在绿洲中心神圣池塘里的人,都将获得新生。
霸愛純情鮮妻:腹黑總裁太兇猛
紧接着,就仿佛在庆祝她的新生那样太阳之城复辟,就那里理所当然的撑开大地,在漫天风沙的环绕下崛起,巨大的太阳圆盘悬浮高在空,闪烁着神圣光芒为最高点上的阿兹尔加冕!
無限萌娘 中華田園貓
或者说,完成他本该在千年之前就完成的飞升仪式,在无尽的烈阳之力下,将阿兹尔从人类塑造成飞升者应有的姿态…鹰首人身,还具有了操控黄沙的神力。
在阿兹尔奇迹般的神力塑造下,因上次能量暴走而有所缺损的太阳之城快速回到原来的模样,也包括城市边缘奴隶生活所需的狭小石洞。
一品酒娘 那時煙花
对奴隶制深恶痛绝的希维尔,想到自己可能被这个皇帝奴役的可怕下场,便带着恰丽喀尔远远的逃离了,哪怕这之后阿兹尔说是她的血液让他复活,并亲切的称呼她为女儿,许诺给她这世上想要的一切。
从父母被萨恩斯人这些臭名昭著的沙盗所害后,希维尔就为活下去而做了诸多努力,其中就有被一起从小长大,一起艰苦谋生,可谓是最信任的朋友洗劫一空,甚至差点儿沦为大部落中奴隶可怕经历。
所以希维尔才对那些奴隶居住的石洞极为熟悉,反感。
就算没有这个原因,一直以来都是自己做主,奋斗的希维尔,也能用身上如地图般从横交错、密密麻麻的伤口来证明…她不要被人怜悯,赏赐也能活得很好。
重生之閻王總裁的暖妻
“抱歉,我没想到你还有这种遭人背叛的经历…还说了那种自以为是的话。”
听完希维尔讲述前因后果的道森,为先前的话语果断致歉,她洒脱一笑摆摆手道:“没关系的,我那个朋友已经永远的沉睡了…我还为他做了一座豪华的墓室,送了许多珍贵得陪葬品。”
“呃…干得好。”
没想到希维尔会如此做的道森难免意外,她对此也挺意外:“我这人其实挺记仇的,你今后可要小心点。”
“我怎么得罪您了?”
五行神醫
眨眨眼的道森一脸茫然,希维尔丢来一对白眼:“因为你们性格很像,看到你,我就会不由自主想起我那可怜可恨又难以忘怀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