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来早了就这点不好,碰到的是被封过大号,小号也被史诗级削弱的伏地魔。
虐起来,手感肯定是够舒服了,但威廉只想被对方来虐啊。
你过来啊!
神醫庶女:殺手棄妃毒逆天
盛寵奸妃
畫破虛空 轅帝
来虐我啊!
虐肯定是没法虐的,就伏地魔这小身板,他大概是想起了阿尔巴尼亚的事,看见威廉就直接自爆了。
这么干脆到让威廉有些不好意思,于是第二次循环再来,就没有钉住虫尾巴。
这样你们有点自信了吧?
但没想到,彼得当场就钻洞跑了,把伏地魔丢在了原地。
好吧,这才是彼得的作风。
威廉反复试验了十几次,结果都是一样的。
因为伏地魔以为计划泄露了,邓布利多恐怕也来了。
既然失败了,那肯定得先自爆、再跑路,不给邓布利多一点机会……但威廉真的只是一个人来啊!
身后没有邓布利多!
没办法,他只好等伏地魔彻底复活再来。
我在末世有套房
不然人家直接自爆,根本不跟你整这些花里胡哨的。
威廉痛定思定,突然又有了新的想法。
他没必要以自己的样貌来这里,直接变成其他人好了。
比如……威廉看了看自己的基因库。
嗯……是有不少可用的头发,供他进行复方汤剂。
第四百次循环。
夜深时分,所有的学生都在院长的组织下,朝着各自的学院走去。
鼠貓同人錦禦行
马尔福正带着妻子纳西莎,在迷宫寻找德拉科。
两人在一片草丛里,找了半天,才找到了衣衫不整的德拉科。
在他身边还有一把大棒,女僵尸早就逃之夭夭了。
马尔福魔杖对准自己儿子,道:“快快复苏。”
德拉科缓缓醒来,看向老马尔福,眼泪就蹭的流了下来。
“爸爸……”
“是谁干的?”纳西莎流着泪,愤怒地说。
马尔福也是怒气冲冲。
敢动他儿子……不想活了?
“我没看见……有人抢走了我福灵剂,然后一只女僵尸就把我拖到了草丛里……”
马尔福呜呜地哭起来。
这次福灵剂不是威廉抢的,而是赫敏抢的。
威廉下午的时候,告诉她可以来抢福灵剂。
如果是威廉,肯定是直接光明正大的抢走。
赫敏则没有那么高调,小心地穿着隐形衣来抢的。
所以德拉科没有看见是谁干的。
“算了ꓹ 先回去吧。”马尔福感觉手臂上的烫伤更严重了。
三人朝着城堡走去,在一个路口分开ꓹ 马尔福则转身向禁林边缘跑去。
他来到了禁林边缘,突然掏出魔杖,警惕朝着某个大树看去。
“是谁ꓹ 出来!”
“是我,别紧张ꓹ 卢修斯!”
卡卡洛夫从大树后面走了出来,他攥紧左臂ꓹ 脸色冷峻道:
“你也感觉到了吧ꓹ 主人……在召唤我们。这可是十几年来,第一次啊。”
清末英雄 貳零肆柒
“你什么意思,想向魔法部举报我?”马尔福警惕道。
“举报你,你在开玩笑吧?主人已经回来了……”卡卡洛夫严肃道。
“这时候还与魔法部站在一块……那和45年加入格林德沃有什么区别?!”
“你屁股挪的到快。”马尔福讥笑道:“别忘了,当年你可是靠着出卖食死徒,才被魔法部饶恕了罪责。”
这话倒是不假。
伏地魔倒台后,卡卡洛夫也被疯眼汉抓了ꓹ 于是他就化身带路党,各种抓食死徒。
因为卡卡洛夫被关入阿兹卡班的食死徒ꓹ 不在少数。
所以ꓹ 在逃脱了罪责的食死徒圈子里ꓹ 大家都不太待见卡卡洛夫。
食死徒要有骨气!
他们最恨这种带路党!
“你又比我好到哪里呢?不也是靠着贿赂ꓹ 说自己中了夺魂咒,才逃脱阿兹卡班?”卡卡洛夫互揭老底。
“你今晚没有中夺魂咒吧?”
马尔福哼了一声道:“所以ꓹ 今晚你来找我干吗?是准备向魔法部通风报信ꓹ 还是想逃跑?”
“当然是……”卡卡洛夫摸了摸胡须ꓹ 道:“和你一块去见主人了。”
马尔福不知道卡卡洛夫葫芦里卖的什么魔药,不过还是点点头。
一旦出了事ꓹ 他就把卡卡洛夫交给伏地魔,当作他抓来的叛徒。
想来主人会满意的。
“西弗勒斯没来?”马尔福突然问道。
“不知道,今晚他没和我在一块。”
马尔福叹息一声。
斯内普这次估计铁了心,要和邓布利多混了。
当年,伏地魔倒台时,只有斯内普是邓布利多作保,说他是这边的间谍。
那个时候大家才知道,原来斯内普早就抱上了邓布利多的大腿。
也是因此,马尔福一直和斯内普保持良好的关系,佩服他的战略眼光。
但现在主人回来了……斯内普大概是要没了。
“走吧。”马尔福说。
两人走到了禁林边缘,开始幻影移形。
……
……
墓穴前,
这次的伏地魔终于按照计划,复活成功。
他在狂笑。
總裁的蘿莉甜心
在等待仆人的到来。
作为胜利者的他,又开始和哈利聊天。
这是胜利者的雍容。
“哈利·波特,你正站在我父亲的尸骨上。”伏地魔轻轻地嘶声说。
“他是一个麻瓜加笨蛋……就像你的母亲一样。但他们都有用处,是不是?
你小的时候,你妈妈为保护你而死……我杀死了我父亲,你看,他死后派上了多大用场……”
伏地魔笑起来。他一面来回踱步,一面扫视着四周,一条如尼纹蛇在草地上转悠。
“看到山坡上那所房子了吗,波特?我父亲在那里住过。我母亲是个巫师,住在这个村子里,爱上了他。
可当她说出自己的身份之后,他抛弃了她……我父亲他不喜欢魔法……”
“他离开了她,回到他的麻瓜父母身边,那时我还没有出生,波特。我母亲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我在麻瓜孤儿院长大……”
“但我发誓要找到他……我向他报了仇,那个给我取了跟他同样名字的人……汤姆·里德尔……”
伏地魔继续踱来踱去,红眼睛在坟墓间来回扫视。
“呵呵,听我在这里回忆家史……”他轻声说,“啊,我有点儿伤感了……可是看吧,哈利!我真正的家庭回来了……”
空气中突然充满了斗篷的窸窸窣窣声。在坟墓之间,在杉树后面,每一处阴暗的地方都有巫师幻影显形。
他们全都戴着兜帽,蒙着面孔。他们一个个走过来……走得很慢,小心翼翼,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病書生 陳青雲
伏地魔沉默地站在那里等着。
马尔福噗通一声,第一个跪倒在地,缓缓爬到伏地魔跟前,亲吻他黑袍的下摆。
“主人……主人……”
他低声唤道,热泪盈眶。
他身后的食死徒也是一样,每个人都跪着,爬到伏地魔身边,亲吻他的长袍,然后退到一旁,站起身,默默地组成一个圈子。
唯有卡卡洛夫没有动弹,他还在饶有兴趣地望着马尔福表演。
好家伙……没想到马尔福也是演技派,刚刚那几声主人,声音都带着哭腔。
所有人都看向卡卡洛夫。
马尔福也是奇怪地望着他,在思考要不要将他拿下。
卡卡洛夫今晚似乎很……勇啊。
等等……他不会通风报信,把邓布利多带来了吧?
马尔福眯起眼,随时准备跑路。
伏地魔今晚似乎很有耐心,他没有理会卡卡洛夫,而是环视着一张张戴着兜帽的面孔。
尽管没有风,但圈子中却似乎掠过一阵细微的沙沙声,仿佛那圈子打了一个哆嗦。
圈子上还留着一些间隔,好像等着其他人的加入。
然而,等了片刻后,伏地魔却不再期待有人来了。
“欢迎你们,食死徒。”他平静地说。
“十三年……从我们上次集会已经有十三年了。但你们还是像那天一样,响应我的召唤……就是说,我们仍然团结在黑魔标记之下!是吗?”
伏地魔抬起狰狞的面孔,张开两条细缝一样的鼻孔,在空气中嗅了嗅。
在妖魔戰國當狗的日子 鴨腿炒飯
“我闻到了愧疚,”他说,“空气中有一股愧疚的臭味。”
“我看见你们,健康无恙,魔力一如从前——这样迅速地赶到!——我问我自己……为什么这帮巫师一直不来帮助他们的主人,帮助他们宣誓要永远效忠的人?”
“我回答自己,”伏地魔轻声说,“他们一定是相信我不行了,以为我完了。”
“他们溜回到我的敌人中间,说自己是无辜的,不知情,中了夺魂咒……”
“或许他们现在已经效忠他人……说不定就是那个鹰钩鼻,那个泥巴种和麻瓜的保护人,阿不思·邓布利多?”
伏地魔终于看向卡卡洛夫。
“是不是?”
卡卡洛夫没有动弹,反而咧嘴笑了笑。
惡人修仙 羅霸道
“我了解。”伏地魔招了招手,那条如尼纹蛇游了过来,贴在他的手心蹭了蹭。
伏地魔一边撸着蛇的脑袋,一边平静道:“你在德姆斯特朗当了校长,生活过得很好。有魔法部和邓布利多保护你。
你不再需要我的庇护,你对我一点留恋也没有,对食死徒的身份也很厌恶。”
他顿了顿,望着卡卡洛夫,神情哀伤道:
“你甚至不愿意跪下叫我一声主人!”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