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陛下御驾亲征高句丽,胜利了。
辽东道成立了!
通过飞鸽传书和各个报纸的宣传,短短几天内,这些消息就已经传遍了河北道、河南道和关中各地。
商人们蜂拥而至就不用说了。
就连一些看起来不相干的人,也来到了辽东城。
“师父,从这两天了解的情况来看,我大唐灭高句丽之战,比报纸上说的还要精彩的多啊。”
辽东城的一处酒楼之中,郭得志和郭云鹤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边品尝美食,一边欣赏街面上的热闹景象。
作为五合居和味之素的金牌说书人,郭得志和郭云鹤这对师徒,如今算是长安城说书界的扛把子。
这些年,伴随着地位的稳定,他们已经不再每天都亲自上场,只有在一些特别的日子,或者自己有好的说书材料的时候,才会出来说一场。
不过,这不但没有让他们的名气受损,反而无形之中提高了他们的神格。
甚至五合居和味之素的生意,也会因为他们的出场而变得更好。
这么一来,他们越发的爱护自己的羽毛,不愿意说一些没有什么内涵的东西。
但是,长安城虽大,每天都要找到一些很有意思的故事,可没有那容易。
当李世民率领的大军在辽东战胜了高句丽,一些故事通过《大唐日报》、《长安晚报》等报纸慢慢传开之后,郭得志敏锐的意识到了一个新机会。
去辽东,寻找第一手的素材。
将大唐出征高句丽的各种故事进行整理,不仅可以满足自己很长一段时间的说书需求,还能借着这个机会出一本书。
郭得志连书名都想好了,就叫《辽东从陛下御驾亲征开始》。
至于这一次远行,会不会影响五合居的生意,郭得志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是啊,现在看来,不仅陛下带领的大军在辽东取得了大胜,楚王殿下这个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功劳也一点不小啊。甚至他在平壤那边的行动,更加充满魅力,充满了神奇,可以给我们说书人很多的发挥空间。不过可惜的就是到现在为止,我们只能跟一些普通的士卒打听消息,要是能够跟直接帅军作战的将领们沟通的话ꓹ 那就太好了。”
郭得志对这一次的辽东之行充满了期待。
从开始的几天来看,情况也很让他满意。
“师父ꓹ 其实以您在长安城的名气,军中但凡是从长安而来的将领,应该都听过你的名字。要不这样ꓹ 我们找辽东城最有名的一家酒楼,然后每天下午在那里说书ꓹ 通过这个来结实一些辽东城的新权贵,或者看看能不能在这个场合找到认识的人ꓹ 为我们的新书提供更多的素材。”
郭云鹤在长安城的时候ꓹ 也算是结识了一些人脉。
而作为入行更久的郭得志,自然也有自己的熟客。
这种关系虽然比较淡薄,如果你求人家帮你办什么重要的事,基本上是靠不住的。
但是如果只是简单地打听一些故事,那还是很有可能成功的。
“虽然感觉有点怪怪的,但是你这个方法倒确实可以试一试。”
郭得志觉得自己离开长安城,是为了寻找说书的素材ꓹ 为了自己的《辽东从陛下御驾亲征开始》。
如今反过来为了这些东西,又要在辽东城说书。
“嗯ꓹ 那我们吃完饭就去打听一下ꓹ 看看辽东城内ꓹ 哪座酒楼的名气最大ꓹ 我们就去哪座。”
劍指江山紅顏
郭云鹤倒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被人拒绝。
事实上,辽东城的唐人ꓹ 现在完全就是高句丽人不敢惹的存在。
新成立的警察署办案的时候ꓹ 但凡是其他人告唐人的ꓹ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你来一顿板子。
没办法ꓹ 辽东实行等级制度跟其他地方可不一样。
其他等级的人要高身为一等人的唐人,就得先承受一顿板子。
要是不愿意挨打,那可以不告。
……
金太的三叔金华是一个落魄文人,当初错过了入股金太打铁铺子的最佳机会,让人悔恨不已。
不过,看在金华是自己唯一尚存的长辈的份上,金太对他还是很关照的。
金太打铁作坊的一些文书工作,都交给了金华来负责,还给他开了很是丰厚的工钱。
这一次,金太师徒千里迢迢的来到辽东开始分号,金华也跟着一起来了。
不过,作坊草创初期,根本就没有什么文书工作需要金华去处理的。
所以这几天,金华就一直在辽东城里闲逛。
虽然金华有那么点游手好闲,眼高手低,但是其实还是有那么几分才气的。
“鑫儿,你发现没有,辽东城这段时间来了非常多的外来商家,他们非常迫切的想要了解辽东城乃至整个辽东的一切;刚刚我还在好几个杂货铺面前,听到有人问有没有报纸卖。”
金华虽然是文人,但是却是想发财想的快要发疯了。
对于唯一的一个儿子,他直接就起了一个金鑫的名字。
送到金太作坊的免费小学读完小学之后,金华就把金鑫塞进了金太打铁铺子,让他帮忙跑业务,美其名曰:为侄子分担负担。
“阿耶,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这些商家来辽东,当然是想要挣钱;而要挣钱,自然就要多了解辽东的情况;其他怀着各种目的来到辽东城的人,也都有这个需求。”
金鑫跑业务的时候,还蛮机灵的,不过他一门心思都在推广金太打铁作坊的产品上面,倒是没有其他心思考虑别的。
“我留意到了,《大唐日报》在长安城只要一文钱一份,但是在辽东城却是五文钱一份,往往还供不应求。这上面的消息,都已经是十几天以前的了,却是还这么受欢迎。鑫儿,你说阿耶要是在辽东城创建一份报纸,是不是可以卖上好价钱呢?”
金华蹉跎了这么多年,也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
如今突然发现了这么一个商机,忍不住抛出来跟自家儿子商讨。
帝玄
“嗯?”金鑫停下了脚步,盯着自己阿耶,“阿耶你这个主意不错,我一会就跟大哥提议,让他考虑开设一家报社。”
“啊?”金华愣了一下,“阿耶的意思是我们父子自己开设一个报社,为什么要让金太来搞呢?他已经那么有钱了,也不差报社的这点钱啊。再说了,我以前在长安城的时候,每天不得把《大唐日报》、《长安晚报》、《曲江日报》、《月亮报》给看完?你们都没有我有经验啊。”
金华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个挣钱的商机,自然是不愿意错过。
虽然他自己的才华比较有限,但是由于天天看报纸喝茶,对于报纸的排版、文章撰写之类的东西,他都有几分了解。
甚至他还给《大唐日报》投过稿子呢。
“阿耶你居然看《月亮报》?”
“啪!”
金华脸色一红,不过立马就一巴掌拍在金鑫头上,有点恼羞成怒的说道:“抓住重点,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赶紧开一家报社。规模也不需要很大,写的东西也不用说有多么高深,只要简单的把辽东最近一年发生的事情,以及辽东城内每天都发生的事情,稍微整理一下,刊登在报纸上面。”
“阿耶,你是认真的呀?”
“废话!要不然你以为呢?”
“如果你真的有这个想法,那么我支持你!”
金鑫盯着金华的脸色看了好一会,确定自己这个不大靠谱的老爹,这一次似乎是认真的。
这么一来,他对举办报社的态度自然就有变化了。
长安城如今已经有大大小小几十家报社,如果你没有太大的野心的话,经营一座报社其实并不是特别的难。
难就难在你怎么在确保影响力的情况下,让报社长期的生存下去。
焚情面紗:致命毒妻,難溫柔
“好,那我一会就去找金太帮忙做担保,直接去大唐皇家钱庄借一笔钱。刚刚路过的时候,我已经看到辽东城的大唐皇家钱庄分号已经开业了,肯定有很多的优惠在那里吸引着大家去借款。”
金华倒还要几分脸面,没有直接说要找金太要或者借。
事实上,他要是脸皮厚一点,金太当初也不会真的不给他一点作坊的股份。
“可以!不过报社的开设,没有那么容易,除了找大唐新闻出版署在辽东的分支机构审核之外,我们还得请一批数量的匠人,购买一批设备。辽东百废待兴,很可能印刷报纸的纸张,都不一定能够得到保证。还有,人家《大唐日报》,都是养着一帮写手,才能确保每天都有好文章、好新闻面世,如果阿耶你要搞的话,这些都需要提前考虑。”
“所以一会还是得找一下金太。我们去搞一份报纸,对金太打铁作坊来说,其实也是有好处的。我们甚至可以直接把报纸的名字就叫做《金太日报》啊。”
金华看来是赖定了金太,觉得自己的这个梦想一定要想办法实现,这比什么都重要。
“阿耶,算了吧,你还是叫做《辽东日报》来的实在。我们重点关注辽东地区发生的新闻,将辽东的风土人情、气候环境进行介绍,同时将今年各个城池的攻城战之中发生的故事进行整理刊登,到时候《辽东日报》对于刚来的辽东的人来说,就是居家必备的好东西。哪怕是我们卖十文钱一份,也有人要吧。”
金鑫的脑子很是灵活,在下定决心支持自己阿耶搞报纸之后,立马就有了一些思路。
很显然,走《大唐日报》这样的大报社的路子,短时间内肯定是行不通的。
现在已经发现很多人对辽东的事情感兴趣,那就专门写大家感兴趣的东西就行了。
读者喜欢什么,我就些什么。
金鑫觉得这应该就是《辽东日报》的办报宗旨。
“没错,到时候我们的《辽东日报》肯定可以成为辽东百姓家喻户晓的报纸,为我们金价家带来丰厚的收益。指不定到时候金太打铁铺子也还得花钱来我们《辽东日报》上面来打广告呢。”
金华越说越兴奋,仿佛自己已经成功的办了一份报纸。
读了这么几年的报纸,金华对于报社的影响力有着比较深刻的认识。
“行,要么不做,要做就尽快。大哥现在已经选好了作坊修建的地址,这段时间基本上都很少回来住。我们可以先在宅子里找一个小院子,先作为《辽东日报》的办公地点。至于稿子的问题,我觉得阿耶你可以自己写一部分,然后我们花钱聘请人写一部分,等以后才考虑聘请专门的写手。”
金鑫显然很清楚自己阿耶如今面临的创业境况,知道小投入、快产出、滚动发展、敢为世界先,这才会《辽东日报》的发展机会。
否则,不用两个月,辽东城可能就会有《辽东晚报》、《辽东报》、《北方日报》之类的报纸,把《辽东日报》的生存空间给挤压掉。
“吾儿此计甚合我意,就这么办了!现在也别逛了,赶紧找金太帮我们担保,去大唐皇家钱庄的分号贷一笔钱出来再说。”
地下城之逆轉乾坤
金华说完,就掉头往回走。
快节奏的辽东城,让他生出了一种时不待我的感觉。
已经年过四十的他,重新焕发出了新春。
……
阿麥從軍 鮮橙
“王爷,这辽东城恢复元气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不少呢。”
在辽东城的大道上,王玄策跟在李宽身后,有点感慨的关注着四周的一切。
按理来说,战乱之后,应该是民生调蔽,商业凋零才对。
但是辽东城的情况,却是完全不同。
要是那泉仆思泉下有知,估计心中会非常郁闷吧。
“辽东城已经攻下了两个多月了,当初里面遭受到的战乱的破坏又相对有限。如今有大量营州、幽州过来的商家,还有从长安等地远道而来的各种人,自然就热闹了。一个地方,只要有商业价值,就会吸引人的到来,就会热闹起来。你看那登州,以前不也冷清的要命,现在呢?”
辽东毕竟生活了超过两百万人,作为辽东第一大城的辽东城,人口就超过了二十万。
如今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人员进入,再加上大唐的大军还驻扎在这里,实际生活的人口已经有三十万了。
大家也别觉得三十万少,认为后世随便一个地级市都是人口超百万,甚至一些县里面的人口都已经超过百万了。
但是,在唐初的情况下,三十万的城池,绝对算是大城了。
“哔!哔!”
就在此时,附近巡逻的警察口中,吹响了尖锐的哨声。
只见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飞快的往人群之中跑去,而身后则是两名警察紧追不舍。
更后面,则是一名唐人模样的人物在那里大喊着,“我的钱袋,我的钱袋被偷了!抓小偷啊!”
“王爷,要不要过去帮忙?”
王玄武看到李宽停下脚步,以为他想要见义勇为。
“不用,已经有人出手了!”
李宽的话音刚落,那个逃跑的男子就被几个路人给联合拿下了。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几个路人很显然就是高句丽人,而那个小偷模样的人物,也是高句丽人。
“这警察署从室韦、靺鞨联军的俘虏当中选出了一帮人当警察,还真是下了一步好棋。这帮人巡逻的积极性,似乎比谁都高。特别是涉及唐人的案子,这帮人比谁都积极。”
虽然警察总署在李宽的控制之中,但是辽东城的警察署的设立,李宽并没有过多的插手。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马周的安排很是妥当。
“其实要我说,还是王爷您给辽东道设立的等级制度,意义非同凡响。这些高句丽人为了能够立功抬升等级,对付起自己的同胞来,比谁都狠。现在这些高句丽人,恨不得自己身边的同胞能够犯错,然后自己去举报,去主持正义,然后顺利的从四等人变为三等人,再变为二等人,从而实现阶层的跃变。”
王玄策也将刚刚发生的一幕看在了眼中。
媚君心,鳳傾天下 藍冰紗
如今的辽东城,虽然高句丽人还是数量最多的,但是话语权却是牢牢的掌握在唐人手中。
许多“聪明”的高句丽人,已经开始选择抱大腿。
甚至一些高句丽人直接就选择了卖身成奴。
大美時代
只要选对了东家,做一个奴仆也比在辽东做一个高句丽人来的舒服。
“这个阶层跃变的机制,需要一套严格的户籍制度去配合。否则很难区分出不同人的区别,也很难严格的将这套制度执行下去。玄策,回头你去一趟警察署,把我们之前讨论的身份证的管理方法跟警察署说明一下,让他们试着给辽东城的所有人员都颁发一张身份证,加强对人员的管理。”
作为一个新纳入大唐怀抱的城市,要想精确的管理起来,避免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捣乱,推行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显得很有必要。
商韻 泡書吧
虽然这些制度对人员的流动会带来一些不便,但是影响其实非常有限。
大宋的智慧
因为作为一等人的唐人,其实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依靠刷脸来横行辽东城。
毕竟突厥人、室韦人和靺鞨人,跟大唐人有着明显不一样的外表。
而大部分的高句丽人,身上的气质也都跟唐人不大一样。
“没问题,我今天下午就去一趟警察署。事实上他们已经在做类似的工作了。辽东生产建设兵团如今已经在城外选择了一片区域作为首批开荒目标,许多高句丽奴仆已经开始作为赏赐分配给了将士们。他们的户籍也都是直接落在了将士们的头上。”
李宽虽然没有太过关注辽东城内的变化,但是王玄策不一样。
他每时每刻都在把我这辽东城发生的事情。
也正因为有王玄策在身边,李宽才可以安心的当个甩手掌柜。
“嗯,生产建设兵团的发展是重中之重,如今薛礼在负责这一块业务,你有空的时候也多去给他提点一些意见。过段时间,观狮山书院也会来一批学员加入到兵团当中,各个作坊的人员也会过来的越来越多,你要是忙不过来,可以从书院里头找几个用得顺手的学员放在身边培养。”
王玄策这些年也是忙得够呛,李宽也是看在眼中。
为了长远考虑,也是时候要培养一些新的人才。
而观狮山书院的学员,自然是最佳选择。
“王爷,你放心,有王富贵帮忙协调,其实作坊那边的事情,基本上不需要我太多操心;反倒是长安城那边,从最近收集的情报来看,似乎情况有点变化,王爷应该早作安排。”
李世民御驾亲征之后,李承乾这个太子监国,很是搞了些小动作。
再加上李泰没有李世民这个亲爹罩着,也是实力大减。
但是偏偏他一点都没把李承乾这个监国太子放在眼中,长安城里头的气氛,莫名的诡异了几分。
有点膨胀的李承乾,已经有点要忍不了李泰了。
“不着急,陛下龙体安康,不管是谁,都掀不起什么风浪。”
李世民一如既往的不表态,让王玄策很是捉急。
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尽量的多收集一些情报,避免楚王府陷入被动的局面当中了。
“《辽东日报》,新鲜出炉的《辽东日报》,十文钱一份,一份报纸阅尽辽东大事!”
“新一期的《大唐日报》到货了!快来看,快来瞧!”
“炊饼,一文钱一个的大炊饼!”
“悦来客栈开业大酬宾,首次住宿享受五折优惠!”
“天上人间,只有你想不到得,没有我们做不到的。怡红楼新来一批官宦女子。”
亂世妖嬈:鳳惑天下 瑤小七
听着耳中不断飘过的各种各样的喧哗声,李宽感受到了辽东城的活力。
有辽东生产建设兵团,程处亮和秦善道又掌控着辽东道北部屏障,楚王府可以把辽东道作为一个新的发展重点。
他日如果有什么不测,也可以有一个腾挪的地方。
毕竟,多一个选择,总好过到时候手忙脚乱。
李宽也不愿意有一天,变得只能流落海外。
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