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道空間
小說推薦仙道空間
王弘在秘境中转悠多日,终于找到一个四周无人之处。
惹火燃情:首席老公好誘人 韓小希
现在想找到一个这样的地方,实在不容易。
用最快的速度,将四周能收走的宝物全都收走,然后潜入地下,再次建立一个隐匿窝点,准备潜伏休息一段时间。
每天都处于这种不安全的环境中,每走一步都要精心查探,时间长了是很疲劳的。
不止是他,其他修士也会时常找机会藏起来休息。
他前几天还曾经遇到一个,他不少心走近了这名潜伏休息的修士,此人便以为有机可剩,还主动偷袭他来着。
不过他的攻击力度显然还不够,无法攻破王弘身上的甲胄,最后反而被王弘所杀,其在秘境辛苦探索所得,白白便宜了王弘。
王弘将一切布置妥当之后,便进入了空间。
他才一进入空间,立即便发现了不对劲,空间里的灵力正在快速地被消耗。
灵力浓度迅速地下降,一些高阶灵物显得萎靡不振。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又有灵植进化变异了?”
对此,他也有些经验,有些灵植变异就会出现这种现象,不过没有这么强烈,反正总归是好事。
王弘暂时顾不上其他,连忙拿出大把灵石,抛撒在灵田里。
这些灵石落入土地后,被快速分解,化为灵气,补充着空间里的亏空。
感觉还是不太够,又撒了一大堆灵石,这个时候,他才有精力仔细查找灵力流失的原因。
神识扩散,笼罩整个空间,感应着空间里的灵气流转。
空间里越是高阶的灵物,其生长过程中所需要消耗的灵力就会越多。
所以,他神识笼罩全场时,就能感应到,空间里密布着无数的灵力漩涡。
每一个灵力漩涡代表一株灵植,经过他多年种植经验证明,在一个灵力漩涡的范围之内,只能存在一株灵植。
若是一个灵力漩涡范围之内,生长一株以上灵植,则表示生长过密,会影响其成长。
他现在感应着这无数的灵力漩涡ꓹ 很快就发现了目标。
只见他以前放置玉棺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力漩涡ꓹ 远远超过了几株仙植和碧玉树。
导致玉棺周边的几株灵药都已经开始枯萎了。
原来是这东西,他刚才还以为是空间里某株灵药又要变异了。
玉棺竟然还有反应,这让他突然产生一种危机感。
他记得这具玉棺中可还是有一具女尸的。
“难道是尸变了?”
不管怎么样ꓹ 先还是阻止这一切再说。
当即,随着他的意念ꓹ 空间里的灵力不再向玉棺流去,很快ꓹ 玉棺周边就成了一片灵力真空ꓹ 让这玉棺再也无法接触到灵力。
然而,玉棺在吸不到灵气之后,竟然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要与王弘强抢灵力。
以王弘对空间灵气的掌控,渐渐地落入下风,一些灵力突破他的阻挡,向着玉棺流去。
这还是王弘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只见更多的灵力再次向玉棺流去ꓹ 他对灵气的操控已经完全失灵。
王弘当机立断,退出了空间ꓹ 同时将玉棺也从空间里带了出来ꓹ 他可不敢再把玉棺留在空间里吸他的灵气了。
按照玉棺这种吸法ꓹ 将他空间里灵气全都吸干都有可能。
而且ꓹ 谁也不知道这玉棺吸收那么多灵气想要干啥,万一里面的女尸真的来个诈尸ꓹ 他可消受不起。
想到这里ꓹ 他从空间里一出来ꓹ 将玉棺往地上一扔,连布置在此处的阵法也不要了ꓹ 转身就逃。
这东西他惹不起,只能远远地躲开,离得越远越好。
这具玉棺被王弘带出空间之后,便没有再吸收灵气。
但玉棺却在轻轻地颤动着,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剧烈,仿佛里面的女尸要从里面出来了一样。
王弘虽然逃离了这处临时密室,但神识依然紧密关注着后方的玉棺。
见到玉棺发生如此变化,他心中大骇,吓得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但在这布满空间裂缝的地方,速度再快也快不到那里去。
王弘还没逃出几里远,玉棺的震颤更大了,原本王弘用黑刀也劈不开的玉棺,此时棺盖在一声巨响中飞起。
棺盖打开后,原本静静躺在里面的女尸慢慢地站了起来。
女尸仍然紧闭着双眼,身躯似乎还有些僵直。
王弘一直都在关注着这边,此时女尸从玉棺里面出来,他才真正看清此女的真面目。
此刻虽然心中惊骇,但还是忍不住在心中惊叹,世间竟有如此绝美女子。
此时这名女子,身着红衣,二八年华,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螓首蛾眉。
只是面色有些苍白,王弘看不出此人倒底是死是活,身上的生机若有若无,仿佛界于生死之间。
身上的气息也明灭不定,忽高忽底,一会散发出让人惊骇的绝世强者气息,一会又仿佛只有练气期。
红衣女子站起后,原本供她沉睡的玉棺此刻迅速缩小,投入到红衣女子胸前一只小巧的吊坠中。
正在逃跑中的王弘,见到红衣女子朝着他逃跑的方向转身时,便知不妙。
这时他也顾不上空间裂缝这些,立即激发身上的甲胄,无数的符文在甲胄上快速流转起来。
只一瞬间,他便暴发出化神修士的极致速度,冲过无数空间裂缝,出现在十里之外。
他相信,全力暴发速度的情况下,再有片刻就能逃出升天了,只是不知道自己身上这套甲胄能坚持多久。
这套甲胄虽然比起上一套品质更好,但与这种空间裂缝硬抗,损伤还是很大的。
但现在没法想那么远,先逃出去再说。
然而,他的神识中,那名红衣女子只是向前迈出了一小步,便跨越了十里空间,直接出现在他身后一尺之处。
此刻,王弘与红衣女子已经挨得极近,王弘甚至能闻到红衣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淡淡幽香。
当下,王弘不做任何犹豫,再次遁出了十里。
然而让他绝望的事情出现了,红衣女子仍然只迈出一小步,再次出现在他身边一尺之处。
这下他是彻底不抱逃脱的希望了,而且身上的甲胄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他刚才还留意了一下,红衣女子身形移动的方式极为玄奥,有点你传说中的缩地成寸,也有点像是瞬移。
但无论是什么神通,但至少他看出来了,这秘境中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对于红衣女子没有任何影响。
鬼磨刀
这些空间裂缝从她身上刮过,人家连挠一下痒痒都不用。
这么一来,他还有什么好逃的,还不如转身直面危险。
幸好红衣女子没有直接下杀手,只是静静地站在王弘身边。
“这位前辈,在下无意冒犯,还请恕罪!”王弘深深地施了一礼,解释道。
红衣女子没有任何反应,仍然紧闭着双眼,就那么静静地站着,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若不曾見過你
“要不我送你回原来的宫殿,让你继续安睡?”
王弘试探着问道,保红衣女子仍然毫无反应。
“或者是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红衣女子……
“你是不是需要灵石?我可以把灵石全都交给你。”
“你……”
王弘试着与对方沟通,什么话都说了,哀求的,表示帮助的,赞美其美貌的……
但红衣女子似乎已经认定了他一般,只要他一动,红衣女子立即就会跟上,与他保持着很近的距离。
他也不敢主动去攻击红衣女子,感觉这种行为与寻死无异。
至少现在红衣女子没对他出手的意像。
在想了数种办法,仍然无法摆脱红衣女子后,王弘似乎也认命了。
现在他继续一路前行,寻找宝物,红衣女子则双目紧闭地紧随其后,似乎对于他寻宝也没什么防碍。
秘密被探索了十年后,里面每一个地方几乎都已经被探索过一遍。
共和國大閱兵的故事 楊江華
而且,最近几年里面的修士数量增加了许多,总是能碰到其他修士。
让王弘之前很顺利的收取宝物,变得艰难了许多,而且珍稀宝物得数量也越来越少了。
与此同时,在王弘他们之前曾经进入过的那一片宫殿群前方,此刻又聚集了数量更多的修士。
各族修士在将秘境探索得差不多之后,现在又将主意打到了这片宫殿来。
那位名为嵇琪的阵法师,这次又被人找了过来,正在布置他那二十四面阵旗。
对于上一次的失败,自然也有所耳闻,这一次各族修士人数众多,将会永远保留二十四人在外主持阵法。
这样一来,入口能维持的时间会更长久。
同时还会有数十人留在外面负责接引己方势力的人手,显然是防着谁又效仿荒族的做法。
这一大群修士再次涌入了这片宫殿群中,大肆搜刮着里面的各种宝物。
在一处宫殿之中,几名修士此刻正对着一道阵法,疯狂地攻打着。
这道阵法他们看不懂,上面还写着一些仙界文字,他们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龍鳳鬥——毒醫嫡妃 魔蓮
但这并不能阻止他们的疯狂,因为,他们看到这道阵法之下,放着一件宝物。
此物为一只有三寸的方印,上面散发出七彩宝光,此物绝非凡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