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华芙朵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宛如千斤石鼎,压在所有人心头,让众人心神恐慌。
她的愤怒、她的仇恨,极具感染力的施加在每一个人身上。
这、就是来自古今高手的怒火。
这、就是与古今强者为敌的压力。
冰山小叔別過來
掺杂在氛围中的暗涌,宛如一个无穷黑洞,将人们的意识拖入深渊。
风无痕,白驹过隙,就在众人愣神刹那,华芙朵手中佩剑锋芒一线,看似将天地划分两段,刺向了华禹孟。
爆笑田園:農家小地主
这一刻,华禹孟仿佛预见到未来,看到自己被华芙朵一剑封喉,饮恨长眠的未来。
这一刻,华禹孟才深切的意识到,华芙朵的武功远比他预料中更强,古今高手绝非像他这样的等闲之徒能够揣摩与招惹。
識汝不識丁 酥油餅
架不住、躲不开、死定了!
华禹孟本想挑衅华芙朵,然后在她攻击自己的时候,闪身躲到南丹红的后方。
如此一来,南丹红便成为他的替死鬼。
農門辣妻:田園種包子 朵朵殿
一旦华芙朵气急败坏,斩杀南丹红,她便会沦为众矢之的,饱受江湖人批判。
弑父欺师灭祖!华芙朵犯下的江湖大忌,就是白泽天宫的邪君,都不曾做过,也不敢去做!
华禹孟就是想让华芙朵成为一代女魔头!古今第七人,便是丧尽天良,十恶不赦的女魔头!
华禹孟是这么想的,可惜他误判了华芙朵的实力……
当华芙朵剑芒刺来之时,华禹孟根本来不及闪躲,摆在他面前的,只有死路一条。
华禹孟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他不想死,他还有宏图霸业,还有称霸武林的江湖梦尚未完成。
就算死,华禹孟也不愿意死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不愿意死得如此窝囊,死在华芙朵这个孽种的剑下。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华禹孟发誓,他一定会在华芙朵出生当天,亲手掐死这只孽畜!
在剑芒闪过的刹那,华禹孟仿佛看到自己的人生尽头。
但是,在预知到自己的未来,在面对死亡的时候,华禹孟竟笑了,看着逼近的华芙朵,露出一抹阴沉冷笑。
华禹孟不甘心,他不想死,可事到如今,他已走投无路,只能等死。
不过,在万念俱灰的瞬间,华禹孟不怒反笑,因为他知道华芙朵在众目睽睽下杀了自己,弑父罪名木已成舟,这将是华芙朵一辈子都撇不清的孽障。
到时候,世俗的舆论将摧毁华芙朵的人生,夺走她最珍视的一切。
华芙朵可以不在乎世人的眼光,周兴云怎么办呢?
周兴云是华芙朵的师父,而他教出来的弟子,却是个欺师灭祖的邪恶罪人!
武林正道人士,会允许她留在他身边吗?周兴云能顶住江湖人的舆论,不清理门户吗?
慕容沧海、裘震西等人,肯定会借题发挥,把周兴云塑造成培养女魔头、袒护邪道的大罪人。
在临近死亡那一刻,华禹孟心中唯一的欣慰之处,自己虽然会死,但我死后,你们也别想过好。
华禹孟心底盘算的诡计,逃不过周兴云的法眼。
老師的魔王大人 古潤
继承天宫鸢思维方式的周兴云,早在华禹孟挑衅华芙朵一刻,就意识到他蓄谋陷害华芙
朵,要让华芙朵背负骂名,成为天下公敌的歹意。
所以,当华芙朵百无禁忌的刺向华禹孟,周兴云只好挺身而出,去救一个他打死都不想救的人。
华芙朵剑芒逼近华禹孟,为何只有周兴云行动自如,没被华芙朵的气场震慑?
这还用问吗?
周兴云是谁!一个能拿主角光环砍人的存在!他会被华芙朵震慑?开什么国际玩笑!
好吧。以上内容全是扯谈,若有雷同,纯属忽悠。
不吹牛、不造谣,我们来说大实话。
周兴云之所以反应够快,能出手救援华禹孟,是因为华芙朵对他没有敌意,华芙朵是个乖徒弟,可敢向天下人亮剑,却绝不敢忤逆周兴云。
十二星辰之寫輪眼傳說 易水之寒
所以,当华芙朵佩剑锋芒逼近华禹孟咽喉,眼看一剑毙命刹那,周兴云电光火石一枪冲刺,挑开华芙朵手中利剑。
枪尖与剑锋碰撞,擦出零星火光。
华芙朵有些始料不及、有些茫然无措、有些不可思议的收回剑势。
“为……你为什么阻止我?”华芙朵魂不守舍的退了几步,眼中充满了动摇,她无法理解的注视着周兴云。
为什么?周兴云为什么要妨碍她杀了华禹孟?华禹孟明明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他应该帮她才对。他不该阻止她的,为什么?
“你先冷静。”周兴云心头咯噔一跳,华芙朵的反应十分异常。
确凿的说,周兴云没有想到自己拦下华芙朵后,她会哑然失色,仿佛……受到莫大的打击。
华芙朵的情绪显得很激动,周兴云只见她焦急地说道:“你说过会站在我这边的,你答应过我,会站在我这一边的!”
周兴云曾经说过,他会为她与长盛武馆为敌,如今她要杀华禹孟,眼看马上得手,可他却站到了她的对立面,救下华禹孟。
华芙朵无法理解,自己最信任的人,为什么会欺骗她?
难道他听信了华禹孟的话?
难道华禹孟刚才的话,让他对她产生不满?
难道……他也会像其他人一样,嫌弃她、抛弃她?
自己为了成为他眼中的朵儿,可以努力到放弃所有,可他为什么还……背叛她。
“没错,我会站在你这边……”
“那你为什么要救他!”华芙朵咄咄逼人的质问:“华禹孟夺走了我珍视的一切!你为什么还要救他!”
“因为华禹孟想陷害你,他想让你成为全天下人口诛笔伐的罪人!”
“我不在乎!你知道我根本不在乎!天下人怎么想和我没关系!只要你对我好就行,只有你!只有你不可以背叛我!不可以站在我的对面!”华芙朵悲愤交集,猛地横剑指向周兴云。
她害怕、她心寒、她不知道自己错做了什么,周兴云为何突然变了。
变成一个非常陌生,让人感受不到一丝温度的人。
“不……不……我是你的朵儿,我不该是这样的。”华芙朵六神无主似的,放下指着周兴云的佩剑,而后心急如焚走上前,伸手捧起周兴云的脸庞,与他目目相视。
周兴云见状没有动作,因为他清楚自己做出任何抵触的举止,都会刺激到心神混乱的华芙朵。

时华芙朵和他单独谈话时,总喜欢这样贴近望着他。
华芙朵凝视着他的双眼,似乎在寻找什么,然而,仅此一愣间,华芙朵便泪如雨下……
“不、朵儿为什么哭了、朵儿不哭……不是这样的,她会笑的、她会幸福的。”华芙朵痴痴地注视着周兴云眼眸,透过他的瞳孔,看着那个泪如雨下的自己。
仿佛,周兴云眼中的她,才是真实的她。
周兴云眼中的她,永远都是幸福的、快乐的、美丽的。
周兴云眼中的她,不是孽种,不是异类,而是备受溺爱与关怀的华芙朵。
但是,朵儿为什么哭了?
朵儿为什么流眼泪了?
华芙朵紧紧注视着周兴云的双瞳,想找回那个幸福微笑的自己,却看到一个泪如雨下的自己。
华芙朵尝试强颜欢笑,改变周兴云眼中的自己,结果却止不住泪水。
他、背叛了她。
他、抛弃了她。
假的,全都是假的……
到头来,他、也是如此。
果然,这是一个没有温度的世界。
既然如此,世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华禹孟!”华芙朵忽地推开了周兴云,握紧手中佩剑,愤怒地转向华禹孟:“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你夺走了我的他!你又一次摧毁了我珍视的人!全都是你错!”
浑然间,一股庞大的力量,由华芙朵体内外溢,彪悍的内力犹如一场海啸,直接将位于她身边的人掀退。
华芙朵杀意已决,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华禹孟、夺走她人生、改变周兴云的可恨之人。
然后……她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就让天下人来陪葬吧。
“朵儿!”周兴云脑壳裂了,他真没料到,华芙朵会在这个问题上钻牛角尖。
在周兴云的认知中,华芙朵是个非常、非常、非常优秀的天才弟子,她很聪明、很机灵、办事很利索,周兴云交代她的任务,华芙朵总能处理的妥妥当当。
疏忽了,因为华芙朵太聪明,以至于周兴云疏忽了。
华禹孟挑衅华芙朵的意图显而易见,周兴云理所当然的认为,华芙朵如此聪慧,肯定不会感情用事。
可事实却截然相反,一旦问题涉及到他,华芙朵……似乎就会钻牛角尖。
而且,华芙朵钻牛角,钻得还不是一般的深,她简直就想把地心打穿,开辟一条直通大西洋彼岸的隧道。
眼看华芙朵即将暴走,周兴云不退反进,猛地扑上前,伸手捧着她脸庞。
华芙朵总喜欢和他贴着额头说话,今次,周兴云就如她所愿,好好地与她目目相视说说话。
“看着我!看清楚!你看看我眼中的朵儿,究竟还是不是那个朵儿!”
以前的周兴云,无法理解华芙朵的心意,他不明白华芙朵为何总喜欢贴近他,望着他双眸说话。
华芙朵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了什么?
华芙朵为何能从他眼里,看到一个幸福的自己?
华芙朵为什么会认为,他眼中的她,才是真实的她?
今天,周兴云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