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世界的真實系統
小說推薦遊戲世界的真實系統
“明摆着的事情?”
桑切斯颇为无语,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
米高乐随手用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圆:“假如说这就是我们星云大世界。”
然后又画了一个巨大的圆弧:“这就是入侵我们的深渊。虽然很抽象,但是两方现在的实力对比大概就是如此。”
爵少的麻辣愛妻
米高乐叹了一口气,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人心生绝望的地步。
乖乖千金VS黑道王子
當兵時寫的日記 琥v珀
果然,桑切斯听了就有些迷茫:“既然如此的话,我们现在做的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呢?”
三峽大壩的故事 楊江華
米高乐摇了摇头:“怎么能说没有意义呢?如果之前在浮空城的时候,我们依旧还是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怎么可能在那样凶险的情况下离开浮空城?”
“说的没错,你实力的确是一切的基础,是我迷茫了。”桑切斯点点头,还要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神色一变,抬头看向了东方。
米高乐同样如此,他的感觉比桑切斯还要敏锐,他不顾可能到来的危险,直接走出了藏身的山洞,看向了东方。
夜幕下,无数星辰闪烁着光芒,看起来和平常也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在米高乐和桑切斯共同注视的东方天空,正有一颗明亮无比的星辰闪烁。
这是一颗流星带着长长的尾巴,向正从天空当中向大地坠落而去。
尽管距离很远,但是两人都感觉到了那种毁灭一切的气势。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霰霧魚
看着流星以似慢实快的速度向东方不远的地方坠落而去,桑切斯张大了嘴巴:“那个方向,该不会是光明神教的圣山吧?”
米高乐点点头,回过神来:“没错,而且,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次的陨星天降,应该不是一个巧合,就是对着光明神教去的。”
桑切斯感叹一句:“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出手才能够使用出这样的攻击手段,恐怕就算是神话级的强者,面对这样的攻击也很难防守吧?”
冷酷總裁刁蠻妻
米高乐点点头,眼里略微有些担忧,他自身对于光明神教虽然没有了什么感情,但是再怎么说米高乐也是从小在光明神教当中长大,对于那里的地方还是有些感情的。
如果光明神教的圣山真的就这么毁掉了,那岂不是太过可惜?
米高乐心里想着,看着陨星落向地面,两个人都没有任何要去那里看看的想法。
天燼雲殤(昆侖傳說) 步非煙
他们的心里都非常清楚,这种等级的事情不是他们可以参与的。
……
光明神教,圣山。
在陨星刚刚出现的时候,圣山上的人们就已经有所察觉,毕竟在这里聚集了光明神教大部分的高级战力,对于从天而降的陨星和生死的危机感都是有着相当敏锐的感觉。
圣殿当中的李长风更是直接出现在了圣山之外,抬头看向了越来越大的陨星。
这陨星的面积,估计刚好能够将整个圣山笼罩住,直径最少在10公里,已经不能说是陨石,可以说是一颗小行星了。
如果真的让这颗陨星坠落下来的话,恐怕整个圣山都要被毁掉,圣城里的人们,大多数也要丧生。
这是来自于深渊的攻击?
这是李长风的第一想法,毕竟这么精准的攻击很难让人相信,这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这个念头只是在他心中一闪而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抵挡住这样恐怖的攻击。
面对即将到来的陨星,圣城里的人们已经做了一些准备,只是陨星来的,没有任何征兆,人们的准备又太过仓促,在李长风看来并不会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女神的私房保鏢 推窗望嶽
终究还是要让我出手啊……
李长风叹了一口气,打起精神调动充斥在圣殿当中的光明力量,巨大的光明神虚影在圣城上方再次出现,伸手一拳,强烈的光明力量爆发,就将整个圣山大小的陨星化作了虚无。
做完这一切之后,光明神的力量也消耗殆尽,连下面人们的欢呼也来不及听,很快消散。
李长风看着周围骤然黑暗下来的圣殿,沉默着想要站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已经被什么东西给束缚住,动弹不得。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身边已经出现了十几道黑暗的影子,各种不明意义的嘶吼和呓语已经充斥在他的周围。
李长风叹了一口气,自己已经尽量保持低调了,没想到还是被深渊给盯上了吗?
该说是自己作为光明神教教首的位置太过于拉仇恨了吗?
就在他思考的时间,整个圣殿当中都已经被数不清的暗影所占据,原本看起来充满光明,圣洁无比的圣殿,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阴暗力量充斥的地方。
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使是心地无比坚定的人,也会被潜移默化的改变心智,不是疯掉就是失去自我。
只是,李长风感觉到那熟悉无比的的黑暗力量,心里却涌现出了一种好笑的情绪。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些充值再送电当中的黑暗力量,完全是归于他永暗之主权柄之下的。
也就是说拥有永暗之主权柄的李长风,对于周围的黑暗力量有着绝对的控制力。
善意
嫁給大叔好羞澀 香骨
用这样的力量来对付李长风,那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李长风也不墨迹,直接使用永暗之主的权柄将周围的黑暗力量纳入自己的控制之下,原本能够让人发疯的呓语,对于李长风来说根本就不能影响到他。
“嗯?”
一声惊叹忽然在圣殿当中响起,随后李长风就感觉有一股更加强大的黑暗力量进入圣殿,对于这新来的力量,李长风也是来者不拒,全部用永暗之主权柄收下。
随后,李长风就感觉一股庞大的精神力量开始拉扯自己,只是这股精神力量在永暗之主权柄之下,就像是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小孩子,再拉一个强壮的大人一样,完全没有什么可比性。
李长风任由这股力量给自己挠着痒痒,开始尝试用这种黑暗力量来冲刺训练当中被消耗完的光明力量。
在他的想法当中,既然光明力量可以充斥圣殿,变成光明神的形象,那么黑暗力量说不定也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