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巫阳和陆吾神带来的炽热之感是虚幻的,仅仅作用于神魂和感觉,并不会作用于死物,不会使得生肉变为熟肉,可巫抵所带来的炽热之感,却是真实存在的,没有半点虚假。
李玄都身在祭坛之上,立时感受到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快穿)老大要修無情道 夢裏千秋
下一刻,巫抵驾驭脚下火龙,直往祭坛上的李玄都而来。
可刚至中途,蓦地探出一只手来,却是巫阳一把抓住了火龙的尾巴。这火龙是由火焰所化,本是有形无质之物,可巫阳却能以实击虚,以手掌握住火焰,实在是不可思议的大神通。
然后就听巫阳大声说道:“巫抵,给我下来。”
话音未落,踏在火龙上的巫抵只觉得又有一只手探出,抓住了她的脚踝,然后一阵大力涌来,直接把她扯了下来。
原来不知何时,巫阳也显化出了自己的法身,三头六臂,此时捉住巫抵的就是额外生出的手臂。巫抵落地之后,显化法身,下半身化作蛇身,滑不溜手,竟是趁机挣脱开巫阳的钳制。不过如此一来,她也没有机会再去对李玄都出手,只能向后退去。
在过去的多年之中,巫阳始终是她们对抗陆吾神的依仗,那时候的巫阳自然是越强大越好,可她们总觉得巫阳有些太弱了。到了如今,当她们直面巫阳的时候,又觉得巫阳有些过于强大了,要弱一些才好。
此时四位大巫到齐,只剩下先前在冰原中被巫阳所伤的巫相还未赶到,不过集合四人之力,已经不逊于巫阳,四人立刻联手,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虽然少了北水,无法形成五行循环,但也十分可怖。
巫阳见此情景,心中明白,如今的她未曾度过第二次天劫,还无法做到真正的粉碎虚空,只差一线而已,可这一线却是天壤之别,而且刚才她倾力出手,也对自身的伤势造成了一定影响,伤腿上的“奢比尸毒”又开始蠢蠢欲动,虽然还未脱离掌控,但继续下去,发作就是迟早之事。
巫阳在片刻的迟疑之后就做出了决断,她将法身变为三丈之高的巨人,六条手臂横压全场,四条手臂分别攻向四位大巫,而剩下的两条手臂则开始结成手印,准备使用“宙之术”。
99度愛戀,再遇首席前夫!
另一边,李玄都掌控阵法枢机也进展迅速,此时李玄都掌控阵法枢机类似于当初徐无鬼强行打开镇魔井的封禁,都是逐步蚕食,只要再给他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就能彻底完成对阵法枢机的掌控,到那时候,他便可彻底操纵大阵,此等阵法既然可以抵挡陆吾神,自然也可以横扫巫彭、巫凡、巫履、巫相、巫抵等大巫。
只是李玄都没想到巫阳竟然如此信任自己,将生死都寄托在他的手中,纵然是赌,也是当之无愧的豪赌了。
突然之间,祭坛周围的十尊雕像中突然有四尊雕像活了过来,分别对应乙木、丁火、己土、辛金。
李玄都之所以能掌控阵法枢机,是因为这个阵法是开明六巫联手构建,当初巫阳在建造阵法的时候留下了一个“后门”,钥匙便是她精通的“宙之术”。所以李玄都学会“宙之术”以后,同样可以掌控阵法枢机。不过另外五位大巫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就是她们自己所对应的雕像,这些雕像本就属于阵法的一部分,也象征着四位大巫对于阵法的掌控。
巫阳虽然厉害,但同时向四人出手,威力还是有所分散,自然无法对四位大巫造成致命威胁,四位大巫在应对巫阳攻击的同时,操纵四尊雕像一起向祭坛上的李玄都攻来。
虽然这四尊雕像根本无法与四位大巫本尊相比,也就相当于伪仙之流,但李玄都此时正在侵蚀阵法枢机,根本无暇应对这四尊雕像的攻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浩荡剑光凌厉破空而至,替李玄都挡下了四尊雕像的攻击,剑光之盛,不仅逼退了四尊雕像,而且使得四尊雕像的身上出现了一道深刻剑痕。
盛世龍騰
四位大巫同时露出震惊之色。
如此凌厉的一剑,非长生境不可为之,而且是修为极高的长生境。
不过出剑之人还在极远之处,没有赶到,只是遥遥出剑相击。
逆天狂妃:偷走腹黑王爺
我的冰火姐妹花
巫彭脸色微变。已然意识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陆吾神这次派出的人手不再是以前的伪仙,而是货真价实的长生地仙,不逊于她们其中的任何一人,如果她们五人继续与巫阳争斗,只怕覆亡就在眼前。
想到此处,巫彭立刻以神念向巫阳传达出求和的意图,只是巫阳的回答却让巫彭勃然大怒,巫阳同意重新联手,不过她要亲自掌握阵法枢机,如此才能相信五位大巫的诚意。可如此一来,五位大巫就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这是巫彭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的。
既然不能联手,巫彭就下定决心趁此时机灭去巫阳,虽然她们少了一个巫阳,但多了一个临时的盟友徐无鬼,只要六人联手,夺得阵法枢机在手,那么这处洞天还是她们的,外面的陆吾神也还是奈何不得她们。
只是让巫彭感到隐隐不安的是,为何巫相和徐无鬼迟迟未至?难道在中途遇到了刚才出剑的长生之人?还是出现了其他什么变故?
……
先前的冰原一战,巫相直面了巫阳的倾力一拳,受创最深,修为大损,故而走在了最后。同样走在最后的还有徐无鬼,徐无鬼并不掩饰自己的出工不出力,五位大巫本就存了利用徐无鬼的心思,也没有因此就与徐无鬼争执反目。
正因为如此,在四位大巫先后与巫阳交手的时候,徐无鬼和巫相还在路上。
徐无鬼忽然开口问道:“巫相,在下有一事请教,不知可否?”
巫相看了徐无鬼一眼,“请问。”
徐无鬼致谢之后问道:“这个巫阳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有如此高的修为。又为何不在灵山十巫之列?”
闻听此言,巫相微微皱眉,面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不过随即就舒缓过来,回答道:“巫阳离经叛道,所学巫术并非灵山正统,所以她不在灵山十巫之内。至于她的来历,我只知道她的故乡在开明东,却早早离开家乡外出游历,多年不归,再回来时就已经可以媲美大巫师巫咸了。”
徐无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多谢解惑。”
金牌前妻
段愛重生
就在此时,天空中涌现出一片赤红色,一股浩大血气直冲天际,虽然相隔遥远,但徐无鬼和巫相仍然可以感应到那阵阵扑面而来的热力,体内气机也随之隐现波澜。
此等血气,已经是人仙无疑。见此威力,就是徐无鬼和徐相,也不由得面色微变。
紧接着又是一道快到极致、璀璨到极致的浩荡剑光横跨天际,留下一道久久不曾消散的雪白云气尾痕。
巫相第一次见到此等剑光,目露惊讶之色,可徐无鬼却是悠悠一叹,“我曾经提起的两位老朋友已经到了。”
巫相一惊,她也与巫彭等人一般,立刻联想到最坏的结果,那就是阵法被破,巫阳会如何且不去说,可随着陆吾神入场,她们五人必然会被逼到极为凶险的境地之中。
紧接着又听徐无鬼继续说道:“方才出剑之人名叫李道虚,距离一劫地仙只剩下一步之遥,有一柄仙剑。另外一人名叫张静修,执掌两件仙物。如今我们两人未必是他们两人的对手。”
巫相道:“如果他们与巫阳前后夹击……”
徐无鬼嘿然道:“方才我就在一直推算,若是我所料不错,除了李道虚和张静修之外,还有两位长生之人也会在不久后来到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