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小說推薦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听到伊吹挤兑优迦,优迦还没出声,一旁的伊妮德就不满了:“刚刚清水馆主是在指导我,不存在什么欺负。还有,我也不是什么随随便便就被人欺负的小孩,请这位学长说话注意一点。”
伊妮德的自尊心很强,哪怕是在刚刚的对战中输了,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弱者,她觉得伊吹的这番话不仅是在挤兑优迦,同样也是在看不起自己。
伊吹没想到他这随口一句没让清水优迦难堪,反而得罪了中等部的学妹,顿时脸色一窘:“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伊妮德不满道:“要是这位学长对我有什么意见,不如和我过上两招!”
伊吹:。。。
优迦看着刚刚还一脸傲气的青年眨眼间就被一个少女怼得说不出话来,一时间觉得有些好笑。
伊吹也注意到了优迦挂在脸上的笑容,觉得自己被嘲讽了,于是狠狠地瞪了优迦一眼。
原敬校长看三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连忙开口道:“清水馆主来一趟不容易,要不去我那坐坐?”
定影劍 危龍
优迦也不想和幼稚的伊吹计较,闻言当即答应道:“好呀,去坐坐,我们也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正好聊聊你们前段时间预定的能量方块的事情。”
反正中等部这边的交流会已经结束,他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意义。
“好,那就走吧。”原敬校长说完又扭头转向伊吹,“伊吹,清水馆主你也见到了,我们还有其他的事,你就先回去吧。”
对于刚刚伊吹的不礼貌行为,原敬校长其实挺不满的,优迦怎么说也是他的贵客,可是伊吹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刺别人,这让他这个校长的面子往哪搁?
可是人家的爹是学校的董事,他还得在别人家的手下讨生活,所以原敬校长即便心里有什么不满也只能放肚子里。
和安室校长不同,原敬校长并不是训练家,他是一位管理型领导者,平时也不用负责给学生上课,只要管理好学校的大大小小事务就行。
这也是为什么在图斯特和呦呦饲育屋的合作里,负责和呦呦饲育屋接洽的是原敬校长。
在伊吹气愤的目光里,原敬校长带着优迦扬长而去。
不过在离开前,优迦和杜鹃还有安室校长打了招呼,并向杜鹃表示在和原敬校长叙完旧之后会按照约定自行前往卡那兹道馆。
对于原敬校长半路把优迦截走的行为,安室校长很不满:明明是我先的!(杜鹃:我都还没说什么呢!)
不管怎样,一位高阶训练家到哪都是受欢迎的,尤其安室校长也同是一位训练家,他还想和优迦讨教讨教呢!
优迦和原敬校长聊了很久并在一起吃了晚餐之后才去了卡那兹道馆,并在杜鹃的招待下住了一晚。
舞女娘親狠傾城 漂裙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就相约着要去杜鹃昨天提到的那个训练家交易会。
据杜鹃介绍,这种私下的交易会类似于黑市,很多训练家手里存的一些来历不好说明的东西都会在这里出手。
出现在这样的交易会上的训练家来历千奇百怪,黑道白道的人都有。
不仅如此,这个交易会形式虽然类似黑市,但其实它的组织者却是精灵联盟下属的特殊组织——搜查局。
精灵联盟有两个地位特殊的组织,一个是对内的监督局,一个是对外的搜查局。
联盟很清楚水至清无鱼的道理,尤其是对武力值很高的训练家们来说。
所以与其让一些灰色地带的训练家们无组织无纪律地乱窜,联盟更愿意将他们放在眼皮子底下,只要他们不过分,联盟并不会把他们怎样。
而这样的交易会就是联盟监督他们的平台。
这样的交易会在各个大城市都有定期举行,只不过没有门路的人很难找到举办地,毕竟这样的交易会并不是为了普通训练家而举办的。
那些身份敏感的灰色训练家当然也很清楚联盟的打算,不过由联盟举办的交流会无论是安全性、私密性都能得到保证,那些不好在外面出手的东西在这里出手再合适不过了!
護花戰兵
交易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东西只要进了交易会会场,不问出处,不问来历。
有这么多好处,那些人自然不愿意放着这样一个好的平台而不用,这就是所谓的愿者上钩。
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不知道交易会的正真组织者的,搜查局也从来不会在明面上承认他们是组织者,毕竟这种事情并不好对外宣扬。
杜鹃之所以会知道这些,是因为她的堂哥就是搜查局的人,并且还是卡那兹市交易会的负责人。
杜鹃的堂哥和那些常年在外执行危险任务的搜查官不同,他的工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管理卡那兹市的交易会,算是搜查局里的文职。
而且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杜鹃堂哥是搜查局的人,包括很多搜查局内部的人同样不知道。
当然,杜鹃虽然和优迦介绍了一下交易会的举办背景,但并没有提到自己的表哥,这种隐秘之事可不是能随便说的。
与优迦还有杜鹃一起出门的还有杜鹃的好友丽拉,她一大早就到了卡那兹道馆等着两个人,她对于这次的交易会很是期待。
杜鹃有自己的车,她开着车载着优迦和丽拉一路到了卡那兹市北区的一座高楼前,然后领着两人走了进去。
进门前杜鹃对着门口的两个保安说了一句暗语,听到暗语后,保安从里面招出了一个漂亮的小姐姐,在小姐姐的带领下,三人来到了一座被隐藏在暗处的电梯门口。
逆流完美青春
“电梯的顶楼就是三位客人今天的目的地了。”漂亮小姐姐在电梯的门打开后语气温柔地对着三人弯腰道。
“谢谢!”杜鹃道谢后带着优迦和丽拉进了电梯。
不过三人刚出电梯,对面的电梯门也打开了,伊吹和安室校长从里面走了出来。显然,这样的电梯并不止一座。
和优迦迎面相撞的伊吹:。。。满心愉悦的出门,却看到了自己最不想见的人!
倒是安室校长看到优迦后立马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哎呀,这不是清水馆主嘛!真是巧啊,你和杜鹃馆主还有丽拉老师也来参加这次的交易会?”
“安室校长!”
“安室校长!”
杜鹃和丽拉礼貌的和安室校长打招呼。
优迦也点点头道:“的确很巧,没想到刚好和安室校长还有这位同学在这遇上。”
“这位同学”伊吹:我×××!感情我的名字你都没记住!我不配吗!!!
伊吹受到暴击。
不过优迦的确不是故意的,虽然昨天原敬校长做了介绍,但优迦当时觉得之后见面的机会不大,就没在意,所以转头就忘了伊吹的名字,没想到这才第二天就又遇上了。
“清水馆主和杜鹃馆主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行动?”安室立马打蛇随棍上,想要邀请优迦同行,他还挺想和优迦打好关系的,这可是国夫先生的弟子啊!
一旁的伊吹翻了个身白眼:我好像看到了一只舔狗。
本来伊吹的父亲是不同意他来参加这次的交易会的,可是伊吹很想来见识见识,无奈之下他的父亲只好拜托安室校长同行。
要是平时,伊吹肯定要刺安室两句,管他是不是校长。但今天他只能忍着不开口,不然安室半路撂挑子,他不得直接回家。
优迦刚想接话,伊吹就抢话道:“还是算了吧,清水馆主很忙的,肯定不愿意和我们这些小人物一起。”
开玩笑,和清水优迦一起,那他今天非得心肌梗塞不可!
無限十萬年
安室:别啊!你要当小人物,别拖上我啊!
优迦当然看出伊吹很不喜欢自己,于是顺着往下说道:“还是算了吧。”正好他也不想和伊吹同行。
安室闻言一脸失落:“那好吧,提前祝清水馆主和杜鹃馆主收获满满。”
随后几人分开。
早安,女王陛下 巧克力
穿过长长的走廊,优迦三人进了一个人声鼎沸的大厅,这里正是交易会的举办地。
优迦原本以为交易会能在这样一座高楼的顶层举办,那么形式一定是很正规的,然后事实正相反。
这里热闹的和村里的集市没区别,不仅正规的柜台没有一个,还到处都是路边摊和吆喝声,接地气的和整座大厦格格不入。
看到优迦一脸惊讶的表情,杜鹃笑着问道:“怎么?很惊讶?”
优迦点点头道:“的确有点,没想到交易会竟然是这样的。”
杜鹃解释道:“来这里的人都五花八门的,想要统一管理非常困难,所以组织者索性就不管了,任由他们随意交易,只要不闹事。”
优迦闻言恍然:“原来是这样!”这倒也能理解。
逛了一会儿,路过一个小摊子的时候,摊主挥着手对着优迦喊道:“哎,小兄弟要不要来看看我这颗跳跳猪的超能珠?”
说着他举起了一颗拳头大小的粉色宝珠晃了晃。
优迦盯着那颗宝珠看了看,略微以沉思后,走过去在粉色宝珠上摸了摸:“你说这是跳跳猪的超能珠?”
摊主以为优迦要买,立马腆着脸卖力推销道:“真的,真的,如假包换。你看看,这色泽,这亮度,不是跳跳猪的超能珠还是什么!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优迦用手轻轻敲了敲粉色宝珠,宝珠发出叮叮的声响:“老板,你可不厚道呀!这分明是珍珠贝的珍珠,你却当跳跳猪的超能珠来蒙我!”
摊主闻言立马讪讪地笑道:“哈哈哈……没……没想到今天还遇到了一个行家。”
珍珠贝的珍珠和跳跳猪的超能珠外表几乎一模一样,一般人很难分辨出来,如果再人为的修饰修饰,那就更不容易辨别了。
次元大亂鬥 暈血的羔羊
珍珠贝易得,跳跳猪难寻。优迦自己的店里就有珍珠贝的珍珠,当然不会被这种小把戏蒙骗。
珍珠贝的珍珠虽然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培养精灵的材料,但在价值上和跳跳猪的超能珠就差远了。
“老板,你这骗人的行为可不好呀!”优迦笑眯眯的看着摊主说道。
摊主闻言急忙捂住优迦的嘴:“哎呦,小祖宗,你小声点!这要是被别人听到了,我这生意还做不做了!”
这交易会上的东西向来考验看眼力,你要是眼睛不好被人骗了,那也是活该!
不过让人看不穿是一种本事,看穿别人也是一种本事,一旦摊主骗人的把戏被揭穿了,他的生意势必会受到影响。
优迦慢条斯理的拨开摊主的手,似笑非笑地看着摊主。
摊主被优迦看得实在是不自在,只好摆无奈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想敲诈我!得,今天就给你看样好东西!”
说着他就把优迦拉到了一边,然后贼兮兮的从放在一旁的包里摸出了一个盒子。他将盒子缓缓打开,露出了装在里面的一朵蓝黑色的水晶花。
盜墓狂少
这朵水晶花非常美丽,整体晶莹剔透,在盒子打开的瞬间折射出绚丽的光芒,尤其是花瓣上点缀的白色斑点,给整朵花凭添了一股清幽和神秘。
“这是……”看到这朵花,优迦的心头一跳。
摊主连忙将盒子一关,然后搂着优迦的肩膀笑呵呵说道:“怎么样?我没骗你吧!只要你出的起价,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蓝黑色的水晶花名叫逆光花,虽然外表像水晶,但其实是真正的植物,只有极寒的极地才会生长,沐浴在极光下才会开花,非常难得,其珍贵程度比起一株复活草也不遑多让了。
逆光花之所以叫逆光花,是因为它们虽然沐浴着极光盛开,但却是幽灵系材料,对幽灵系精灵大补。
看到这朵逆光花,优迦就想到了沉睡在影子空间里的谜拟Q。
因为受到朽木妖的压榨,它到现在还处于虚弱的状态,只要有了这朵逆光花,那么谜拟Q很快就能恢复过来。
“你想出价多少?”优迦低声问道。
“嘿嘿……”摊主闻言嘿嘿直笑,“我看小兄弟也不差钱,这样吧,八百万,八百万我就把这朵逆光花买给你。”
他本来是打算找个机会,好好赚上一笔的,但是卖给谁不是卖的,如果这位小兄弟能出的起价,卖给他也不是不可以。
“八百万!”优迦被这价格吓一跳,“你疯啦!”
摊主闻言挑挑眉道:“这东西的价值你是知道的,八百万你绝对不吃亏,再说了,我弄这东西也不容易,幸苦费总要给点!”
“可你知道,幽灵系训练家少,你想要立马变现也不容易,一口价七百万,七百万我就要了!”
妃禮勿視:王爺請負責 斜陽寒煙
其实优迦知道,八百万对逆光花来说的确是贵了点,但也没贵到离谱,不过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他还是想砍砍价。
要不是刚从吉尔露太那里赚了一笔,他还真买不起这玩意。
摊主闻言苦笑道:“小兄弟,你这也太狠了,一点幸苦费都不给我赚吗?一开口就砍了一百万!这样吧,看小兄弟顺眼,七百九十万,不二价!”
优迦:“老板,你这就不诚心了,降个十万能干什么,再降点。”
重生之嫡女皇妃 淺淺愛.
……
就这样,两个人你来我往,最后优迦以七百五十万的价格买到了那多逆光花。
钱货两讫后,优迦喜滋滋的把装着逆光花的盒子塞进了背包。开门红,不错!
杜鹃和丽拉看着优迦和摊主讨价还价,全程一句话没说,等离开后才同时对优迦竖起了大拇指。
三个人又随处逛了逛,没多久杜鹃买了一只从化石里复活的盾甲龙,资质也不错,花了一大笔钱;丽拉也买了一个携带道具火焰宝珠。
又逛了几圈,优迦突然又被另一个摊主摊上的东西吸引住了。
这位摊主的摊上摆放的是一些电器,比如洗衣机、冰箱、除草机、电风扇等等,奇怪的是这些电器都自己会动。
那些是……洛托姆?
优迦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那些附身在电器上的洛托姆吸引住了。
如果有了这些洛托姆,那么以后差不多娃娃和胖可丁做家务的时候是不是就会轻松很多?
不得不说,优迦的脑回路清奇,看到洛托姆的第一反应就是买回家做家务。
这样想着,优迦就迈步朝着那位出售洛托姆电器的摊主走去。以后家里到处都是电器乱窜的场景,想想真是既诡异,又新奇。
“请问附在电器上的都是洛托姆吗?”优迦对着摊主问道。
摊主闻言眼皮都不抬一下,只是点点头随意道:“都是,看上哪个自己选。”
优迦点点头,没在意摊主敷衍的态度,把目光再次投向了那些附着洛托姆的电器。
通过慧眼技能优迦其实能看出这些洛托姆的资质其实都不好,不是红色就是橙色,连黄色都没几只。
不过没关系,优迦买这些洛托姆的目的是为了帮忙做家务,它们的资质又不影响做家务。
“想买几只?”
见优迦真的有买的想法,摊主又随意地问了一句。
优迦想了想洛托姆的几种形态:加热洛托姆、清洗洛托姆、结冰洛托姆、旋转洛托姆、切割洛托姆。
“嗯……那就五只吧。”
摊主闻言点了点头:“自己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