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麼都懂
小說推薦我什麼都懂
晚上11点,一处酒吧里面,到处都是跳舞的人群,配着劲道的音乐,热闹非凡。
在华京,各种高档场子到处都是。
都不用弄什么歪门邪道的,只要做好一些细节,那么招来富家子弟和小姐们玩耍,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华京什么不多,就是有钱人多,权贵也多。
像是这样的热闹酒吧,自然是关着门的,不然这个巨大的声浪传出去,能吓倒一堆人。
但就在这热火朝天的当儿,大门“轰”的一声打开,像是被人给砸开一样。
忽然间,房间里的冷气蓦的就一泄,好像是空气都有些变得热了起来。
当然也还有不少人,喝得有些多了,也不管什么别的,依旧是随着音乐摇摆着身躯。
“喂,你们是哪里的人?啊!!”
看着一群黑衣男子冲了进来,看场子的几个壮汉迎了上去,才说了一句话,就被干净利落的放倒。
走到后面的头目看着这群冷厉的恶汉一招制敌,心头猛的跳了一下。
尼玛!
这根本不是混混啊,绝对是退役下来的!
想到了这里,他赶紧的躲到了一边。
看场子虽然重要,但问题是现在明显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啊,还是交给老板的好。
毕竟老板也是场面上的人,背后的力量很强悍。
黑衣男子们先是占据入口的地方,然后几个人就护卫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上了DJ台。
音乐其实现在还响着的,DJ却没有再敢说什么话。
男子一巴掌就打到了他的脑袋上,“滚开!”
DJ屁都不敢放一个,也是缩到了一旁。
男子顺手把音乐一关,酒吧里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啪嗒啪嗒!”
灯此时也亮了起来。
刺眼的灯光照得不少人都难受,不觉破口大骂了起来。
男子微微皱眉,干脆就把话筒对准了音响,发出了“吱呀”的如同摩擦玻璃一样的声响。
这下子闹腾的人都捂住了耳朵,痛苦得都不敢再喊叫。
酒吧里再次变得安静起来。
下一刻,有人就吼了起来:“喂,陈老三!你在劳资的场子里干什么!?”
男子抬起了头,看到二楼冲下来一个花衬衣男子,不觉哈哈一笑,“民子,可不是我要做什么,你看那边!”
他指了指另一边。
大家都随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只见一个略微发福的男子在黑衣壮汉的陪伴下,悠闲的走了过来。
“二少!”
“二爷!”
“二爷!”
“齐二叔!”
能力憑租契約
有点身份的人,赶紧的叫了起来。
還好是個貴族
齐一文边走边点头,却是没有多在意这群小子。
他到了花衬衣男子的身旁,看着有些紧张又有些讶然的男子,“民子,今天我来处理一点私事儿,你站一边吧!”
“二少,我……”
民子想要多说两句,齐一文却瞪了他一眼,眼神中居然有一丝丝的煞气。
民子也是当年和齐一文差不多时候出来混的,对于齐二少当年的嚣张跋扈是深有所知的。
要是惹恼了齐二少,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他见识了实在太多的例子了。
心头一震之下,民子只能退到了一边,看看齐一文要做什么再做决定。
要是真的闹得太大,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齐一文逼退了民子过后,站在了DJ台上,看着楼上和楼下的人们,拿起话筒微微一笑:“你们之中有些人应该认识我,也有些人可能不认识我,我先在这里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齐一文,炎黄集团的齐爱国是我爸爸,齐一修是我哥。
我今天来呢,是找一个不自量力的蠢货,他的名字叫做梁东。你们如果认识他的话,可以把他指出来,让我看看他是谁!”
齐一文这么一说,绝大部分人都松了一口气。
婚色無涯:總裁適可而止 西極冰
就连民子都把一颗心放下了一半。
只要不是找自己的岔子,砸自己的场子,那都好办。
至于说那个叫梁东的人……
大清弊主
美女總裁的近身特衛 狂塵
玛德,把齐二少这种瘟神引过来,我管他去死!
烈焰焚
齐一文巡视着四周,陈老三却悄悄拉了拉他的衣服,指了指斜对面的二楼,“二少,那边的人有点不对劲儿!”
齐一文顺着看了过去,发现那个位置的十来个男女,脸色都有点尴尬,好几个人都无意识的望向了一个30来岁的男人。
这个男人穿着骚包的白衬衣和黑西裤,身形还保持得挺好,但当齐一文的眼睛望过去时,他下意识的就躲让开了。
“我再告诉各位一句,我这个人很记仇,如果你们认识这个梁东,却不告诉我,那别怪我连你们一起收拾!”齐一文就这么望着那个男子,淡淡的说道。
这下子那一堆人全都盯住了那个男人,就差喊出他的名字了。
事已至此,梁东再也没办法隐瞒。
我不是棄後 千羽歆月
萬古蛇妖 天宸
他咬了咬牙的站出来一步,“齐二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你?兄弟我赔个不是,好吗?”
梁东本身就是一个嚣张的人,还几乎从来没有说过这样服软的话。
但是他身边的人都没有觉得奇怪的。
面对齐二少不怂的人,别说华京城了,这个国家都没有几个。
梁东是有点背景,可比起齐二少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还是天大的笑话。
齐一文都不跟他说话,只是吩咐道:“给我拖他下来!”
话音落下,几个保镖飞一样的冲上了楼,在一群尖叫声之中,竟然真的把梁东给拖了下来——提着他的衣服,倒拖了下来。
等到梁东被扔到齐一文的身边,他已经痛得呲牙咧嘴。
从来没有吃过这种苦的梁东,心头也是暴怒,“齐一文,你……啊!!”
齐一文直接一脚踩在了他的脚面上,痛得他浑身都抽搐。
梁东下意识就想要伸手去打齐一文,但保镖马上就抓住了他的手。
齐二少见状哑然失笑,“来,放开他!……小子,你今天不打我,你就不是爹生娘养的!”
外交官大人,請娶我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朝这儿打吧!”
梁东被制止了那么一下,已经是清醒了过来。
此时再看到齐一文的冷厉神情,不觉是浑身有些发冷。
自己刚才如果真的打了齐一文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只是稍微一想,他便不寒而栗。
京城第一的公子哥,威慑力真不是开玩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