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記
小說推薦遮天記
听到陆安的问题,柳怡一时间没有回答。
魔王獨寵,鳳女傲異世
见到柳怡没有开口,陆安不由得一怔。柳怡向来是走一步想十步的人,任何情况都会在她的思考范围内,并且想出之后的对策,以免手忙脚乱临时应对。如此之大的事情,再加上四天的考虑时间,柳怡不可能想不到该怎么做才对。
陆安绝对相信柳怡的能力,她没有开口一定是有原因。只见柳怡转头,看向一旁的遥。
遥的美目之中,尽是痛苦和挣扎。
陆安和两女也看向遥,哪怕他们不能完全理解遥的痛苦,但也可以想象其中一二。仙域是千年来与死族对抗的主力,更是守卫整个星河的统领。仙域中出现叛变之人,远比其他任何种族和文明更加恶劣和惊人,也远远比任何其他种族叛变都更令人难以接受。
更何况,叛变的还是仙域大王子。
看着遥一直低头不说话,柳怡的心中尽是心疼,开口,轻轻说道,“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最強召喚
“第一条路,继续之前的计划,利用合作,让我们弄清晨与死族如何联系,并利用晨来知道死族的更多计划。以晨的地位一定受到死族重视,能够接触的情报级别也会很高,对于正常战争来说十分有利,甚至可能产生关键性作用。”
“第二条路,便是将此事告知仙域,悬崖勒马,将晨控制住。”柳怡说道,“这样做的好处是避免让晨陷得太深无法回头,也可以避免晨将整个仙域都拉下水。否则一旦晨与死族合作的事情败露后,就算与仙域没有关系,仙域想洗脱罪名也变得很难。污点是永远洗不干净的,很可能因为晨一个人的犯错,而导致仙域八千万年来的盛名一扫而空。”
“这两条路可有优劣。”柳怡认真说道,“第一条路对战争有益,但对仙域有害。第二条路对仙域有益,但对战争无益。虽然可以将晨扣住遏制死族的阴谋,但想从晨的口中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并不实际。相当于我们只解决一个麻烦,没有长远的收益。”
“……”
足壇小小養成記
陆安、柳兰和杨沐闻言都心中沉重,柳怡已经将一切都说得清清楚楚,而现在他们也明白柳怡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因为这件事不仅对晨,对仙域也有很大影响。如果遥主动开口,选择第二条路将晨控制住,这样说不定能保住晨一条性命,也能拯救仙域的威望,柳怡就不会说出另外一条路,直接答应遥的请求。
可是,遥并没有开口。
總裁妻子太迷人 圖拉紅豆
“这两条路没有谁更好,主要看权衡。”柳怡说道,“这几天我又想了很多,虽然第一条路晨可能对战争产生影响,但影响的程度却不好说。死族不可能完全信任晨,不能只理想化去思考晨发挥出的效果,有可能哪怕利用也没有多少收获。如此一来还要搭上仙域八千万年的名声,而一旦名声毁掉就算过多久都无法挽回。”
“所以……”柳怡说道,“我建议选择第二条路。因为正常战争并不在乎晨一个人的因素,有没有晨的情报,战争依然是战争。”
听到柳怡的话,陆安和两女心中都是一震,而遥也终于抬起头,看向柳怡。
“可以吗?”柳怡看着遥,轻声问道,“把这件事告诉盛,以盛在仙域的威望,将晨扣住不会有什么问题。等到仙主和仙后出关后,再交给他们审判。”
遥的眼眶全红,美目之上尽是湿润的雾气,看着令人太心疼。遥知道柳怡这么说是在为自己考虑,若是换做其他种族出现这种问题,柳怡一定不会选择第二条路,而是将计就计下去。
絕對叛 林簡
她真的不想让晨越陷越深,更不想让仙域的声望就这样被毁。她是仙域的人,不可能不在乎仙域。
極品帝王二手妃
“嗯。”遥轻轻点头,应声,同时眼泪从脸颊滑下。
陆安看着遥的样子心中十分难受,起身将遥搂在怀里。任谁的家中出现这种事都会很难过,更何况是遥这样注重感情之人。
“选择第二条路,不改了。”陆安抱着遥,轻轻说道,“放心,说不定我们还是误会晨,并不像我们想的一样。至少我在他身上,还感受不到任何死亡气息。”
陆安安慰着遥,三女在一旁内心同样怜惜。许久之后遥的情绪逐渐稳定,陆安重新坐回椅子上,看向柳怡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告诉盛?现在吗?”
“什么时候都可以。”柳怡说道,“但必须保证晨还在仙域之中。我们都不知道晨是否有能离开仙域的办法,为了避免让晨跑掉,我认为应该让遥将此事告知盛,由夫君拖住晨,不让他有逃走的可能。”
陆安点头,他和柳怡都不可能让遥去拖住晨,否则太危险。但实际上,陆安也不放心让遥去单独通知盛,万一盛也叛变的话……
想到这,陆安深吸一口气。这就是晨造成的影响,一个人叛变,就连他也对仙域每个人产生怀疑!原本的仙域令人毫不怀疑,绝对信任和尊敬,连他的心态都发生改变,更何况是外人?
“我们才离开没多久,现在就回去是不是令晨产生怀疑?”陆安问道。
“怀疑也无所谓,在仙域内晨不敢掀起风浪,也掀不起风浪。”柳怡说道,“既然决定第二条路,我的建议是越快越好,以免夜长梦多。我们要尽快知道晨已经与死族联系过多少次,达成过何种协议。因为一旦晨被抓住,死族早晚都会得到消息。晨成为弃子后,他们一定会利用晨,将他的叛变公开出来扰乱我们星河的军心。我们需要提前做好准备,编出足够的理由来应对对方的情报,把对方说成是在污蔑,再加上仙域原本的威望,才有可能将此事蒙混过关。否则,仙域还是要承受污点。”
“好。”陆安听到柳怡的分析后再不犹豫,立刻点头,对遥说道,“我们这就去,可以吗?”
“嗯。”遥用力点头,她虽然不愿面对,也不敢看着兄长被拆穿,但她更不想看到仙域因此名声尽毁。
陆安起身,遥也立刻站起。陆安看向三女,说道,“我们走了。”
“夫君小心。”柳怡起身,脸上还是有些担心看着陆安,说道,“我们不知道晨有什么手段,一旦事情败露晨会选择束手就擒还是暴力反抗都不得而知。晨的实力强大,夫君一定不能大意。”
傾覆韶華,你只為她
“好。”陆安认真答应,说道,“放心吧,我一定小心。”
跟着,陆安便再次开启仙界之门,与遥一同进入其中,消失在办公之处内。
柳兰和杨沐两人想要坐下,但柳怡没有坐下之前她们不可能坐下。可是,两人却发现柳怡竟然久久没有动身。
柳兰和杨沐很疑惑,只见柳兰走到柳怡面前,问道,“姐姐,怎么了?”
柳怡的脸色并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无法安心,就好像面临危险时的心境,难道说……自己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想到?
同居鬼友
“没事。”柳怡深吸气,说道,“没什么,我们坐着等吧。”
“好。”
三女纷纷坐下,但柳怡却一直在思考,期间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壞壞相公倒黴妻
一定是有什么自己没有考虑到,才会出现这样的心境。可是无论她怎么想,都想不到还有什么遗漏之处。
那里可是仙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仙域里出事吧?
柳怡柳眉紧锁,她希望是自己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