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在没查温听澜之前,方若童还真没想到,他会是沪城的高考状元。
她休学之前,成绩只能算是普普通通,但上的也是宁川这边最好的高中。
宁川用的也是全国卷,她模考过,最高一次考了560分。
而去年,宁川的高考状元,可是723分。
这种差距,方若童想都不敢去想。
所以温听澜被逼着给她捐骨髓的时候,她有一种隐秘的优越感。
但事情变化得太快,她治不了病,还要失去荣华富贵。
反正微博上有不少网友都见风就是雨,谣言永远比辟谣传得要快。
这条微博就算没办法真的对温听澜造成什么伤害,也能让他被骂一段时间。
因为前天方若童才说她找到了合适的骨髓,马上就能够动手术了,方若童的粉丝们都很关心她的病。
眼下见她突然发了这么一条微博,半是疑惑半是生气。
当然,签了同意书又不捐,那也是别人改变了想法,不能够强制。
可粉丝们不这么认为。
方若童一个青春少女,深受病痛折磨一年,眼见着就要康复了,临到关头被放了鸽子,谁不气?
【抱抱童童,不要难过,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
【啊?温听澜是谁?为什么言而无信?】
【好熟悉的名字,我肯定在哪见过。】
【等等,他是不是这一次全国卷的最高分?沪城那个接近满分的高考状元?!】
高考状元这个词一出,就很不得了了。
高考状元是不少人仰望的存在,更不用说,还是接近满分的。
所以看到这条评论后,就有不少人去查了。
【卧槽,真的接近满分,745!这一次全国卷理综我听我妹说很难,她平常模考260分以上,高考只考了223分,太牛逼了吧。】
【哇,高考状元言而无信诶,看来也就是学习好,品德好不到儿哪去。】
【问题捐骨髓不就是人家自愿吗?不想捐了,怎么就不行了?】
【不想捐,当初签什么同意书?这才多久,就反悔了?分明是故意的。】
【听说,我只是听说,这位高考状元的家境很贫寒,而我们童童是富家贵女,临到头反悔,恐怕是想贪的更多。】
閃婚之蜜寵新妻 深海裏的小榆樹
方若童又登了几个小号控评之后,才满意地退出了微博。
她抬头,很是自信:“爸,我还找了我的直播平台,让他们帮我买了个热搜,您就等着吧,到时候他们肯定得和我们和解。”
是他们逼着温听澜签的,可温听澜有证据吗?
“好。”方志成也重燃了希望,夸奖道,“不愧是爸爸的好女儿。”
这样,他就算是进去了,也能够给温听澜沉痛的打击。
IBI,那也管不了微博言论。
**
也如方若童所想的那样,很快,热搜榜上就多出来了一条热搜。
龍龍龍
#沪城高考状元,言而无信#
这条热搜点进去之后,就是方若童的那条微博。
也有一个好心的营销号,把事件的经过总结了一下。
这一下,不少一直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其他人的网友们都开始出动了。
他们一看温听澜是高考状元,纷纷跑到了帝都大学的官方微博下面,要求帝都大学必须要退了温听澜的学籍档案。
萌寶娘親禍天下 金來來
这样没有信用的人,绝对不能够进华国的最高学府。
如果帝都大学不退温听澜的学籍档案,他们就会一直抵制。
殮 痛恨鹹菜
嬴天律一向是不怎么上网的,一般也忙得没时间,不会去关注热闻。
但最近他都在收集和嬴子衿有关的事情,也就看见了这条热搜。
非常道
原本嬴天律也就浏览一下,但他注意到了温听澜这个名字。
而温听澜,是嬴子衿养父的儿子。
嬴天律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当即驱车去了温家所在的小区。
他去过好几次了,只不过那时嬴子衿不在,没能见上面。
第四任妻子
嬴天律这一次也没抱希望。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给他开门的,是他只在照片上见过的女孩。
嬴天律猛地怔住。
嬴子衿并没有让他进去的打算:“有事?”
这种客气而疏离的态度,让嬴天律感觉领带有点紧。
他抬手松了松,才低声:“我看见了一条和你弟弟有关的负面热搜,过来帮帮忙。”
“嗯。”嬴子衿颔首,“我知道。”
她在给温听澜准备去诺顿大学要用的东西,没上网,还是钟老爷子给她说的。
“我在帝都大学那边有认识的朋友,让他帮着压一压热搜。”嬴天律想了想,“子衿,你放心,帝都大学不可能因为这种模棱两可的事情就退谁的学。”
但有时候,舆论的作用确实很大。
“谢谢你的好意了。”嬴子衿说,“小澜原本就没有考帝都大学。”
嬴天律稍稍一怔:“没有?”
高考状元,不去帝都大学,还能去哪儿?
而且就帝都大学那种连轰带炸的邀请电话,还有谁能受得了?
嬴子衿也没隐瞒,毕竟这会是迟早会公布到官网上的事情:“诺顿大学。”
嬴天律微微吸了一口气:“厉害。”
诺顿大学,这么多年了,沪城都没有出一个。
嬴子衿还是让开了门,淡淡:“进来喝杯茶吧。”
她径直走入了卧室,也没管嬴天律。
但这对嬴天律来说,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惊喜了。
他薄唇抿了抿,在门口换了一双一次性拖鞋后,走了进来。
前几次,他也没进门,只是远远地看着。
这是他第一次来到温家。
这简陋的三室一厅,和嬴家带花园、游泳池、健身房的老宅根本比不了。
但是却很温馨。
这才是家。
嬴天律转头,看到温听澜坐在餐桌旁,正在玩魔方。
几秒一个,手速很快。
确实是天才。
“你——”嬴天律不知道怎么称呼少年才好,他放缓了语气,“你别在乎微博上他们说的,键盘侠很多。”
温听澜没有理他。
嬴天律沉默了一瞬,又开口,声音沙哑:“对不起,我才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不,你不知道。”听到这句话,温听澜抬起头,神情很平静,“你没有见过半年前的她,她的胳膊上都是针孔,我数都数不清。”
一年,嬴子衿一共给嬴露薇献了13次血,平均不到一个月就一次。
但不论如何,针孔是很小的,愈合起来会很快,没有遗留。
之所以会有那么多针孔,是因为每一次献血,嬴露薇派来的护士都会故意多扎好几针。
嬴天律动了动唇,俊美的容色颓废不已:“抱歉,如果……”
他没有再说下去。
因为没有如果。
也可惜没有如果。
等他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成定局了。
他哪怕为此愧疚为此弥补,也终究晚了。
“我只是被骂两句而已。”温听澜偏过头去,淡淡,“姐姐经历的,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我这点算得了什么。”
網王之海妖的旋律
**
嬴天律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温家的。
他坐在车上的时候,神情还有些恍惚。
好久之后,他才勉强平复了下来。
虽然嬴子衿说不用他帮忙,但嬴天律还是给他在帝都大学的那个朋友打了个电话过去。
那边先是诧异了一下,才说:“你说温听澜?我知道,就我们院系的终身教授亲自去请,都没有请来,你知道终身教授是什么吧?”
嬴天律当然知道帝都大学终身教授是什么。
这是一种国家级别的荣誉了。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那边又说,“就算他不在帝大,他也是国家都要保护的人才,帝大不可能坐视不管。”
“你看看一个叫‘狗大壮’的微博账号,这是帝大招生部的一个老师,他已经发声明了。”
焚神道 單刀飲寒風
听到这个微博ID,嬴天律额角抽了抽,有些不忍直视。
不过也用不着他搜,因为热搜榜上也很快出现了一条新的热搜,就接在温听澜那条热搜的后面。
#帝都大学回应#
而狗大壮这个微博ID,认证是——
帝都大学一枚吃闲饭的。
但网友们也都知道他负责帝都大学大学部的招生。
所以他上一条微博下面,全都是这样的评论。
【请帝都大学立刻退了温听澜的学籍档案,这样言而无信的学生,只会败坏帝都大学的名声。】
复制一连串。
然后就逼着他真的出来发声了。
【@狗大壮V:我服了!我也想退了他,问题人家根本不是我们帝都大学的好吗?
三跪九叩,都请不来!非要逼着我说出这么没脸的事实?
还退他的学籍档案,你看我们配吗?
这样,你们想让他被退学,去找诺顿大学,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理你们。
别烦我,行行好,求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