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无尽遥远的虚空深处,那人大口咯血,身上的仙王级战衣已经被脱下来,露出肋下一道深深的伤口,伤口依旧没有愈合,还有鲜血不断往外流淌着。
他的伤势很重!
到这种境界,有些事情看起来是优势,可某些时候,却会成为劣势。
比如他们的要害,不再局限于凡人那种头颅、心脏等区域,浑身上下,几乎是没有破绽的!
可恰恰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也可以说他们浑身上下到处都是要害!
哪怕只是在胳膊上被划一道口子,都有可能被无上的杀意给杀死!
我的death壞老公
不然的话,只是肋下受点伤,他又何必宝贝都不顾了,仓皇逃走呢?
南明洶湧
这人很郁闷!
有种想要原地爆炸的冲动。
江湖天很晴
一场大战,自身受到重创不说,竟然还丢了两件仙王级法器……
至于大圣级的那些法器,就更不用说了,简直不计其数……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啊!”
“那两人下手可真狠啊!”
他一边吐血,一边欲哭无泪的喃喃自语。
心中无比的后悔,但没办法,他想踏出那一步,就必须找磨刀石,寻垫脚石。
本以为找到两个最合适的人,结果差点把自己都给搭进去。
反倒成了人家的磨刀石、垫脚石以及……送宝小队长。
一人一个,不偏不倚。
简直像是天注定一般!
不甘、不爽、后悔、愤怒……各种情绪折磨着这人。
但到最后,只能将这些情绪暂时压制下去,隐藏起来。
因为……伤口太疼了。
直到被凌逸砍了一刀,他才知道受伤的滋味如此难受。
转回身,看向那座仙王殿所在的方向,跟那面盾牌和小葫芦之间最后的一点联系,也被切断了。
他知道,东西没了。
看来,也只能以后找同门帮忙,想办法把东西抢回来了。
逼嫁:代嫁醜妃 梧桐葉
最后看了一眼那方向,这人龇牙咧嘴的,默默转身离开。
因为再不走,等那两人炼化完两件仙王级法器,怕是会过来找他!
毕竟他逃得匆忙,留下了太多痕迹。
嗯,走为上策。
仙王殿外。
當你成為外掛
凌逸跟周棠两人用了数年时间,终于将这两件仙王级法器上面的精神印记给炼掉。
在这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件趣事。
那人留在两件法器上的精神印记,居然还出言威胁两人——
創業時代系列(全兩冊) 付遙
“凌逸,你可知这是谁的法器?我劝你们,最好将这两件法器送还回去!”
“周棠,你难道没吸取神族被灭的教训吗?还敢如此张扬,就不怕我回去之后,将你的存在散播出去,肯定有人来杀你!”
凌逸和周棠炼化了几年,这人留下的精神印记就在这里絮絮叨叨威胁两人几年,直到最后,被两人用大道彻底给炼没了。
才算彻底消停。
随后,两人又用了几年时间,了解和熟悉这两件法器的功效。
当凌逸发现,激活这紫色小葫芦的方法,真的得说那句——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的时候,整个人也有点崩溃。
心说是谁炼制出的这个葫芦?
要不要这么中二?
随后,两人进入这座仙王殿。
别看之前跟那人在外面打得翻天覆地的,但这座仙王殿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两人进来之后,没有在入口处多做停留,很快就深入到里面,开始寻找起来。
多情帝王無情妃 遺失的歌謠
因为周棠一进来,那种感应就变得更加强烈。
甚至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不断引导她,冲着一个方向而去。
但两人多少还是有些谨慎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这种冥冥中的力量到底是好还是坏。
万一是敌人的陷阱呢?
对于他们这种境界的修行者来说,这种事情并非不可能发生。
凌逸和周棠其实就可以通过类似托梦的方式,去影响修行界甚至人界生灵的行为,甚至可以用这种方式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不过能对周棠做这种事的存在,正常情况下,在境界上应该比周棠高得多,所以也没必要弄这些花招。
用周棠的话说就是,不管是什么,总要到了那里,看看再说。
两人在仙王殿内,一走就是几个月。
随着愈发的深入,两人发现这座仙王殿曾经的主人,应该是一个真正的顶级法阵大家!
因为到处都留存着各种法阵的痕迹。
虽然有那声音指引,但在路上遇到的各种拦路法阵,却需要两人自行破解。
在这过程中,凌逸也愈发感觉到,这地方,可能真的是属于周棠的机缘之地。
因为周棠本身……就是一个法阵方面的顶级存在!
一路破阵,一路前行。
终于,在数年后,周棠来到了那个冥冥中力量希望她来的地方。
那里……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古老的残破祭坛。
已经坏得有些不成样子,如果不仔细看,甚至难以辨认出这是个祭坛。
周棠看了凌逸一眼,道:“它叫我站在祭坛上面。”
“它?”
周棠点点头:“对,就是指引我来到这里的那股力量。”
她说完,看着凌逸,想要征求凌逸的意见。
凌逸沉默着,也多少有点拿不定主意。
其实两人都不是那种没主见的人,但眼前这一幕,却是有些太过诡异了。
严格来说,就是有点妖!
祭坛这种东西,通常意味着神秘和未知,哪怕是凌逸和周棠这种层级的人,对祭坛的态度,也都是很小心很谨慎的。
因为谁也不知道,一旦站在这个祭坛上,到底会发生什么。
周棠犹豫着,看着凌逸:“要不,我去试试?”
凌逸围着祭坛转了两圈,试图从地面上那已经模糊不清的图案中找寻一些信息。
但很可惜,什么都没能找到。
祭坛上面的那些花纹和图案,似乎早已被岁月的力量给腐蚀,根本看不清楚那上到底是什么了。
其实如果不是明明中那股力量,凌逸甚至都有些怀疑,这祭坛还能不能被激活。
不过现在看来,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
“我试试吧!”
周棠见凌逸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的样子,下定决心道:“无论好坏,我都要尝试一下,不然……我不甘心!”
凌逸当年虽然得到了罗蓁的全部传承,但关于神族,关于神族的覆灭原因,罗蓁却是只字未提过。
所以眼下,他真的很难给周棠提出建设性意见。
其实换做是他,十有八九也会做出跟周棠相同的选择。
“那……就试试吧,但一定要小心!”凌逸看着周棠道。
“放心吧。”周棠直接祭出那面黑漆漆的盾牌。
凌逸想了想,把紫色小葫芦也给了她:“万一发现不对,就千万别犹豫,该打打,该跑跑,这世间万物,所有一切,都没有你珍贵。”
周棠甜甜一笑,凑过来在凌逸唇上轻轻吻了下,点点头道:“知道了!”
鬼才相師 道門老九
随后,头顶着那面黑色盾牌,手里握着紫色小葫芦,一步步,缓缓踏上前方残破的祭坛。
当她站上去的一瞬间,大地仿佛轻轻颤动了一下。
下一刻就安静下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周棠不见了。
整个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即便是一座法阵,从激活到运行也是需要一点点时间的。
而且只要被激活,就一定会出现一些能量上的波动。
可这神秘的残破祭坛,从始至终,都没出现过任何的……哪怕一丝一毫的能量波动!
周棠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凌逸有点懵,他下意识的,想要往祭坛那里走去。
但一股柔和的力量,却将他给拦住了。
刚刚还没有的,现在却突然间出现了。
无形也没有波动,但想要前进一步,却无比困难。
“是谁在这里?能说句话吗?”凌逸开口问道。
四周静悄悄,没有一点声音。
“我是罗蓁亲传弟子!”凌逸再次说道。
还是没有任何回答。
真无情啊!
凌逸嘴角抽了抽,又退了回来。
他决定在这里等着周棠回来。
却说周棠。
刚刚站在祭坛上的瞬间,就感受到一股无形的能量将她浑身上下包裹起来。
这力量很柔和,温温柔柔的,有点像妈妈的手。
这感觉……早已经消失在周棠的记忆中太多年了。
不过这并未让她感动,反倒令她充满警惕。
因为在水里面抓鱼,也必须得像妈妈的手一样轻柔才行,不然,鱼可就跑了。
带着四分警惕六分好奇,周棠感觉自己被传送到一个特殊的空间中。
随后她在这里,见到了一个人。
准确的说,这应该只是一道残存的意念,像是信号不好的影子,身上不断有电火花来回跳动,给人感觉随时都可能消失似的。
但这些都没什么,关键问题是,这意念化成的虚影,竟然跟周棠有着八九分的相似之处!
这就有点令人感到惊悚了。
千方百计的将她召唤到这座仙王殿,又用一座残破的古老祭坛把她传送到这儿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夺舍?
周棠并没有因为这虚影跟自己很像就放松警惕。
相反,她变得更加谨慎起来。
看着这道虚影,眸光清冷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虚影安静的打量了她几眼,然后发出一道类似电子合成的声音——
“我是你的前世。”
周棠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是么?是不是接下来,你要告诉我,我应该和你合为一体?”
虚影点点头:“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