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rlh笔下生花的小说 《明天下》- 第四章 快要饿死的先生和狗 -p1sDc1
明天下

小說明天下明天下
第四章 快要饿死的先生和狗-p1
云娘拖着云昭靠近了破殿,再次喊道:“元寿先生可在,云秦氏携幼子云昭拜见。”
云娘笑道:“我儿以前懵懂,半月前突然开智,这一点要禀报先生得知。”
在那座高大的山腰上,有一座书院。
“多啊,你的四个舅舅,七个表兄全是读书人,你爹爹当年就是你外祖的门生,只可惜你爹爹考中秀才之后就不再读书了,被你外祖赶出门楣,娘回家三次都被你外祖给撵出来了,备好的礼品也被丢出来。
如果母亲说的是真的,她的家教一定不太严格。
云昭对母亲道:“会不会被冻死了,我们进去看看。”
云昭很想道爷快点来,快点证明他不是妖孽,这几天他已经快被母亲烦死了。
云昭很想道爷快点来,快点证明他不是妖孽,这几天他已经快被母亲烦死了。
我真不是仙二代
在那座高大的山腰上,有一座书院。
“娘,快来啊,元寿先生快要饿死了。”
云娘咬着牙对儿子道。
云昭呻吟一声,没有继续问,他觉的母亲在骗他,大明一朝八岁女童可以抛头露面了?
“我一个妇道人家给儿子求先生,已经很失礼了,如果再不尊敬先生,人家怎么可能回来咱们家教你?”
絕世武神
云昭第一次对母亲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这一番话绝对不是土财主家的女主人能说出来的。
时间过了良久,之云昭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一个留着三绺长须,身材高大,面目发青的中年汉子扶着门框,吃力的对云娘道:“你要请我当你家的西席?”
先生们见当官太危险,另一半也就不愿意出山当官了。
我们回去,明日再来。”
殿中传来一声狗吠。
云娘拖着云昭靠近了破殿,再次喊道:“元寿先生可在,云秦氏携幼子云昭拜见。”
“外祖家里的读书人多吗?”
云福脸色一变,匆匆的将云昭从那人身边拖过来低声道:“小心沾染了时疫。”
咦?你是云氏当家妇人,早就听闻你只有一个残疾儿子,莫非你要请我教他?
“多啊,你的四个舅舅,七个表兄全是读书人,你爹爹当年就是你外祖的门生,只可惜你爹爹考中秀才之后就不再读书了,被你外祖赶出门楣,娘回家三次都被你外祖给撵出来了,备好的礼品也被丢出来。
云福脸色一变,匆匆的将云昭从那人身边拖过来低声道:“小心沾染了时疫。”
徐元寿泪如雨下,哽咽着朝破殿施礼道:“狗兄,非是徐元寿意志不坚,实在是已经走到山穷水尽之地了,山中多豺狼虎豹,坚守再无意义,你,你,你就跟我走吧!”
山风凛冽,铁锅下没有一丝灰烬,只有几根烧的半残的柴火胡乱散落在四周。
云福脸色一变,匆匆的将云昭从那人身边拖过来低声道:“小心沾染了时疫。”
云娘见儿子目光中满是疑惑,就连忙道。
元寿先生仔细看看云昭的眼睛摇摇头道:“昔日楚庄王旧事重演罢了,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如今,这娃子真的勾起某家好为人师的念头了。”
咦?你是云氏当家妇人,早就听闻你只有一个残疾儿子,莫非你要请我教他?
云娘将背篓往上垫一下,背篓里的束脩还是有些重量,走了七八里山路之后,变得更加沉重。
云昭看了一下,锅里确实是清水结冰,里面没有一粒米,也就是这一刻,他对这位将要见到的好先生充满了好奇,母亲口中的厉害读书人,是如何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的。
“乱世啊,读书人不值钱!”
云昭很想道爷快点来,快点证明他不是妖孽,这几天他已经快被母亲烦死了。
不知不觉十五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这里有一位很厉害的先生。”
云娘摇摇头道:“如果元寿先生因冻饿而死,他不会愿意让我们看见他的破落模样的。
半扇门倒在地上,寒风不停地往里面灌,另外一扇稍微完好的门无力地翕张,一只精瘦的黄狗探出脑袋看了一眼云昭母子,又谨慎的缩回头,小声呜咽一下,就再无声息。
铁锅后边,便是一座相对完整的小殿,四角的飞檐上还有一些破损的飞檐兽,飞檐上的铃铛早就不知去向了。
“元寿先生可在?”云娘扬声呼唤道。
云娘咬着牙对儿子道。
白日里,只要云昭清醒着,云娘就带着他到处乱转,方圆三十里地的寺庙道观神龛看了一个遍。
云福安顿好徐元寿之后,见云昭拖狗拖得辛苦,就一把抓住黄狗的颈皮对抹眼泪的云娘道:“回去喂几顿食物就会重新认家的。”
云娘连忙道:“家师国渊先生早就向小妇人推荐过先生,还请先生莫要推辞。”
云昭挣脱母亲的手,在母亲的呼唤声中钻进了大殿,不一会他的声音就从大殿里传来。
在那座高大的山腰上,有一座书院。
以前是关中数一数二的大书院,前代大儒横渠先生,就曾经在这里开课授徒,顺便养病,在那个时候,玉山书院的座位一座难求,有江南的才子不惜奔波千里也要来听横渠先生的课。
没人回应。
如果是这样就请回吧,恕某家无能为力。”
直到云娘发现儿子哪怕站在佛祖脚下,依旧气定神闲的,没有变化成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重新变成傻子,这才算是放下来心头的疑惑。
云娘吃了一惊,向前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将留守在远处的管家云福召唤过来,这才走进大殿。
云昭很想道爷快点来,快点证明他不是妖孽,这几天他已经快被母亲烦死了。
咦?你是云氏当家妇人,早就听闻你只有一个残疾儿子,莫非你要请我教他?
可惜,大势已去,西南一地的土著们依靠当年前赴后继当官的决心,已经占据了大半个朝堂,他们再想出仕为官为时已晚。
不过,回想起母亲那天疯了一样驱赶野猪的样子,这一丝后悔之意也就烟消云散了。
我们回去,明日再来。”
直到云娘发现儿子哪怕站在佛祖脚下,依旧气定神闲的,没有变化成什么奇怪的东西,也没有重新变成傻子,这才算是放下来心头的疑惑。
传说中可以窥破阴阳,比谛听还要厉害的的关帝庙道爷没有来,留守道观的小道士说如今天下妖孽横生,道爷很忙,去渭南捉拿一只成精的狐狸精,没工夫理睬云氏这种土财主的小事情,等开春之后再看看道爷有没有功夫。
白首妖師
时间过了良久,之云昭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一个留着三绺长须,身材高大,面目发青的中年汉子扶着门框,吃力的对云娘道:“你要请我当你家的西席?”
锈迹斑斑的铁锅里冻着一块冰,破锅边上还有一只黑陶碗,硕大,肮脏,看样子有一阵子没人用过。
时间过了良久,之云昭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一个留着三绺长须,身材高大,面目发青的中年汉子扶着门框,吃力的对云娘道:“你要请我当你家的西席?”
劍仙三千萬
加上从这里出去的先生头太硬,不愿意只教授四书五经,更不愿意让自己的学生用古人的语气来承接现代学问,更加不愿意接受燕王当他们的皇帝,被官府废黜了官学的资格,脑袋最硬的几位先生终究没有硬过钢刀,连同自己的门人子弟,以及接济玉山书院的富户们一起人头落地。
由此可见,管家说母亲是大家闺秀这一点很可信。
神醫嫡女
锈迹斑斑的铁锅里冻着一块冰,破锅边上还有一只黑陶碗,硕大,肮脏,看样子有一阵子没人用过。
“乱世啊,读书人不值钱!”
云福搀扶着徐元寿从破殿中走出来,才走了几步,就见徐元寿停下脚步回头看着破殿叹息一声道:“老伙计,出来吧,我们有地方吃饱肚皮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