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战斗仍在持续之中,恐怖的气息肆虐天地,震动落仙疆域每一寸土地。
这种级别的战斗。
在整个东域之中算是最强一战。
参与的王级强者足有上百位。
怕是整个修仙界,近乎大半的王级都参与其中。
战况激烈,难以形容。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这种级别的咱都,并不会持续太久。
双方都是玩命搏杀,互不相让。
这种时刻,他们各自便是没有什么保留。
因为任何的保留,都可能导致自身被斩杀。
就算他们是道身,也并不想如此轻易被斩杀当场。
对于如此大规模的战斗,郑拓内心之中没有任何多余的波澜。
他竟自己包裹在光芒之中。
十根手指,洁白光滑,宛若古玉。
轻轻拨动琴弦,演奏着绝妙的乐章。
那琴声听在耳中,并未有多麽玄妙,仅仅只是让人想要倾听而已。
琴声悠扬,带着一抹古老,传遍整个落仙疆域。
在这银河大战之中是如此的特别,如此的耐人寻味。
“这琴声……不对!”
银狐似乎发现了什么。
他刚刚就怀疑这落仙真人的实力不对。
那星辰守护神将的实力太过强大,一个个都是王级强者,远远看去,怕是不下上百位。
一个人掌控上百位王级强者,这种事在修仙界之中不是没有。
但那种存在,最弱是也传说级强者。
这落仙真人一个大王境,凭什么拥有如此恐怖的底蕴。
他一直都在观察,此刻终于发现问题所在。
琴声。
没有错,就是这琴声。
自从这琴声开始之后,事情就变得不对劲儿。
这琴声听在耳中,没有任何异样,更别说什么杀伤力之类的手段。
但是细细品来,其中怕是大有玄机。
“定!”
银狐心念一动,从自己体内分离出一只小银狐。
小银狐出现,在这银河之中跳跃,细细感受。
片刻之后,银狐面色大变。
“遭了!这琴声果然有问题!”
银狐感受到了莫大的危机出现,这种危机极端恐怖。
因为他并不知道是什么危机,仅仅只是自己的直觉,便是感受到了那恐怖无比的气息。
“撤,撤,快撤!”
银狐叫嚷出声,当即停止战斗,转身便是欲要跑路。
“银狐,既然来了,便不要想着离开了!”
郑拓的声音出现,忽远忽近之下,让银狐难以捕捉其位置。
莫名间。
银狐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虚无之中。
在这虚无之中,周围刚刚的战斗之声已经消失。
此地安静的能够听到他心脏嘭嘭嘭的跳动之声。
“落仙真人,看来我的猜测没有错,你的琴声有问题。”
银狐虚空对话,这般说道。
而郑拓没有回应银狐所言。
这个银狐这是有够聪明,竟然第一时间发现了问题所在。
没有错。
他的琴声当然有问题,如果没有问题,他怎么会在此刻仍旧弹奏。
只不过。
他的手段更加高明,想要识破,需要一些更高明的手段。
这银狐也是老江湖,且擅长玩这种东西,所以才有如此敏锐的感知。
但其仍旧不知道自己使用了何种手段。
因为……
他使用的,可不仅仅只有一种手段。
他的手段之中包括了古琴之声,十方世界,银河,还有落仙壁垒。
没有错。
还有落仙壁垒。
郑拓望着银河之中与星辰守护神将大战的诸多王级,嘴角露出一抹极致邪恶的笑容。
“这……怎么可能!”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起點-1162、鄭拓手段的真相讀書
银狐的声音传来。
其催动了自身秘法,透过虚妄,看到了事情的本质。
“这怎么不可能!”
郑拓没有惊讶。
这银狐的本体是传说级强者,能够看破自己的手段,他完全能够理解。
“这……这……这……”
银狐久久说不出话来。
因为在他眼中,所有一切的真相是如此让人难以接受。
银河之中。
战斗仍在继续。
星辰守护神将与入侵的王级强者展开生死搏杀。
但是在银狐眼中,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
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星辰守护神将。
或者说,那所谓的星辰守护神将,不过是那些入侵的王级强者罢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这群家伙,竟然在这落仙真人的手段之下……互相残杀。
没有错。
没有星辰守护神将,所有人的战斗,面对的都是入侵者。
他们被控制住互相搏杀,不想战斗。
不仅如此。
苍天阁,姜家,难以联盟,妖皇殿。
这与落仙宗战斗的数位王级强者的对手,同样是彼此,根本不是落仙宗众人。
他们竟然也在互相残杀。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上心头,纵然他银狐见识过许许多多的残忍与手段。
但此时此刻,仍旧让他感觉汗毛炸立,整个人如坠冰窟,难以支持。
呼……
仅片刻后,银狐回复冷静。
“好一个落仙真人,手段竟如此狠辣,佩服,佩服。”
银狐开口,望着整个银河战场,心绪难平。
“狠辣吗?”郑拓回应,“与你们强行入侵我落仙宗,斩杀我落仙宗宗主与数位长老相比较,我感觉这一点也不狠辣,甚至已经很温柔了。”
银狐沉默不语。
“银狐,你应该明白,这是战争,不是儿戏,在战争面前,任何手段都是必要的。况且,既然他们选择入侵,便要有被斩杀的觉悟,你应该明白才是。”
郑拓与银狐交谈,是因为他在将其拖住。
银狐这家伙的实力诡异莫测,本体乃是传说级强者。
其能够看破自己的手段,或许也有手段破除。
以言语拖住银狐,让战斗快些结束,显然是非常合理的手段。
“是啊!这便是战争!”
银狐嘴上这样说,却仍旧意难平。
眼睁睁看着百位王级互相残杀,这种事对他来说,也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但这就是战争啊!
既然这群王级主动选择趟这浑水,就要有被斩杀的觉悟。
而他,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便是将自己一方之人保护。
在这战争之中,不让己方之人因为此时受损,才是一位领袖应该做的事。
银狐心中想着。
当即催动法门,欲要将己方所有人唤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