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帝國
小說推薦我的帝國我的帝国
“我早就说过,宗门人人都以力量为尊,尔虞我诈互相提防,顺风顺水还好,一旦陷入劣势就会分崩离析。”一个剑士走在并不算平坦的道路上,对自己身边的同门抱怨道。
那个走在他身侧的剑士叹息了一声,开口说道:“你说的这些谁看不出来?只不过当时宗门势大,大家都没有选择罢了。”
天剑神宗作为一个强大的,拥有几十个洞天福地的庞大势力,麾下数千万弟子,想法不同的自然多如牛毛。
之前出现一个九幽派并不是偶然,其实在宗门内部,也有许多弟子不满宗门那种力量至上,不讲人情的氛围。
只不过这些弟子往往都是技不如人,力量比较低的,所以他们的意见或者说想法,在天剑神宗的高层看来,并不重要罢了。
在宗门鼎盛的时代,这些人的想法确实并不重要,因为没有人敢忤逆神宗,也没有人敢提出自己的意见。
改革更是无从谈起,缺乏上层的支持,又没有中层人员的理解,底层的利益自然也就没有人去关心和维护了。
其实,无声的抗议早就已经开始了。许多天剑神宗的基层弟子,都对九幽派十分同情。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天剑神宗的弟子,在围剿九幽派的叛逆的时候,往往会手下留情网开一面的原因。
九幽派能够在天剑神宗的高压之下存留到现在,其实天剑神宗的剑士们主动放水,也是很重要的因素。
上层人员我行我素,把剥削压榨当成了理所当然。而中层人员欺上瞒下,无所作为……这样的一个状态,一直持续到天剑神宗开辟新的洞天福地,在希望2号行星上,撞见了爱兰希尔帝国为止。
“现在好了,突然间觉得放松了下来,整个人都似乎更有精神了一些。”一边走着,那个先开口的剑士一边感慨道。
他的身后,几个剑士听到了这句话,瞬间的失神之后,都跟着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之前他们每天都要小心提防同门的算计,现在这种感觉,似乎随着刚刚的投降,烟消云散了。
“听说接收我们的是九幽派的人……”一个剑士莫名的松了一口气,他在之前围剿九幽派的战斗中,私自放走过一个九幽派的女剑士。
那女剑士留给他了一个信物,说是如果落入九幽派弟子之手,亮出这个信物至少可以保住自己一条小命。
他伸手入怀,摸了摸那个信物,心中大定——看来这一次小命是保住了,或者别有一番机缘也说不定。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应该是九幽派的人,你之前不也听到了那难听的喊话声音了吗?”另一个剑士想起了那个电子合成的喊话声音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那声音真的很难听,让他汗毛倒竖浑身发冷。不过那些喊话的内容,却让他少了几分对投降的抵触情绪。
听说投降是受到保护的,听说投降之后是有食物可以领取的,又听说投降的接待是九幽派的女剑士……
反正对于他们来说,投降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处多多,又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
在他们谈论投降的事情的时候,身后传来了引擎轰鸣的声音。这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声响了,条件反射的,就走下了道路,走到了路基上好奇的观望。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辆吉普车,在不算平坦的道路上颠簸着开过。那粗壮的天线,随着汽车的颠簸在空中摇晃。
能够代步前进,而且速度飞快的法器,引起了许多人的羡慕。他们之前也见过这样的法器,还给这种法器让过一次路。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第二辆吉普车跟着开过,再后面是一辆六轮卡车,一边摇晃一边急速驶过他们的面前。
第二辆卡车的出现,让这些天剑神宗的剑士们开始惊叹起来。他们还真不敢想象,这样的法器会如此之多,多到几乎看不到尽头。
不仅仅是这些,他们的头顶上,还有直升机一架接着一架的呼啸而过。
也不知道是哪支部队正在前进,卡车一辆接着一辆,上面坐满了穿着动力外骨骼的士兵。
好不容易等到运载着士兵的卡车都开了过去,这些天剑神宗的剑士们还没来得及走回到路上,就又看到一辆接着一辆的99式主战坦克隆隆开过。
卷动的履带发出嘈杂的声响,几十辆坦克的噪音汇聚起来,颇有一股震耳欲聋的雄壮味道。
这些坦克还没有完全开过去,更多的装甲车就跟着开了过来。坐在装甲车上的士兵好奇的低头打量着这些站在路基上同样抬头观望着他们的俘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很快,一辆吉普车挨着路边超越了这些行驶的装甲车,然后在这群天剑神宗的俘虏面前停了下来。
从吉普车上跳下来一个一身黑色剑袍的女剑士,她看了看天剑神宗的这些俘虏,开口自我介绍道:“我是来接你们回去的,跟我来吧,再走不到十里,我们就能到专门为你们准备的营地了。”
她一点儿紧张的意思都没有,看起来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甚至,她已经习惯了乘坐吉普车,已经不再因为车辆的颠簸感觉头晕目眩了。
因为方便,她已经喜欢上了乘车的感觉,爱兰希尔帝国为了方便她行动,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司机和一个助手。
那个助手现在抱着突击步枪坐在吉普车的后排。他没有下车的意思,就那样坐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俘虏。
而那些俘虏看到九幽派的女剑士从那个“法器”上跳下来,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他们走了一路也有点儿人困马乏的意思了,不少人也希望可以体验一次,那种坐着就能不断向前赶路的感觉。
“跟我来吧!”女剑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就走回到吉普车边。然后,她忽然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个曾经放过她一次的,天剑神宗的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