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慕容哥哥立刻往前挣扎了过来:“这是八仙堂的声音——其他的长老,怕是都出事儿了!祖师爷,还请您给我们这些不争气的弟子做主!”
八仙堂?
那地方我有点印象——好像是上次审问赫连长老的地方,也算是摆渡门的腹地。
那些半毛子杀到了那里去了?
但是,哪个半毛子,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黑斗篷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闪身不见了——妈的,八成他认定打我不过,而八仙堂既然有人重重看守,说不定那地方有琼星阁的秘密。
公孙统还受着伤,皇甫球被大婆那个白骨精给牵绊住,他再过去,摆渡门八成要吃亏。
可我一旦从藏身的地方露出来,哪怕被白藿香用蜇皮子换了脸,也难保不让红衣人给认出来。
一旦认出来,麻烦就大了。
“也算是个缘分。”红衣人笑眯眯的说道:“能有缘分,见凌尘仙长的真容了。”
见你大爷,这个王八蛋还是对我的身份存疑。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第1805章 黃玉之驄推薦
正在这个时候,身后就一片脚步声:“三川仙药八成就在这地方呢!”
‘’大家进去,一起找!
半毛子们也来了,这地方顿时一片大乱。
二姑娘也拉了我一把,意思是说,现在怎么办?
是得去看看八仙堂,可慕容兄妹也得带上。
我一寻思,撒手就是一个天花。
二姑娘顿时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意思是说,天花一亮,你不就被发现了吗?
其实不然——我躲在了一个断龙石后面,前头的根本就看不见我,而这地方一亮,后面的半毛子看见这里闪烁的奇珍异宝,跟涨潮似得,就涌过来了:“这是摆渡门的宝库!”
“三川仙药,是不是就在这里呢?”
这地方,一下就被闹腾腾的半毛子给占满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麻衣相師》-第1805章 黃玉之驄閲讀
把红衣人也给挤在了中间。
我正要带着二姑娘趁乱去找慕容兄妹呢,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哎呀,富贵兄弟,原来你在这里!”
马脸。‘’
我顿时高兴了起来。
黄玉骢,是世上力气最大,跑的最快的马!
而且,据说真正的黄玉骢,在山坡落石的时候,也能带着主人顺利突围,一块石头都砸不到它和主人身上,是比汗血宝马还传奇的神驹!
我立马抓住了马脸:“黄大哥,能不能帮我个忙?”
“富贵兄弟,你这么外道干什么?”马脸慷慨激昂的说道:“你堂堂天狐的尊贵身份,肯跟我叫一声哥,上刀山下火海,我眉头都不皱一下,说!”
太好了。
我立马就请马脸去把慕容兄妹从乱糟糟一片里给救出来。
这对别人来说,简直是个不可能的任务,可马脸见状,满不在乎的就冲进了半毛子群里——简直像是劈开这一片沸反盈天的利刃!
许多半毛子直接被撞飞,不过一眨眼的来回,马脸倏然就破路而出,跑到了我面前——两肩膀一左一右,扛着的正是慕容兄妹两个!
我高兴了起来,立马带着它就往外冲。
马脸才刚到了这地方,还想要三川仙药增强力量呢:“不是,富贵兄弟,就这么走了?那这里的东西……”
我立刻说道:“黄大哥,你放心吧,咱们要去的地方,才是真正珍贵的地方!”
马脸顿时兴奋了起来,一点没犹豫,跟着我就跑了出来:“富贵兄弟,你是不是知道仙药在哪儿呢?”
“八九不离十!”
“我就知道——你有好事儿,能这么想着大哥,大哥没文化,只能说个谢谢你了!”
幸亏你没啥文化。
但一动身的时候,我注意到了,红衣人似乎冲着这里看过来了,我立马拉住了马脸:“黄大哥——快点,迟则生变!”
马脸答应了一声:“抓着我衣服!”
我带着二姑娘一抓,就在红衣人要靠近的时候,耳边掠过了一阵风——马脸跑起来了!
这哪儿是跑啊——不愧是黄玉骢,这简直是贴地飞行!
眼前的一切景物掠过,快的让人眼前发花!
红衣人自然是想追过来,但是大量的半毛子涌入,他毫不留情掀翻了一片,反倒是把二毛子给得罪了:“这是谁,是不是摆渡门的?”
“敢对咱们下手,盘他!”
数不清的半毛子,对着红衣人就扑过去了。
当然了,以红衣人的能力,转瞬之间,所有敢扑他的半毛子,都跟烟花一样,全部散开。
可这一转瞬的同时,马脸已经带着我们,跑出去了老远。
他追不上了。
这个速度,哪怕慕容哥哥,也吸了口凉气:“不愧是黄玉骢……能被祖师爷看中的坐骑,的确不同凡响。”
马脸没听明白祖师爷什么意思,而我心里一提,连忙压着声音说道:“你可不要抬头看我……”
我一下学着黑斗篷的样子,把脸蒙住了——小绿嘴里,有铁蟾仙那弄来的好布料。
“弟子知道!”慕容哥哥却说道:“弟子一直牢记祖师爷的规矩。”
规矩,难不成,那个凌尘仙长,本来就不露面貌,谁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更别说,现如今两个慕容身受重伤,也辨别不出我身上的气息了。
那我冒充起来,简直是姓郑的嫁给了姓何的——正合适啊!
我立马让慕容哥哥领路,往八仙堂去。
一边奔着那地方跑,我恨不得立刻就把琼星阁的事情给问出来。
不过眼前问题太多了,只能一个一个来。我一寻思,摆渡门现如今生死存亡,抓住最要紧的先问吧:“我岁数大了,有些事情,记的不清楚——那个穿黑斗篷的,是什么时候得罪的?”
“这件事情,也怪不得咱们摆渡门。”慕容哥哥立刻说道:“一开始,就是他无理取闹——他跟咱们有个误会,也不能全怪咱们,咱们也试图解决,可他就是不依不饶,不肯化解误会,一心只想着报仇,这一次,也是如此……甚至,还杀了咱们摆渡在外面的守门人……”
“这些我知道,”我问道:“我是说,他的真身。”
“真身么。”慕容哥哥答道:“他以前在天上,是专门净化秽气的,元身,是个黑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