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云清裳也不禁笑了,高玄故作矜持的样子她太熟悉了。
千年过去了,高玄还是那么喜欢嘚瑟。
这种熟悉感,也消去了千年未见的生疏。消去了对于高玄力量的惊叹和敬畏。
强如云清裳,都对高玄最后两剑生出了敬畏。
高玄催发剑光领域困住众多强者,与其说是力量强横,不如说是剑术高绝。
云清裳在一旁看的很清楚,真要说高玄剑域多强横到也未必。只是他剑域层次高妙,众人被困在其中都找不到脱困的路。
秦时月这些人修为更强,都仗着九州鼎强行挣脱领域束缚。
由此可见,高玄剑光领域在力量层次上并不能真的把所有人压制住。
可等高玄剑斩白金日轮,那雄浑无匹浩浩荡荡的一剑,真有斩碎星河赫赫神威。
第二剑又灭杀众多圣者,端的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要知道这些圣者中还有神级强者,其他也都是超一品强者。各自有神器在手,每个都不可轻辱。
如此威势,才真正展现出高玄冠绝当世的剑术。
力量层次越是强大,越知道高玄这两剑的厉害。
云清裳也有些好奇,这千年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高玄居然变得这般强大。
当然,能做到这些他手中剑器也异常重要。
就品阶来讲,高玄重新炼制的弘毅剑品阶非常高,甚至可能比九州鼎还要更高一些。
云清裳手里也有九州鼎,只是她被困在九芒星锁神宫,这一千年来自身修为大有进境,九州鼎却没有进步。
秦时月、金毓秀、英佩里亚手里的九州鼎,却投入了无数资源。品阶上更上了几个台阶。
云清裳作为九州鼎主之一,通过九州鼎之间微妙气息感应,能感应到到其他九州鼎变化。、
尤其是几个人的九州鼎变化那么剧烈,从气息上已经完全压制她的九州鼎。
云清裳问高玄:“秦时月他们怎么办?”
高玄反问云清裳:“到了这一步,还有别的路么?”
云清裳想了下摇头:“好像没有了。”
高玄轻轻拍了拍云清裳肩膀,“世界就是这样,现实就是这样,我们掌握不了别人,我们只能尽力掌握自己。”
“说的这么深奥。”
云清裳说:“你沉思了一千年,变的哲学了。”
“哈哈哈哈,也不是。”
高玄笑着说:“这时候总要尽力说点有格调的话。拔出剑就杀,那不是太粗俗了。”
云清裳淡然说:“可惜,听起来也不是很有格调。不值得铭刻在石碑上给后人纪念。”
“无所谓,作为胜利者,后人自然会给我脸上贴金,想出各种金句名言。为我竖碑立传。”
高玄对此到是无所谓,千年转生过来,什么名誉荣辱,对他来说都不重要。
高玄说:“你看着这里,我去找秦时月算账。”
云清裳点点头:“早去早回。”
“好嘞。”
高玄应了一声,下一刻,他已经到了咸阳星地下深处,到了那座豪华游艇甲板上。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刺客之王笔趣-第六百六十七章 九州拳展示
秦时月穿着休闲沙滩裤坐在躺椅上,手里握着钓竿,微微皱着浓眉,表情有些凝重。
高玄在秦时月身旁坐下:“老秦,你好像心情不太好?”
“知道自己要死了,心情当然不好。”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秦时月深深叹气。
“你后悔了?”高玄很有兴趣的问了一句。
秦时月摇头:“那到不会。后悔又没用。重来一次,我也很难经受住诱惑。”
秦时月认真的对高玄说:“我真正在意的不是权势,我是不能容忍有人在我之上。你懂么?”
“大概能理解。”
高玄说:“没办法,我就是比你强。”
秦时月摇头:“现在说这些也没多少意义。只是动手之前我要说清楚一件事。”
“听起来不像是好消息,大家朋友一场,总要让你死的瞑目。”
高玄无可无不可的说:“你说来听听。”
“这一千年来,我神魂和九州鼎融合。我要是死了,九州鼎必破。”
“然后呢?”
“一座九州鼎破了,保护中央星域的九州神域也就破了。这个后果你知道的。”
秦时月说:“我知道你不受威胁,我并不是威胁你,我只是通知你一声。”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高玄无所谓的说道:“中央星域被保护的太好了。这里的人活的太安逸富贵了。见识见识邪神的残暴对他们来说不是坏事。”
他又对秦时月说:“转生千年,我领悟了一个道理,我可以竭尽全力守护人类,但我不是人类的保姆。也不是人类导师。
“我不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也未必能引导人类走向正确的道路。“
高玄有些感叹的说:“有的人聪明,有的人愚蠢,有的人善良,有的人邪恶,有的人正直,有的人奸猾。组成了复杂又平衡的人类社会……”
高玄说:“按照一个强者意志运转的社会,很容易就崩溃吧。这世界那么复杂,不可能只有一条正确的路。
“最好的办法就是在各种错误中反复折磨,才能总结经验,不断向前。”
秦时月对此并不在赞同:“这是强者的世界。一个强者就能决定种族的命运。你这么说,完全是推脱责任。”
“我不是推脱责任,只是重新审视自己,告诫自己不要自以为是。”
高玄说:“该承担的责任我自会承担。你不用担心。”
秦时月苦笑:“我听你这些说辞,更像是为杀我做铺垫。”
“没关系,我杀了你再控制九州鼎。就算九州神域真被打破了,大不了重炼一个。”
高玄安慰秦时月:“你别把自己看的特重要,你的死活对人类社会没什么影响。”
“谢谢你的安慰。”
秦时月对着高玄慢慢伸出粗大手掌:“我在一千年,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回来怎么办?”
“你想到了什么办法?”高玄很配合的问了一句。
秦时月说:“好办法没有,就想到了一招同归于尽的拳法。
“此拳以整座咸阳星域空间为骨,以咸阳星域亿万众生民心为意,以九州鼎为劲力,推动这一式九州拳!”
秦时月说着五指紧攥成拳,缓慢的向着高玄打过去。
他紧握的拳头宽大粗糙,胳膊上筋肉贲张充满力量感。
高玄就坐在秦时月对面,他并没急着拔剑,只是静静看着对方拳头慢慢接近。
他轻轻感叹说:“千年不见,你的心思越发厉害了。”
秦时月这一拳速度缓慢,到不是装腔作势。而是这一拳引动整座咸阳星域的空间力量,引动咸阳星域两千亿民众的精神力量。
要知道咸阳星域有数十颗行政星,星域覆盖空间面积要以光年来计算。
如此庞大的空间范围,被秦时月用九州鼎牵引成拳,向着高玄轰落。
这就相当于把整座咸阳星域当武器举起来砸高玄。只是具体变化精微复杂。
咸阳星域两千亿民众的精神力量,都被九州鼎强行汇聚在一起,凝立成九州拳意。
秦时月一拳缓缓轰出之际,高玄就听到了无数人在呐喊吼叫:“你错了,你该死、你是坏人、你不应该回来!”
“这世界是最好的,你所在一切都会做出破坏……”
“你快滚开,你快走!”
“我们不需要你……”
每一个声音都代表一个人的意识,老人孩子,女人男人,无数面孔不断闪现又迅速消失。
所有人的意识都是在排斥高玄,厌恶高玄,痛恨高玄……
两千亿人的精神力量汇聚到一起,可想而知,这股精神能量有多强。
秦时月以空间为架,汇聚众人精神力量为拳意,这一式九州拳,复杂精妙,又挟持整座咸阳星域为己用。手段高明。
所以,高玄都要说一声他的心思厉害。
这一拳要说威力,也未必比双剑合璧的白金日轮更强。只是这一拳带着整座咸阳星域,高玄正面硬接,会对咸阳星域造成巨大破坏,更不知会多少人因此身死。
高玄看着缓缓逼近的九州拳说:“千年之前,这一拳我会退避。那时候我自以为心存大义,自以为是人类救星。
“千年之后,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我就是我,一个有些自以为是卑微个体。人类的命运不在我的手里。我能掌握的只有自己。”
高玄看着秦时月认真的说:“因为别人的错误而自责,极其无聊。这一拳我绝不让你。”
他拔出弘毅剑,迎着秦时月九州拳直斩过去。
弘毅剑引动无尽玄冥咒海,这一剑虽然剑光凝而不放,却有席卷星河无尽浩瀚之势。
天河剑,水天剑中最浩瀚最雄浑的一式剑法。
弘毅剑吸收了天罡法则,玄冥咒海增加三百亿倍。受益最大就是天河剑。
玄冥咒海威力越大,天河剑的威力就随之正比提升。
高玄击溃双剑合璧用的天河剑,应对九州拳也催发天河剑。
唯有天河剑剑势最盛最强,最适合这种以强破强的对攻。
秦时月神色也凝重起来,高玄真是丝毫不让,没有一丝的犹豫和退让。
面对滔滔无尽天河剑,他想退也不成了。
拳剑交击,雄浑无尽剑势和挟持咸阳星域众生、天地的一拳对轰。
空中传来了嗡然震荡之声,源力海被掀起无尽风暴巨浪。
笼罩整座咸阳星域的九州鼎在虚空中浮现出来,三足青铜鼎,充满了时间沉淀古老沧桑气息。
巨大无比的青铜鼎上,一个个古老铭文闪耀。每个铭文中又有无数细微符文。
这等庞大的巨鼎形象,只有强者通过神魂才能观察的到。
三足九州青铜鼎一出现,也引来了几位强者的目光。
金毓秀、英佩里亚,云清裳,女娲,这几位都同时仰头看向无尽星空深处。
巨大三足青铜鼎,横亘在星河之上。只是单纯的庞大状态,就足以震慑所有生命。
如此庞大的三足青铜鼎,却在不断震荡。
就情况来看,秦时月很不妙。
金毓秀幽幽叹气,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起出手。但她不愿意那么做。
因为骄傲,也因为和高玄的复杂关系。
让金毓秀意外的是,英佩里亚居然也没动。作为九州鼎主,这时候出手可以最大限度发挥九州鼎优势。
英佩里亚只是冷冷看着星空深处的庞大青铜鼎,她自有她的骄傲。这是她和高玄的个人恩怨,她不会用别人帮忙,也不会帮着别人对付高玄!
青铜鼎中传来亿万众生呼喊,那庞杂的精神力量也让几位强者侧目。
就算是女娲,都不知道秦时月还有这一招。
女娲微微皱眉,以九州鼎承载众生精神力量,这等手段更近乎邪神。难道秦时月被邪神附体了?
女娲又觉得不太可能,以秦时月的老谋深算,哪会和邪神扯在一起。
浮现出来三足青铜鼎震荡的幅度越来越大,整座星域似乎都在跟着青铜鼎一起震荡。
这个过程持续了只有几秒钟,笼罩星域的庞大三足青铜鼎就嗡的裂开一条深深裂纹。
这条裂纹不断分裂扩散,刹那间裂纹已经遍布青铜鼎。
到了这个时候,青铜鼎的嗡然震颤反而停止了。
金毓秀、英佩里亚她们却知道秦时月完了……
三足青铜巨鼎静止了千分之一秒后,整个巨鼎就顺着裂缝猛然炸开,汹涌潮水从裂开巨鼎中喷涌而出。
刹那之间,滔滔天河把整座咸阳星域都淹没了一般。亿万民众汇聚的精神力量也一同被淹没。
偌大的星河,都化作无尽长河。
金毓秀、英佩里亚这个级别强者的感应,都被无尽天河淹没。
两个人神色都很复杂,千年不见,高玄变得更加强大了。
秦时月的九州拳,已经是臻于极致的神通。其引动整座星域之力的变化,更是阴险歹毒。就是如此,还是抵不住高玄一剑!
如此神威,真是让她们都要为之惊叹、心生敬畏。
坐在高玄对面的秦时月,这会也是满心惊叹和敬畏。
湛然明澈的弘毅剑已经还鞘,坐在他对面的高玄神色平静,似乎斩破九州鼎那一剑微不足道。
秦时月长长叹息:“准备了千年,还是抵不住一剑。想想不免有些可笑。”
“我也准备了千年。你输的不冤。”
高玄说:“你不该借用邪神的力量。修者不相信自己,就已经败了。”
秦时月苦笑:“你看出来了?”
“借用亿万众生的精神力量,这是邪神迷梦的手笔。当初我就觉得他没死,只是没想到跑到你那去了。”
高玄有些不解的问:“邪神以信仰为本源,这就是一条错路。你怎么会走这条路?”
“力量不分对错好坏,只分高低。”
秦时月说:“什么原因不重要了。重要是我终究败的很彻底。”
他最后深深看了眼高玄:“你是真的冷酷绝情,不论面对众生、情人、朋友一切种种,你出剑都不会有任何犹豫。这一点我们都远远比不上你……”
秦时月说话声音越来越低,他身体很快就化作点点清水猛然炸开。
无数水滴在空中飞扬飘舞,很快就彻底消散。
高玄对着空无一人的躺椅说道:“你总是想的太多了。”
失去了九州鼎的支撑,整座空间也迅速崩溃。
九州鼎挡住的黄泉界空间通道入口,也显露出来。
幽深的空间通道入口,里面都是浓郁黄泉法则气息。
高玄甚至能隐隐感应到深渊的气息,感应到那一丝地藏王的气息。
千年的时间,对于联盟对于人类是很漫长的时间。
对于地藏王这样的强大神祇,千年时间却算不上什么。
那座无尽深渊,可能比整座宇宙还要广阔。
当时地藏王降临,应该是被彼岸气息吸引。对于地藏王来说,他其实微不足道。
高玄对此也有自知之明,他现在力量如此强大,比起地藏王也还有着巨大差距。
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