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劍尊
小說推薦靈劍尊灵剑尊
哇哦……
听到桃夭夭的话,现场顿时一片惊呼!
如果事情真是如此的话。
那么,这个队长可就太过分了。
大家一路争战厮杀,都作出了足够的努力。
可是最终到了收获的时节,队长却要把所有人赶走。
试图独吞所有宝藏。
最让人无法接受的是。
回到混沌祖地之后,竟然把对方开除掉,而且连一分钱,都不肯给。
这也实在太过分了吧!
听着桃夭夭混淆是非,朱横宇顿时皱起了眉头。
虽然事情的具体经过,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很多事情,却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并没有任何的证据……
比如说,朱横宇试图独吞宝藏。
根本没发生的事,她是如何得出结论的?
不能因为怀疑,就直接定罪吧?
再有,将她驱逐出小队的,又不是朱横宇。
战队内一半以上的成员抵触,就可以驱逐她啊。
还别说是桃夭夭和冷凝了。
就算要驱逐队长!
驱逐他朱横宇,人家也有那个权利啊!
这和他朱横宇,又有什么关系呢?
凭什么,要把账算到他头上?
听着桃夭夭的叙述,炫龙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也是队长,作为既得利益者,他是要维护队长的权势的。
虽然,桃夭夭似乎受尽了委屈。
可是炫龙也知道,她的话肯定是有诸多隐瞒的。
思索之间……
炫龙皱着眉头对桃夭夭道:“你们的队长是谁?”
桃夭夭猛的抬起手,指向朱横宇道:“是他……”
顺着桃夭夭手指的方向看去。
炫龙猛的亮起了双眼!
换了是其他人,炫龙绝对会全力维护队长阶层的权利。
可既然对方是朱横宇,那就另当别论了。
炫龙永远也不可能忘记,上次朱横宇是如何让他难堪的了。
当初,他为了招揽白狼六兄弟。
主动站出来,踩着朱横宇的脑袋上位。
结果,却被朱横宇当场拆穿。
若不是炫龙的脸皮足够厚的话,当时非羞愧死不可。
这个仇,他可是一直记着呢,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报复而已。
不过现在好了……
这朱横宇,终于落到自己手中了。
阴森一笑之间,炫龙猛的瞪大了双眼,怒瞪着朱横宇道:“就你这样的人,也配当队长吗?”
“就是你这样的人,败坏了我们队长的名誉!”
“就是你这样的人,让我们这些做队长的,工作起来无比的艰难。”
面对炫龙的咆哮,朱横宇却并不动怒。
“怎么……你只听一面之词,就要下断言了吗?”
“偏听偏信,也许是你的智商不够。”
“可是如果连我的陈述都没听,就妄下断言,是不是有偏帮的嫌疑呢?”
哼!
面对朱横宇的说辞,炫龙傲然冷哼一声道:“这件事,如此简单明了,根本就不需要听你说什么。”
“我奉劝你,立刻把该给的钱,分给人家两个女孩子。”
“有本事,你和男人斗去。”
“欺负两个弱小的女孩子,算什么本事?”
面对炫龙的叫嚣,朱横宇根本懒得理会吧。
慢慢站起身来,朱横宇环顾一周后,这才淡然道:“九个月前,炫龙做伪证,试图栽赃陷害,结果却被我当场拆穿。”
“我已经与他结下了不可化解的仇怨。”
“在我们存在极深仇怨的情况下。”
“这件事情,不适合由他来主持。”
呵呵……
听到朱横宇的话,炫龙冷哼一声,咬着牙齿道:“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卑鄙吗?”
卑鄙?
听到炫龙的话,朱横宇淡然道:“你我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卑鄙,但那个人并不是我。”
“但凡你稍微有一点公正之心,也不会连我的辩解都不听,便毅然决然的定我的罪。”
炫龙猛一挥手,断然道:“你少在那里妖言惑众。”
“不凭别的,只凭你欺负两个女孩子,我就可以定你的罪!”
“你不服吗?”
“不服也没用!”
“哈哈哈……”
听到炫龙的话,朱横宇顿时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朱横宇道:“说我欺负女孩子,你可真搞笑。”
首先,我没有开除桃夭夭和冷凝。
其次,你开除的女队员更多。
最后,女孩子并不是弱者,犯了错误,一样是要接受惩罚的。
呼哧……
听着朱横宇的话,炫龙根本不理那么多。
傲然一挥手之间,炫龙霸道的道:“你说的都是废话,没有任何用处。”
“总而言之,现在结论已经出来了,你不服也得忍着……”
面对不讲道理的炫龙,朱横宇叹息着摇了摇头。
坐回了蒲团之上,微闭着双眼道:“我拒绝接受炫龙的调解,也不会遵从他的判罚。”
哈哈哈……
听到朱横宇的话,炫龙顿时仰天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炫龙抬起头,看向所有学员道:“有谁反对我代表你们吗?”
“如果有反对的话,立刻站出来!”
看着炫龙杀气四溢的目光,绝大多数人,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
默默的站在那里,没有人肯站出来。
见到这一幕,炫龙越发得意了。
哈哈大笑一声,炫龙转过头来,死死的瞪着朱横宇道:“好了,现在我已经可以代表所有人了,请你立刻按照我的命令……”
嗤……
不等炫龙把话说完。
朱横宇便嗤笑一声,不懈的道:“即便你代表了大家又如何?”
“即便所有人都反对我又如何?”
“我命由我不由天!”
“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别想强迫我做任何事情!”
吆呵!
炫龙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朱横宇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牛的人。”
按你的话说,大道都管不了你了?”
面对炫龙的话,朱横宇断然道:“即便大道站出来,我也是这句话。”
“任何人,都不能强迫我做任何事情。”
“更何况……”
“这种事,大道根本就不会管。”
“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在大道的规则之内。”
“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强迫我。”
面对朱横宇如此强硬的态度,炫龙也有点懵了。
他大话已经说出去了,信誓旦旦的会为桃夭夭和冷凝主持公道。
可是朱横宇,却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炫龙简直快要气炸脑袋。
剧烈的喘息之间,炫龙猛的转过身来,对着讲台深鞠一躬,恭敬的道:“这家伙太过顽劣,不听管教,还请师尊现身主持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