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初冬的西域晴空万里。
大军在前行。
“苏总管,前方斥候归来。”
苏定方抬头,斥候疾驰而来。
“苏总管,前方发现歌逻部和处月部的斥候。”
苏定方看着斥候脸上的血迹,问道:“如何?”
斥候昂首道:“敌军死伤五十余,兄弟们折损了两人,全都回来了。”
苏定方点头。
“止步!”
大军止步。
“右虞侯军来了。”
苏定方下马,在看着地图。
“小贾,来!”
贾平安把头盔解下走过来。
苏定方的手指头在地图上移动,没抬头问道:“你以为敌军将会在何处与我军厮杀?”
贾平安目光扫过地图,“榆慕谷!”
苏定方抬头,“为何这般笃定?”
榆慕谷就在庭州,庭州地处抵御突厥的第一线,无法长期驻扎大军,所以面对阿史那贺鲁的侵袭只能固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但即便是如此,依旧被攻陷了金岭城。
“下官以为,贺鲁会派遣其它部族来担任试探的任务,一旦发现我军的弱点,随即就会猛攻。”
这便是很简单的诱饵战术。
“你以为如何?”
苏定方也六十多了,目光中带着些许柔和。
“大总管来了。”
贾平安回身,就见后方烟尘滚滚。
“斥候!”
贾平安喊道:“多派些出去!”
大军扎营。
“如何?”
程知节坐下,弄了个锦囊出来,摸啊摸,摸出了果脯。
苏定方伸手,程知节递过去,半途又收回来塞进自己的嘴里。
娘子真贤惠!
苏定方有些馋甜食了,见他不给,就说道:“老夫带了些饴糖,回头馋死你!”
于是两个老将蹲在一起吃果脯。
王文度就在边上。
一表人才啊!
他目光转动,“大总管……战事要紧呐!”
你俩就顾着吃,战事不管了?
程知节看了他一眼,干咳一声,“小贾说说。”
王文度微笑道:“苏将军乃是前军总管……”
这货这一路就不正经,对苏定方颇为冷淡,也敢说些让程知节不舒服的话。
老程明哲保身多年,所以也不和他哔哔。
但苏定方不同,他眯眼看着王文度,“王总管这是何意?是觉着小贾不妥?”
王文度看了贾平安一眼,淡淡的道:“武阳侯年轻……”
苏定方嗤笑一声,“小贾年轻?可小贾厮杀这些年,杀敌无数,上次在吐谷浑更是一战生擒达赛,王总管觉着要老迈如老夫这般才堪信任?”
他看了程知节一眼,“当年我等厮杀时谁不年轻?”
王文度拍拍头盔上的灰尘,不再说话。
此人嫉贤妒能!
“斥候正在哨探,不过按照下官的分析,阿史那贺鲁不会让自己的主力来阻拦咱们,他会用别的部族……”
贾平安指着地图说道:“歌逻部,处月部,突骑施,处木昆等部皆在大军前方,阿史那贺鲁会用这些部族来阻拦大军,自己带着主力在后方伺机而动……”
“为何不一拥而上决战?”
王文度的眼中多了些疑窦,“分散兵力,智者不为!你这个想法……荒谬!”
贾平安淡淡的道:“下官的想法只是推测,王总管尽可验证。”
谁比他清楚贺鲁的尿性?
这厮有见到大唐大军就筛糠的症状,怕的要死,一旦情况不对,马上就会跑路。
后来他就是这般一直跑啊一直跑,直至被干掉。
王文度看着他。
贾平安目光平静。
“年轻!”
王文度淡淡一句。
但这是一次打击。
王副大总管说了,贾平安太年轻,不堪重用。
一些记忆在发酵。
贾平安平静的道:“有理不在声高,在卢公未曾定下方略前,下官说的,王总管说的皆是推测。”
你比比个啥,有本事就来辩!
不服……来辩!
想仗着身份来处置我吗?
程知节在,贾平安怕个鸟!
程知节木然看着这一幕,没有发话。
王文度定定的看着贾平安,“老夫以为……阿史那贺鲁就在前方!”
如此,大军就得准备全军出战。
但贾平安却摇头。
“阿史那贺鲁……不敢!”
那个逃跑将军,他不敢第一战就让自己的主力直面大唐军队。
王文度看着他。
贾平安也在看着他,嘴角挂着微笑。
矜持,且隐含不屑!
你差点害死了老程!
帐外,马蹄声如雷。
“斥候来了。”
有人急匆匆的进来,“大总管,前方发现歌逻、处月部的游骑。”
帐内很安静。
贾平安起身,平静的看了王文度一眼,“大总管,下官去军中看看。”
他自己领了一军,两千八百人,扎营后还没去看过。
程知节点头。
帐内的子总管们默然。
王文度神色平静。
苏定方淡淡的道:“你远远不及小贾!”
王文度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血色。
随即斥候不断来回。
“大总管,前方确定便是歌逻部和处月部,两万余骑。”
程知节默然。
“大总管,咽城附近发现突骑施、处木昆等部,四万余人马。”
程知节看了一眼地图,旋即闭上眼睛。
“定方!”
他没问王文度。
但看了一眼,微微颔首。
“兵分两路!”
苏定方看着地图,“一路偏师击突骑施等部,那边骑兵不算多,偏师即可,随即大军在榆慕谷摆开阵势……一战败敌,震慑阿史那贺鲁。”
程知节点头,“老夫决断!”
贾平安被叫来了。
程知节看了众人一眼。
“老夫亲领大军,前军也在此……”
苏定方没有率领偏师……
“贾平安!”
贾平安起身。
程知节说道:“上次吐谷浑一战,你的手段可圈可点,武勇,机变,老夫说过那一战之后你便能独当一面了。你领本部,老夫再给你回纥骑兵五千,击破咽城!”
晚些,程知节和苏定方目送着贾平安率部出发。
回身,程知节平静的道:“此战老夫一开始就想稳……老了。可年轻人何在?程名振也不年轻了……小贾此人,你觉着如何?”
“你让他以两千余本部统领五千回纥骑兵,调派的还是最桀骜的回纥将领登介……”苏定方幽幽的道:“你自家求稳,可却把小贾置于磨刀石上不断打磨。”
程知节淡淡的道:“当年咱们谁不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小贾要想脱颖而出就要磨!不但要磨砺,还得要经历挫折!”
“是啊!麾下的将领如何统御,遇到跋扈的如何压制……这些都是成为大将必须要学的。”
……
登介的脸很宽,身材高大,看着很凶悍。
而鹰钩鼻又让人觉得有些奸诈。
五千回纥骑兵在前方,两千八百唐军在后面。
登介也在前方,回头看了一眼贾平安,说道:“那位武阳侯据闻在吐谷浑协助苏定方击败了达赛,被称为年轻一代中的雄鹰……我去试探一番。”
他策马掉头,等候贾平安到来。
“武阳侯!”
“大唐话说的不错。”
贾平安微微颔首。
登介策马和他并行,一边观察,一边试探道:“突骑施、处木昆联手四万余人马,咱们就七千余,此战如何打?”
“灭了就是。”
贾平安神色平静。
“灭了?”登介笑道:“我以为当谨慎行事。”
“这些人依附于阿史那贺鲁,便如同是野狗,给些食物就嗷嗷叫,不给便翻脸不认人。此刻阻拦大唐军队,便是愚蠢。蠢人……不灭何为?”
阿史那贺鲁都躲在后面看戏,这些部族却很勇猛的挡在前方。
由此可见这个世间的蠢人多不胜数,包括眼前这个。
登介笑着回去,突然觉得后脖颈发寒,就回头看了一眼。
“兄长,夜里直接弄死他!”
李敬业的火气不小。
“不要打打杀杀。”
贾平安淡淡的道:“看他自己的造化。”
……
咽城。
突骑施、处木昆两部的首领正在议事。
陶罐里全是羊肉,热气蒸腾。
突骑施部的首领贺莫用小刀削了一片羊肉吃了,随后把油手在浓密的胡须上捋捋。
“唐军来了。”
对面是处木昆部的首领左苏。
“看看多少人。”
左苏正在啃羊蹄子。
炖的软烂的羊蹄子很美味,一口酒送下去,左苏不禁惬意的叹息。
“咱们的日子过的这般好,可唐人却不甘心!”
左苏瘦削的脸上多了冷意,“沙钵罗可汗的胆子太小,我劝他直接把庭州打下来,可他却顾虑重重。”
“其实该打的是安西!”贺莫把刀子放下,再捋捋油光水亮的胡须,“安西的那些西域人并不安分,一直在想赶走大唐,若是我们去了……上次龟兹可惜了,国相和大将军先后反叛,可……”
“可沙钵罗可汗却不敢出手!”左苏把手中的羊骨头丢进了火堆里,嗤的一声,羊膻味就冲了出来,满屋子都是。
贺莫厌恶的皱眉,“上次那个贾平安可还记得?”
左苏点头,舔舔手指头,“大唐使团不过百余人,硬是把龟兹的叛乱给镇压了,羯猎颠名不副实。”
外面来人了。
“唐军两千余,回纥五千骑,最多两日后到。”
贺莫问道:“谁领军?”
“打的是贾字旗。”
“贾平安!”贺莫起身,浑身上下弥漫着凌冽的气息,“竟然是他来了,如何?若是弄死他,沙钵罗可汗会重赏……让你我都目瞪口呆的重赏。”
左苏目光炯炯,“七千余,大半是回纥人,咱们四万余人马,怕他吗?”
贺莫摇头,“沙钵罗可汗就在后面,他在看着咱们,若是胜了,随即一路追杀,庭州,安西……突厥将会再次号令天下!”
“突厥!”
左苏的眼睛很亮。
……
双方的斥候在前方不断的绞杀着。
“都是我们的人!”
登介不满的道:“他甚至连一骑都舍不得放出来,比部族里最抠门的男人还吝啬。”
贾平安就在后面一些。
“武阳侯,咱们落了下风。”
副将钱木河看到了那些回纥斥候的窘态。
贾平安眯眼看着前方:“告诉登介,我要看到回纥人的勇气。”
有人过去传令。
“武阳侯要看到回纥人的勇气!”
“我们不乏勇气!”
登介怒了,“可我们的人在独立支撑。”
消息传回去,贾平安冷冷的看了登介一眼。
他只有三百骑兵,这也是斥候要倚重登介的原因。
但显然回纥人骨子里的商人气息发作了,登介心痛自己的损失,想逼迫他派出那三百骑。
“兄长,我去!”
李敬业跃跃欲试。
“犯不着。”
贾平安淡淡的道:“敬业你要记住,不管是回纥人还是那些归附的突厥人,他们都靠不住。大唐强大时,他们会低头谄笑,大唐衰弱时,他们会化身为野狗,疯狂的撕咬大唐……现在他们便是野狗。”
他回身,“小鱼!”
徐小鱼上前。
这个年轻人越发的成熟了……杀人杀的熟练,“我给你三十骑,让登介看看大唐男儿!”
徐小鱼兴奋的脸都红了,“郎君放心!”
“去吧!”
三十骑在徐小鱼的带领下出发了。
前方,四百余回纥斥候狼狈不堪,而对手不过区区的三百余人。
“我们该回去了。”
将领回身看了一眼。
“没有鸣金,回去会被那个杀将斩杀掉。”
“他们来了。”
三十一骑就像是一把尖刀,直接冲了进去。
“避开!”
回纥人纷纷闪避。
徐小鱼一马当先就杀了过去。
他的刀法师从于王老二,后续在战阵上磨砺了一番,此刻施展出来,顺畅无比。
“杀!”
避开一刀后,徐小鱼横刀劈斩,随即在对手倒下之前越过去。
后面的敌人被挡住了视线,徐小鱼杀得兴起,径直用横刀捅进了他的小腹里,有些心虚。
——横刀在人流密集的时候不能捅刺,一旦捅刺进去,你再想收刀就晚了,旋即边上的人就能一刀剁了你。
贾平安已经看到了这一幕。
“经历的毒打太少了。”
这一支斥候一路杀透了出去。
徐小鱼回身,把一个人头砸在了前方。
横刀高举!
“万胜!”
大唐斥候在出击!
太狠了!
回纥斥候们如梦初醒,急忙蜂拥杀来。
“败了!”
登介看着这一队大唐斥候,神色复杂的道:“大唐的骑兵号称天下无敌,今日一见果然。”
他回头看了贾平安那边一眼。
贾平安神色轻松,和李敬业说道:“突厥人的斥候少了。”
李敬业看了登介一眼,“兄长,此人桀骜,若是战时发了性子,会生出乱子来。”
“我知道。”
后来高仙芝兵败怛罗斯,就是因为内部的仆从军反水。
回纥斥候逃了。
徐小鱼带着人回来,“郎君,不损一人!”
“好!”
贾平安在看着前方的地形。
“前行!”
在距离咽城五里时,全军止步。
“右侧有山,跟我去看看。”
贾平安带着三百骑出发了。
登介等在半路,行礼,“我愿护卫武阳侯!”
贾平安看了他一眼,漠然。
登介心中凛然,抬头,发现李敬业在盯着自己的脖颈看。
一路到了山下,发现四面陡峭,无法攀爬。
“敌军无法利用!”
前方就是咽城。
贾平安带着三百骑打马过去。
登介带着千余骑跟在后面。
贾平安无视了他,但他必须要来,否则回头贾平安一刀就能剁了他。
咽城是个矮小的土城,城头上,左苏看着这三百骑,冷笑道:“贾平安这是来示威吗?”
贺莫点头,“斥候战我只派了三百余骑去,便是骄敌,随即他果然就来了。”
“看看。”
二人在观察着。
“很年轻!”
左苏侧身看着贺莫,“我想出击,给他一下!”
贺莫偏头,在左苏的眼中看到了疯狂之色。
“三百骑……”
城门打开。
三千骑冲了出来。
“杀了他!”
城头,贺莫的眼中同样闪烁着疯狂之色。
“敌军出击!”
城外,贾平安微笑道:“我本想寻机给他们一下,竟然主动出击,我心甚慰!”
呛啷!
横刀出鞘。
那些骑兵开始互相拉开距离,以便把马槊和长枪摆开。
左苏的眼中全是疯狂之色,“杀了贾平安,唐军不战自溃!”
面对大唐,他们心中没底,所以才采取了孤注一掷的手段。
若是贾平安逃跑,那么突厥人的士气会暴涨,唐军的士气会跌落。
这便是临战的选择!
“我成全你!”
贾平安轻轻摧动战马!
双方渐渐加速。
下午的阳光不热,人马呼出的冷气不断聚散,马蹄声如雷。
“杀!”
唐军的马槊一排排的刺入敌军的身体,旋即弹出来,继续刺杀。
贾平安轻松的斩杀了当面之敌,眼中只有中间的左苏!
呜!
一根长枪横扫过来,贾平安策马加速,横刀在对手的胸前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口子。
后面的敌人用的是……竟然是铁棍。
这便是一力降十会。
“啊!”
突厥人的眼中多了喜色,觉得自己能一棍把贾平安抽个脑浆迸裂。
贾平安侧着横刀,顺着卸力。
随后不管不顾就是一刀。
沙场上,就该一往无前!
突厥人大吼一声,可声息却从被割断的气管那里冲了出来。
就像是刚学打鸣的小公鸡!
贾平安带着人冲杀而去。
当面之敌溃败。
“撤!”
左苏发现自己托大了,他应当聚集一万骑再出来……
“撤!”
他狼狈而逃。
贾平安当然不可能用三百骑兵去攻城,那会成为靶子。
他在城头箭矢的射程外勒马!
阿宝人立而起!
咿律律……
长嘶声中,贾平安横刀指着城头,喝道:“我大唐……”
三百骑列阵!
杀气直冲城头!
齐声高呼,“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