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洗剑池,此刻已经彻底乱作一团。
大量的修士都受到程度不一的魔念感染,虽说他们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的确已经变成了魔人,但实际上和真正死在魔域内的魔人还是有相当大的区别——前者在被制伏后还是可以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进行净化,从而具有恢复的可能性,须知当年王元姬入魔后都能够恢复,更何况是程度更浅的魔人;而后者,则完全不存在任何恢复的可能性,甚至在某些怪异的特殊区域,这类魔人还是永远也杀不死的存在。
但是,并不是所有进入洗剑池内的剑修都明白知道这一点。
所以杀戮也就不可避免。
想要活下去,那么面对无法被制伏,甚至如果被对方制造出伤口还有感染同化风险的敌人,唯一的办法自然就是让他们永远也动不了了。
可以说,所有死在洗剑池内的剑修全部都是被自己人解决的。
“这些人都是死于自己的欲望。”
望着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上百具尸体,不难想像这里之前发生过什么事。
所以朱元的脸色也显得有些难看。
在他身旁,跟着上千名剑修。
他和奈悦进入两仪池地域寻找苏安然的途中,提前察觉到了洗剑池的变化,于是只能中断搜索选择返回,然后召集了正在天罡池地域内洗练飞剑的其他人——奈悦是修为不足以让她逞强;而朱元则是身后还有一大帮人需要照顾。
由于这一次天罡池的灵气节点被朱元等十宗联盟的人把控得太快,完全不给其他人机会,因此大多数人的淬洗是已经完成了,小部分因为运气不太好,没能彻底完成这次淬洗,但损失实际上也不算大,整体而言还是物有所值的,因此当朱元提议离开的时候,并没有人反对,毕竟洗剑池的变化实在太过明显了。
也幸好他们提前放弃了继续淬洗,所以这批人并没有被直接被地脉散发出来的魔气感染。等到之后开始发现有其他剑修被魔气感染的时候,也是相对而言比较见多识广的朱元和奈悦、穆少云等三人率先发现端倪,防止了队伍里的其他剑修遭遇袭击,甚至还击晕了不少被魔念感染的剑修,将其一并带走。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会有不少其他幸存者向起靠拢。
短短四天里,朱元就汇聚出了一支上千人的庞大队伍。
而这个数字还是因为这些剑修还拥有一战之力,失去战力被击晕而携带着的剑修,也有数百人之多。
这一路下来,他都是秉持着能够救人就尽量救人的原则,实在不行才会下狠手。
而且为了防止队伍里有其他剑修状态崩溃,他还以剑阵的方式进行布控,确保每名剑修都会处于最少三名剑修的视野范围内,一旦有一名剑修开始出现失控的征兆,不管是真是假都会有最少三名剑修出手,直接将其强行击晕。
正是凭借着这份决策能力,才使得朱元的名声大涨。
当然,更大的收获是,这些被朱元救治了的剑修,他们都欠了朱元一份人情。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差不多还有半天的路程,你打算怎么处理?”开口问话的是穆少云,他的神色显得相当疲惫,早就没有了之前的意气风发,“现在整个洗剑池都彻底乱套了。”
不同于其他人依旧不明情况,他们这些从天罡池离开的人是知道苏安然并不在队伍里的。
而且洗剑池出现这种变化,也是在苏安然离开之后出现的。
哪怕此时他们嘴上不说,但对苏安然的畏惧已经深深的烙印在心里了。
“把尸首也一起带走吧。”再度看了一边尸横遍野的现场,朱元有些于心不忍的说道,“洗剑池,以后怕是再也不会开放了,这些人死在这里……会不瞑目的。”
其他剑修也心有戚然,所以并未开口反驳。
不过其中有部分人是听说过朱元的脾性,但看着此时与传闻中截然相反的人物,心中也满是感慨:传闻不可信啊。
很快,众人略微收拾了一遍后,便继续上路了。
不过随着距离出口越来越近,一路上见到的尸体数量也越来越多,其中不少尸体更是显得极为触目惊心。
不少剑修在面对这极具冲击性的画面时,神海变得极其动荡不安,反而越发的容易受到魔念污染。
“稳住心神!”
这个时候,朱元和穆少云、奈悦等一众修为精深,真正在沙场上纵横过的剑修,便担任起了救火队的职责,不断的给这些剑修灌输各种经验,稳住这些剑修的心神。
虽说会出现这种状况的剑修都是那些在凡尘池地域时顺手救下的通窍境或蕴灵境剑修,但这些剑修的人数众多,所以如果这群人如果真的失控的话,对整个队伍也是相当的危险,这才是朱元等人不得不开口以声音震慑稳住这些剑修心神的原因。
“你们看……”
等到众人好不容易终于稳住了这群剑修的心神,朱元等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穆少云就发出了一声惊呼。
一道黑色流光,横空而至。
无尽恐怖的魔念邪气,从黑色流光之中迸发而出。
让仅仅只是注视这道黑色流光的剑修,就不由得发出一阵无意识的恐慌尖叫。
“别看!别去盯着那道流光看!”
“本命境以下的人,都闭上双眼,封闭灵感!”
朱元等人顿时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不同于那些实力弱小的剑修,实力较强的朱元等人在看到这道黑色流光时,他们自然也是感到了一阵心悸,只是影响没有那么强烈而已。但同样的,因为见识的缘故,所以这些人在看到这道黑色流光的时候,也就知道这道黑色流光应该就是此次引发洗剑池意外情况的罪魁祸首了。
看着黑色流光的去向,朱元等人此时的内心显得极为复杂。
洗剑池秘境,只有一个出入口。
不管是进入还是离开,都只能从同一个地方离开,他们这支庞大队伍的行进方向,便是要前往进出口,离开洗剑池。
毕竟如今整个洗剑池已成魔域,继续呆在这里面除了找死以外,不存在第二种可能性。而且随着洗剑池如今变成魔域,等这次关闭之后,恐怕藏剑阁便不会再开启洗剑池了,因此如果不趁着洗剑池彻底关闭前离开的话,他们这些人就真的要死在这里面的——不过这一点,朱元等人并未宣扬,便是为了避免这些实力不足的剑修彻底崩溃。
朱元等人此时之所以心情复杂,便在于这道黑色流光所去方向就是洗剑池的出入口,对方显然也是想要离开洗剑池秘境。
而几乎不需要思考的,黑色流光身上那相隔甚远都能够让人感受到的浓烈魔念邪气,一旦离开洗剑池秘境的话必然会遭到藏剑阁的攻击,那么跟在对方身后离开洗剑池秘境的话,他们有相当大的概率也会被藏剑阁的攻击所波及。
但倘若不趁此机会离开的话,谁知道如果洗剑池秘境的出入口被打崩的话,他们会有什么下场。
“那道流光里的人影……”就在朱元万分纠结的时候,奈悦却是突然开口了,“好像是……苏师叔?”
“什么?”朱元和穆少云等人一脸震惊。
“我就知道!”皇甫嵩则有别于其他人的震惊,他却是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天灾入境,寸草不生。”
朱元挥手就是一巴掌:“别乌鸦嘴!……现在你还在秘境内呢,如果真出了事,你也跑不了。”
皇甫嵩脸色蓦然一白。
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一回他跟天灾可是“队友”关系:“我现在喊别误伤还来得及吗?”
“师兄能闭嘴吗?”一旁的虞安冷冷的说道,“如果不能,我不介意帮你把嘴缝上。”
皇甫嵩直接闭嘴了。
名义上他是师兄,但实际上他可不觉得虞安这个师妹真的很尊敬自己,她说要把自己的嘴给缝上,那她就是真的敢动手的。与其自讨苦吃,还不如自己早点闭嘴的好。
“你确定?”朱元没理会自己这对师弟和师妹,而是凝视着奈悦。
他虽不清楚为什么奈悦和赫连薇两人要喊苏安然为师叔的原因,但他是知道苏安然和这两人的关系相当亲近。
而赫连薇这次并不在他们的队伍里,奈悦怀疑那天出事后自己这个小师妹在回去收走飞剑后就直接离开洗剑池了,并未按照原先约定的那样继续淬洗。从时间上推算,洗剑池出现变化已经是五天前了,赫连薇先他们两天离开,如今应该已经是把洗剑池发生变化的消息传递回万剑楼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那么万剑楼的支援队伍应该是已经出发了。
“我不是很确定。”奈悦摇了摇头,“我就是觉得……有点像而已。”
“怎么办?”穆少云问到。
周围几个听到他们在此议论的人,也不由得纷纷看向了朱元。
沉吟了一下,朱元很快就有了决意:“花姑娘,劳烦你继续率领其他人沿途收拾一下,然后跟上来,我们几人先上去看看情况,判断一下那黑色流光里的人影是否苏安然。”
花蓉点头应是。
很快,朱元等几人就化作剑光迅速追着黑色流光而去。
这道黑色流光的飞行速度并不算快,所以朱元等人全力以赴的追赶后,双方的距离很快就在缩短。
“那人好像停下来了。”皇甫嵩突然开口喊道。
然后,他就感到自己后背传来一阵刺痛感。
回头一看,便看到自己的师妹虞安正以极为凌厉的眼神扫视着自己的周身要害,他只能讪笑一下,然后做了一个“我闭嘴”的手势。
黑色流光之中的人,正是苏安然。
当然,苏安然此时依旧处于神魂昏睡的状态,操纵着他这副身躯的,还是石乐志。
她是早就发现了朱元等人,毕竟朱元拖家带口的,队伍那么庞大,想要不注意到都难。
所以此时看到朱元等人追上来,石乐志也就没有继续疾驰,而是停下来等着朱元等人的靠近。
至于身上那股滔天的魔焰,倒不是石乐志不想收起,而是她没办法将其全部收入体内,否则的话就会对苏安然的身体造成损害,这一点可不是石乐志想要看到的,因此也就只能放任着些魔焰缠绕在苏安然的体表散发开来,所以才会搞得苏安然御剑飞行的时候,会有一道滔天魔焰流光。
“你们追上来干什么?”石乐志开口说道。
而其他人听到苏安然的嘴里居然发出了一声清冷的女音,几人的脸色纷纷变了。
“不用害怕,我在夫君的神海里早已见过你们。”看到几人的神色变化,石乐志便又开口说道,“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夫君?”听到石乐志的话,其他几人面面相觑。
“我是苏安然的妻子,石乐志,你们可以称我苏夫人。”石乐志缓缓开口说道。
其他人此时听闻石乐志的话,脸上的表情神色就显得相当精彩了。
奈悦是一脸懵逼。
虞安虽没有太大的表情,但眼眸中的惊讶之色依旧难掩。
朱元则是一脸惊骇,只觉得自己被苏安然拿捏得死死的不是没有理由,这在神海里养着自己老婆神魂的骚操作,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的。
穆少云则是一脸惊恐,他只觉得这苏安然不愧是太一谷出身的人,疯狂程度简直比他的几位师姐犹有过之。而且不止疯狂,这人还是个变(态),神海里养着老婆的神魂,他此生也是第一次听说。
皇甫嵩则先是一脸呆滞,喃喃着什么“原来还可以这样玩”、“真是我辈楷模”,然后又很快就露出醒悟之色:“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其他几人有些茫然。
“我知道苏安然为什么会被称为天灾了!”皇甫嵩一脸惊喜的说道,“传闻中苏安然毁过的秘境,肯定是你出的手吧!”
“我只在龙宫遗迹秘境、试剑楼、幽冥古战场出过手,试剑岛那次我并未出手,不过多少也和我有点关系就是了。”石乐志想了想,然后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才点了点头,“再算上这一次,我只出手了四次吧。”
幻象神海秘境、天元试炼秘境、试剑岛秘境、龙宫遗迹秘境、试剑楼、幽冥古战场、葬天阁,再加上如今洗剑池秘境,苏安然一共才去了八个秘境,其中四个半都跟你有关……
几人的脸色,自然是相当的古怪。
“我就知……哎呦!”皇甫嵩一脸的兴奋,但很快就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叫声。
不止朱元抽了皇甫嵩一巴掌,其他几人此时望着皇甫嵩的目光也恨不得将他宰了。
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可不是苏安然,而是苏安然的妻子,他们此前都没跟对方打过交道,谁知道对方是什么性子。而且看在操纵苏安然身体时的这滔天魔焰,恐怕绝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角色,要是对方杀心骤起把他们全灭口了,那他们找谁说理?
等以后给苏安然托梦哭诉吗?
皇甫嵩知道自己犯了众怒,也不敢多言。
“没事,我并不在意这些小细节。”石乐志笑了一声,“不过我倒是想问一声,你们追上来干什么?”
朱元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开口将自己所担心的事情说了出来。
石乐志听完之后,倒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们说得的确在理。……不过现在夫君神魂受创,暂时苏醒不了,我也不可能将这些魔焰收敛入体,那会对夫君的身体造成损害。这样吧,你们先行离开秘境吧,我等你们都出去之后,再离开这里,这样的话你们就不用担心遭到误伤了,而且,说不定我还可以借助你们离开秘境后的混乱,趁机逃离。”
“如此,也好。”朱元想了一下,觉得这算是最稳妥的方法了,于是便点了点头。
若是他们先行离开秘境的话,石乐志跟随在他们之后离开,等出了秘境后,她便等同于混在人群之中,到时候哪怕这魔焰无法遮掩,藏剑阁也不好出手,等于是间接给石乐志提供了一个脱身的机会。
至于帮石乐志说话,几人却是没有这个想法,也自知没有这个资格。
毕竟石乐志毁了洗剑池此事无法作假,而洗剑池又是藏剑阁所独有的特殊秘境,不管从哪方面而言,他们都是没资格和立场开口的。现在他们只能寄望于万剑楼那边的大能支援来得及时了,否则的话就算石乐志能够混在人群里一起离开,让藏剑阁投鼠忌器,但想要脱身也怕是不易。
而石乐志,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她并未开口多说什么。
不过对于朱元等人的态度,她还是觉得相当满意的,毕竟她现在的情况可算不上多好,这魔焰滔天的形象足以吓退很多人了。但这些人在知晓她的身份后,都并未多说什么,石乐志觉得朱元等人都是值得交往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