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这个世界,肯定是为了什么而被创造的。
这并不是胡言,而是一个事实。
宇宙特殊的结构,灵气奇异的本质,多元宇宙诸多种族那虽然各有不同,但却能够大致分类的起源,还有神秘地隐藏在万物背后的古老伟大存在。
自然诞生?怎么可能。
不谈伟大封印,就说虚空魔物吧——这种看上去可怖的生物,本质上是多元宇宙中的自我修复单元,它们的存在可以保证无论发生再怎么可怖的灾难亦或是损坏,这些使食腐巨兽都会将所有残渣回收,然后塑造成全新的世界。
不管再怎么去诱导,洗脑,甚至是强行操控,虚空魔物都不为所动,哪怕是虚无教团钻研了这么多年,也只能凭借宇宙裂隙这一本就有的破损,吸引那些巨兽前去‘回收资源’,自然,它们的回收对于一般生物就是破坏和杀戮,所以这一研究也能算是勉强成功了。
这个宇宙,还有宇宙中原本就有的那些生物,是被设计好的,为了一个目的而创造的。
而自己,乃至于万物众生,都是副产品。
无人在乎的副产品。
此时此刻,虚无教首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股源自于宇宙本身,甚至可以说是多元宇宙本身的力量抓住,然后强行‘穿梭时空’,朝着另一个位于无尽远方的世界挪移而去。
毫无疑问,这是那位苏昼尊主的力量。
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强化了天神刻度,居然硬生生地破开了自己的时空锚,再一次将自己挪移至其他宇宙,与封印宇宙的群星分割。
星尘的巨兽能够感知到,自己的不朽正在急速地衰弱——这也是立德之不朽的一个弊端,毕竟常识和常态,只是一个宇宙的常态,前往其他宇宙自然会有其他的‘德’,只是寻常生命,哪怕是Ω尊主,乃至于更在其之上的缔道者,无缘无故也不会离开一个本就无垠的宇宙,所以问题不大。
但是现在,这弊端却被人抓住,让本应当不会消亡的尊主,也会被杀死。
当然,这并不重要。
虚无教首并不觉得自己丧失了不朽就会输,即便是对方得到了十几个尊主之器也是如此……他太过小看一位自宇宙冥古时期就诞生的尊主底蕴。
此刻,虚无教首甚至还趁着不可抵御的传送过程,思考了一些直至如今,祂也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既然,世界是被某个伟大存在创造的。
——那祂必然强大到可以预测到自己,乃至于众生的诞生。
——既然祂能知晓诞生,应当也该能知晓众生必将蒙受痛苦,就如同星尘生命的诞生与灭绝,自己在百亿年生命中遭受的,见证的所有困难,祂必然能知晓。
问题就在这里。
为什么苦难会发生呢?
倘若说,创造这个宇宙的存在是善的,所以允许了万物的诞生,那为什么又让痛苦遍布诸界,令一些注定绝望的事情发生?
倘若说,创造这个宇宙的存在是恶的,是为了欣赏万物的痛苦所以才允许万物延续,但却又为什么也会有一些好事出现,人们也可以幸福美满地度过一生?
令人绝望的,恐怕并不是纯粹的黑暗,而是黑暗中居然还有一点光。
用善恶的二元去审查万界,永远无法得到答案,虚无教首思考了许多年,直至漫长的时光后才恍然大悟。
那就是不在乎。
创造这个多元宇宙的那个存在,并不在乎多元宇宙衍生出的万物众生。
祂无所谓万物的幸福,也无所谓万物的痛苦,祂并不觉得众生能对祂设计的终极目的有任何干扰,故而既不排除,也不安抚,而是放任自由。
而这个终极目的,就是监牢——是创造多元宇宙的那位伟大存在,囚禁其他伟大存在的监牢。
而祂们,就是监牢中的微菌,甚至还远远不如。
和‘神’不一样。
因为这个创造多元宇宙的存在,并不需要任何人去信仰祂——祂就是不在乎,仅此而已。
【那就打破这囚天的牢狱吧】
这是不朽不灭的古老生命,旁观了亿万众生的生死悲欢后,所认定的‘正确’。
【——如若,‘你’是真的不在乎这一切的话,将一切视作无意义的虚无,并认为这就是正确的一种……那我即便认同这真理,也一定要破坏这个多元宇宙,让你知晓,这一切并非如你所想】
【——无论作出怎样的毁灭,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要让‘你’知晓,‘你’是错误的】
【——而我,将会成为新的正确!】
这就是祂的‘坚信’。
虚无教首心中,其实还有另外一种猜测。
那就是,创造这个多元宇宙的人,恐怕的确是在乎众生的。
当然,仅仅是一部分众生。
就是那些幸福而快乐,一路毫无忧愁,总是能顺利度过劫难,成就功绩的那么一群人,宛如许多文明中的典籍,故事,小说,各式各样的文学创作产品中的主角那样。
虽然有一部分悲剧作品并非如此,总是充满不如意和悲苦,主角总是饱经磨难。
但是,这种痛苦也是被铭记的,这种不如意也是被关注的。
就像是,一个讨伐恶龙的冒险小队,他们在过去经历了种种磨难,冒险,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站在了恶龙的面前,但最终还是败给了对手,甚至是讨伐了巨龙后自己变成了龙,亦或是带着收获回归家乡,却被家乡嫉妒的毒酒杀死……
这种事情出现,的确是悲剧,令人感觉痛苦。
但是,那个时代中,那些没有被书本记录的人,那些没有被视角看见,记录的苦难。
譬如说辛苦耕耘数个月,也要被收掉五成以上的重税的农夫,那些自家子女别说吃饱,就连长大都要靠运气的人,那些即便是心怀大志想要走远看看世界,也会被劫匪杀死,肉都被吃掉的书生,或许才是真正的痛苦,真正的悲哀。
【所以,倘若我要摧毁这牢狱的话,必然会有‘正确’来阻拦】
【怪物被杀就会死,错误就会被正确击垮,真理便是如此】
六对眼瞳的星尘之龙,抬起头颅,看向另一个银色光团中的宇宙巨兽。
虚无教首与苏昼对视,祂的目光中没有被一再阻拦的愤怒,没有厮杀数百次的憎恨,祂的眼眸中什么情感也没有,只是最纯粹的审视。
——苏昼。
——这个世界,是为了你而创造的吗?
——你是,正确的吗?
祂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询问的,巍峨庞大的巨兽将自己的疑惑道出,询问自己的敌人。
——如若,你是正确的,那我就要将你击败,摧垮。
——如此方能以无疑之铁证,证明我的正确。
而祂的敌人愣了愣,似乎想要回答,但祂们已经抵达自己的目的地。
虚空中,银色的流光直坠,朝着多元宇宙极其深邃处坠入,那是无数虚空巨兽的母巢之处,也是无数新生世界的诞生之初——一个庞然无比的多元宇宙漩涡。
【-冰凝虚空·涡动源点-】
虚无教首和苏昼一同坠入了这个世界,一个才刚刚诞生没有多久,大体上是天圆地方,但却意外广阔的超大型大陆世界。
灰色的天空,褐色的大地,以及朦胧灰蓝色的海洋。
天灰之界。
在进入这个世界的瞬间,星尘生命的意志就横扫整片天地,祂察觉,这个世界的大海深处,有着一种奇特的生命正在孕育诞生,那是一种特殊的地热流形成的灵气生命,因为海底高热环境而诞生,具备水与火的双重属性,如今占据了大半海底,繁荣兴盛。
仅仅是一眼,虚无教首就看透了这一生命的未来:海底热流生命现在繁荣兴盛,但实际上确是无根浮萍,这个世界并没有地核,如今的地热不过是创始之初的余波,在数千年后就会逐渐冷却,整个海底都会冰封,地热流生命注定消亡。
或许,在祂们富含灵气的尸骸中,会有全新的冰霜元素体生命诞生,但这一切,已经和地热流生命无关了。
简直……就像是星尘一样。
因为高热的宇宙而诞生的星尘生命,因为宇宙的冷却而消亡,而祂们富含高灵的躯体,孕育了第二,第三代恒星,乃至于更加久远未来的万物众生,以及漫天星辰。
【为什么非要让它们诞生,又非要让它们这样注定地灭绝呢?虚无的就像是一个被忘记了的梦】
【苏昼,你不觉得,有一些生命,就注定比一些生命要来的正确,要来的更加受人瞩目?】
将目光从那些地热流生命上挪开,巨兽炙热的眼眸凝视着眼前的神龙,祂在这个全新的战场舒展身体,毫不在意自己的不朽几近于被断绝:【譬如说,你】
【持有天神刻度,一次次破坏我的计划,不到十年的时光,就进阶尊主的你……是多么地蒙受瞩目啊】
【简直就像是,整个世界,就像是为了你而诞生的那样】
“你犯什么傻逼呢?”
但是,虚无教首却收获了一个带着极其困惑语气的回答:“先不谈你怎么发散思考到这个地步的——就谈你说世界是为了我而创造,那为什么就不能是为了你而创造?”
“至少现在,整个多元宇宙的中央都是你,哪怕是我,也不过是为了你,所以才会出现在这,拼上一切来和你这个失心疯的怪物一决死战!”
星辰的巨兽,听见了这出乎预料的回答。
祂微微愣住了一下。
然后,那个苏昼,叹了口气后,居然又抱怨了起来:“实际上,要是没有你们这些乱七八糟的疯子,大家都和和气气的享受灵气复苏,一同努力修复封印,我何必横跨这么多世界和你厮杀几个月,死去活来都要八百次了?”
“我自己在家闭关修行,借鉴诸天帝之法,思考进阶前路,休息的时候和启明看看小妹直播先驱空间见闻,偶尔去烛昼聊天群看看诸天实况,这不是美滋滋的?真以为我喜欢战斗,非要天天杀来杀去?我又不是疯子武痴,能不战斗肯定就不战斗啊!”
“这一切不全都是因为你们?凭什么怪到我头上!”
【是吗】
此刻,苏昼看见,虚无教首在听见自己一顿反讽后,居然闭上了眼睛,似乎陷入沉思——他着实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虽然说伟大存在眷属都有病,黄昏的病尤其严重,但虚无教首的病情显然可怖到了另一个等级了,简直就是next level play。
不过既然对方要犯病,那就由祂。
此刻的苏昼,开始积蓄自己的力量。
天神刻度的力量,让他可以将虚无教首拉扯至这封印多元深处的孤寂世界,令星辰的不朽断绝,而诸多天尊帝器投影乃至于实体的到来,更是令苏昼有了别样的可能性。
“磐晶尊主,殛雷尊主,光耀尊主,请借给我力量!”
他对三位一直耐心注视战斗,指点苏昼和虚无教首战斗技巧的瑟诺斯提亚尊主沉声请求:“现在就是最后一战,想要消灭虚无教首,这就是最好的机会!”
【确实如此,我已经感应到,祂脱离了那无尽群星的加护】【时至今日,也是时候做个了断】【可惜我等并未复原全力,无法尽情加入这场大战】
【苏昼,我等将力量借给你!】
等待了许久,三位沉寂的尊主终于等到了自己发挥余热的时机,登时,巍峨的磐晶山脉虚影,呼啸的殛雷烈风虚影,以及无尽闪耀的光之洪流虚影,就这样浮现在苏昼身后。
然后,所有光辉逆流收敛,最终凝结为三颗水滴一般的宝石,滴落在苏昼的龙角之上,宛如一顶象征着无尽权柄的冠冕,通体释放着晶莹温润,但却蕴含着磅礴伟力的光泽。
而一轮光华,就这样自上至下,覆盖苏昼全身,令宇宙巨龙仿佛坚不可摧。
瑟诺斯提亚人的不易物质,和虚无教首的时间晶体,乃是‘物质不朽’的两个方向,一个是拒绝熵的变动,绝不改变的坚固,一个是永恒的运动流转,想要中止这流动本身,却需要花费远比让它持续下去的力量更大的能量。
两大神通之间的争斗,向来没有结果,但是近日或许却能见证高下。
不仅仅如此,此刻苏昼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而就在刚才,这一只左手将所有自地球而来的天尊帝器全部收入体内。
现在,青年催动这力量,登时整个天灰之界的苍穹便风云突变,无尽惊雷和暴风炸响,交织的雷霆与暴风映射出天地中最可怖的灾劫,而整个天灰之界的海洋表面也都被这力量余波点燃沸腾,在霎时就卷起高达千米的磅礴巨浪,它们此起彼伏,拍击大陆,发出令海陆架构动摇的哀鸣。
这仅仅是前奏,苏昼仅仅是初步以自己的力量勾连诸神器帝兵之间的天尊之道,其势稍稍泄露,便令一整个远比地球宽广的大界震荡,可怖的力量四溢扩散,甚至令翻涌而起的巨浪骤然凝结,化作勾连天地间的巍峨冰山,然后又在下一秒令其崩塌碎裂,气化升腾成熊熊燃烧的炽燃烈风。
隐约之间,可以看见,有诸多仙神天尊虚影,正在天地间浮现。
其中,有为众生求存,故自封归墟临渊而行,最终归来,落天九日之天神。
也有司掌雷霆与智慧,指引诸神众生前行,于黄昏之渊中开辟前路的尊者。
烈焰的魔剑,能摧毁一切,破灭天地九界,焚毁支天神木,但也可点燃冰河,将极地之霜尽数祛除,将苦寒的天之尽头化作如春乐土。
驱赶山岳的神鞭,固然能驯服大地,令天地自然的结构都因仙神的意志而挪移位置,造福众生,却也可以呵斥星辰,挪移质量,令如星大山于虚空飞驰,撞击敌寇。
献祭于太阳之神的镜与碑,皆蕴含着无穷伟力,而能窥探未来的织布机与神圣圣洁的戒律石板相辅相成,构成了轮转宿命与秩序的轮回。
自苏昼左手处溢散而出的神力,充溢于天灰之界,令天与地都为璀璨的神光所笼罩,这无穷无尽的灵潮波动甚至超越了这个世界本身的界限,令这个黯淡的世界在冰凝虚空中诸多世界中亮起,泛起璀璨光华。
遥远地多元宇宙彼端。
亦或是说,遥远地多元宇宙时空中,诸多各不相同的彼端。
有浩大威严的建木神舟横渡虚空,于星光中穿行,也有背负世界的鹏鸟与巨龟划过天际,在诸多界域间穿行。
神圣的山岳与被光芒充斥的水晶之天,以及其他诸多庞然的舰队行驶在多元宇宙的每一处,探索着诸多前所未见的道与理——祂们是再也不会归来的探索者,是将一切,从自由到未来,乃至于希望和期待都一齐托付给后来者的先行者。
因为相信,祂们已经不会再去思念,
但是如今,却又有一阵阵波动,自这些浩大神圣的移动世界,负界之兽中响起。
祂们知晓,这是祂们留给后辈用以自保,也是用以传承的道器帝兵被全力催动,启动的异兆,祂们惊愕无比,但却并不是因为‘帝兵被全力催动’这件事本身,而是居然有了可以全力催动帝兵的人,以及需要诸多帝兵齐齐催动,才能应对的强敌。
——灵气断绝后又复苏,这才多少时光?
留在故土的那些孩子中,居然已经出现了一位与天地宇宙平齐的天尊,与世长存的尊主?
并不是熟人,不是破开封印,自死寂中归来的老朋友,而是一位全新的,祂们从不知晓,从未见过的新一代天尊!
欣慰,惊喜,讶然,甚至是因为被超过,所以发出的自嘲笑声,诸多情绪纷飞着,但最终却凝固为一点。
【有前所未见的强敌,正在威胁着他们】
【那位新生的尊主,正在战斗,需要帮助】
既然如此,可能会不帮助吗?
怎么可能呢,嘴巴上说不管,实际上怎么可能不管!
于是,在大笑声中,又有无尽的光,自万界时空的彼端飞驰而来,牵引而至。
而就在这漫天光华,雷霆烈风之中,星尘的巨兽抬起头。
祂毫不在意这过于浩荡的威势,也对正在苏昼左臂处不断凝结,释放足以令祂感觉到死亡威胁的气息没有丝毫反应。
【是啊,为什么不能是我?】
祂仰视苍穹,那漫天雷光,虚无教首自嘲地大笑道:【的确,的确,我为什么要自认错误,去寻找正确对决呢?真正的正确,就应该像是苏昼你这样,从头至尾地坚信,坚信自己的道】
【坚信,坚信……原来,坚信是如此之难的事啊!】
此刻,强大而压抑的气息弥漫开来,七彩的虹光自虚无教首周身扩散,但最后却并没有化作七彩光辉汇聚后的炽白,反而凝结成了七彩之物融合后的漆黑。
漆黑的雾,以虚无教首为中心扩散,所有的雷霆风暴,所以的火焰光辉,在被这雾气笼罩后,便都像是坠入深渊的火一样,在无尽地坠落后中熄灭,然后在悄无声息将湮灭,然后归于虚无。
可是很快,这纯粹的漆黑中,又亮起了点点光辉,那是宛如星辰一般的光辉……不,就是星辰的光辉!
苏昼愕然地察觉,虚无教首此时地气息正在不断地改变,变形,扩大——直至最后,对方的气息已经完全地改变,与其说是一个强大的生物……
倒不如说,是一个强大的‘世界’!
一个宛如龙蛇之形状,但却完全和雅拉没有任何联系的世界大蛇!
“不朽……这家伙的不朽,又回来了一部分?!”
在苏昼不可思议地自语声中,可以看见,构成虚无教首身体的七色星尘,化作了漆黑的宇宙图景,而在这宇宙图景中,有着十二颗星辰正在闪耀——那正是虚无教首的六对眼眸,但谁又能知晓,构成那眼瞳的赫然是十二颗真正的星辰,而虚无教首的本体,其实是一个拟态的世界?!
以世界为躯,以星辰为眼,以时空裂隙为口,以星光波澜为鳞片——一头不可思议,也威严神圣无比的世界之龙,就这样浮现在苏昼面前!
“什么……玩意?!”
黑色的世界,银色的星,世界之龙,钢之大蟒,这些都是虚无教首曾经展现过的形态……但是直至如今,苏昼才猛地反应过来,虚无教首的目的,似乎就是要摧毁这个宇宙,整个封印多元。
然后……要创造一个有意义的,正确的世界。
既然如此,那怎么创造呢?
这个问题,不需要思考,因为祂早就想好了一切,做好了准备。
正确的世界……就是祂本身!
宛如巨龙一般的星辰黯渊之躯,正是对方真正的底牌,那盘旋在天穹中的小世界,正是对方隐藏至今,无惧于任何挑战的真正实力所在!
而那十二颗星辰,就是虚无教首自证的不朽,无论跨越多少世界,多么漫长的旅途,也一证永证,绝无可能用纯粹力量之外的小手段,就可以轻易消磨的‘绝对’!
不可思议的威压,自虚无教首化身的星辰黯渊之躯中扩散,苏昼眉头紧皱,与对方对视,他能看见,对方的星辰之瞳深处仿佛正在燃烧着一团苍白灼目的烈焰,那是自不知多少亿年前就被点燃的愤怒和不甘,对整个多元宇宙真理的控诉。
这些怒火凝结成了星辰,最终被虚无教首掩埋在自己的内心中,而最后,虚无教首的内心化作世界,而这些怒火化作星辰,成就了祂不朽的伟力。
【我是诞生于宇宙之初的生命,曾以星尘为躯的兽】
整个天灰之界,左半侧被宇宙星空一般的黑暗占据,显得森冷可怖。
而另外一半,则是被轰鸣的惊雷与烈火覆盖,释放着滚滚雷霆和明亮的火光。
这一切,是如此分明,两头庞然大物以世界为战场,互相对峙凝视。
而现在,以星辰黯渊为躯体的怪物低语:【我的同胞因为宇宙的进展而毁灭,祂们的尸体化作了尔等众生,自己却消亡殆尽,我即便强大到了可以逆转时空,固定宇宙的形态,也无非就是让他们可以活下去】
【而他们活下去,也需要求索意义】
【我见证了无数星河无数种族的悲欢离合,我见证了战争和平,见证了无数死亡,甚至我自己,都因为种种苦难和折磨,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重生】
【然后,我就明白,我们这个宇宙,不过是个封印的盖子】
庞大的世界之龙语气平静无波,宛如阐述真理:【我们的诞生,不过是一个伟大的封印,衍生出的微不足道之物】
【我们的诞生,不是自然孕育,从无意义中涌现出的‘特殊’】
【也不是被特意创造,赋予了‘神之子’形象,被选中的造物】
【我们是造物的衍生,是意义之外的意外】
【你,还有我,以及众生,都是虚无】
苏昼凝视着祂。
的确。
伟大封印和诸多伟大存在的碎片,衍生出了封印多元宇宙。
这就是祂们的囚牢,这才整个多元宇宙的真正结构。
他们这些生命,都不过是囚牢和碎片的衍生。
并没有任何人想要他们存在,也没有人特意让他们存在……封印多元众生的出现,只是一种必然的意外。
世界之龙,高居于天,祂俯下巨首,仿佛是在感慨,又似乎是在自嘲般地笑:【苏昼,烛昼,万世革新之龙——告诉我啊,告诉我,你有什么可以对我说的话?】
【而对于那位创造了一切,却又毫不在乎的造物主,伟大封印的缔造者,你又有什么想要说的话?】
“如若你不伤害其他生命,只是等待至今。”
而苏昼伸出自己的右手,他将手按在自己的左手手臂之上。
此刻,巨龙的手臂,因为庞大的灵气凝聚,三位瑟诺斯提亚尊主,以及诸天万界汇聚而来的地球诸神系帝兵之主的力量而凝固,变得坚固无比,无法移动。
青年紧握着这支几乎已经失去知觉的手臂,语气诚恳地回答:“那我就会爱你,如同爱着众生一般爱你。”
“虚无教首,倘若你是那样的生命,我就爱你,你和万物一样,都是这个宇宙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有人侮辱你,我就责罚他,有人意图杀害你,我就审判他,这就是我的义与正确。”
“你知晓我所言一切皆真,你的存在对我有很大意义,你的兄弟姐妹,你的同胞,就是我们宇宙众生一切生命的始祖,你们就是最初的星辰,构成了我们如今的一切。”
“但你不是一个会等待的生命——任何生物都不可能这样等待,我很清楚,我很清楚黄昏的道是如此苛刻,而这一切都不过是马后炮,你已经走至如此地步。”
能听见,灭度之刃的刀鸣,这刀鸣自苏昼的手臂中响起,自苏昼的血与髓中震鸣,声音清脆,清亮,带着无尽的雀跃生机和可怖威势。
苏昼并不可能一次性就操控十二种各不相同的帝兵——他没那个技巧,也不需要这种技巧,他所需要的,就是将诸多帝兵中的精义全部吸收,融汇,自己掌握,然后以自己的方法,用刀来斩出。
但是,即便灭度之刃能够承受十二帝兵之力,那小小的神刀也不可能对如此庞大,身化世界的虚无教首产生威胁。
所以,苏昼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准备。
以自己的骨为刃,以自己的髓为神,以血肉为刀鞘,铸就一把足以斩杀不朽,劈开世界的革天之刃!
右手紧握,在左臂璀璨燃烧的烈焰中,一柄神刀的雏形已然成就!
“还有,你或许不知道,但我却要告诉你,那位缔造这个多元宇宙的伟大存在的名字。”
“你如若知道,或许就能理解,那所谓的不在乎究竟是什么意思。”
以自己的血肉为刀鞘,苏昼以自己的骨和髓凝结了一把刀。
此刀以神血为纹,以龙骨为刃,以诸天帝器之力为魂魄,以异星尊主之神通加固强化。
铿锵!
在震天刀鸣间,他拔刀,漫天青紫色的血花散落,在天地间降下了一场倾盆大雨。
立于血雨中,独臂的神龙紧握长刀,仰头看天,语气肃然:“其名为‘奇迹’。”
“所有的生命,所有的存在,甚至就连虚无本身,或许都是一种奇迹!”
“至于这位伟大封印的缔造者具体是什么想法,究竟是不是真的不在乎,关于这点,我并不在乎。”
“哪怕是祂真的不在乎吗,又如何?大不了,这个多元宇宙的一切,就由我来在乎!”
【在乎,又有什么意义?】
而就在拔刀的刹那,庞大的世界之龙已经纵身扑出。
此刻的虚无教首终于不再平静,祂的灵魂波动中蕴含着无止境地的愤怒和悲哀,仿佛就像是咆哮:【绝对的正确,就是不存在的,所有指引我的伟大存在都不能给出答案,祂们都是失败者,都是错误的!】
【而你,又岂能例外!】
一时间,苏昼仿佛要窒息,虚无教首的力量涌动间,就仿佛令天宇崩塌,星辰碎裂,整个天灰之界都因此而剧烈震荡,那漆黑的黯渊星辰之躯卷动天地,就像是一个庞大的世界朝着他压来,要将其彻底碾碎。
但是,即便是在如此危机的时刻,紧握神刀的苏昼,却依然在注视着虚无教首身体中的那些闪耀星辰。
所有的星星,都经历过数亿年、数十亿年的生命。
它们早在许多文明诞生之前就一直闪烁着光辉,在诸多文明灭亡之后,它们仍会继续绽放着光芒。
绝大部分的生命,终其一生,就连星星一瞬间的光辉都不及,这是自古以来人们就明白的真理。
然而,认识到星之永恒和生命刹那的,始终是生命,不是星星。
——对于人类来说,的确如此
但是,星星也并非永恒,宇宙也同样如此,即便是在这天幕中闪耀的世界之星,终有一日也必然会熄灭。
而现在,苏昼面对的,就是一位星辰的化身,星尘的生命,经历了百亿年的悠远时光,早就在如今宇宙所有恒星诞生之前就已经诞生的不朽者,化身世界的怪物。
祂与他目光相交。
无需言语。
不可能互相说服,也不可能互相理解。
【怪物·天渊星尘之龙】
悲哀的怪物,朝着苏昼发出了狂啸。
整个世界都因此而颤抖,无数星光凭空自漆黑的世界之躯中出现,垂下光辉,宛如泪水。
但是,这些光辉,每一丝光辉,都蕴含着足以彻底摧毁世界,将万事万物化作虚无的极致破坏之力。
那是宇宙大爆炸之初,光子诞生,星尘生命曾经感应到的‘最初之光’!
虽然只是短短一瞬,但既是创生,也是破灭的力量已至!
“的确没有意义,我也不例外。”
而苏昼张开了口,他立下誓言:“但是现在,怪物,你的确有意义。”
“你的意义,就是被我消灭!”
以苏昼骨血凝结而成的神刀刀刃,亮起了一圈黑色的微光,那并非是真正的黑色,而是黑洞的事件视界,黑域成型后,将所有光都吸收的表象,微型的黑洞正在高能粒子的对撞下不断地生成,最终在昔日射落九日的神通下凝结为足以粉碎一切的刃齿。
——祂,与我同在。
足以焚尽世界的烈焰从刀身上燃起,那是源自北欧神系中足以摧毁一切的噬界之火,释放着比太阳还要明亮的光辉,莱万汀的力量既是胜利,也是破灭,谁持有它,谁就能决定是光芒代表的,是黄昏还是晨曦。
——祂,与我同在。
苏昼的真身,以心光体为核心支撑的庞大宇宙巨龙之躯正在碎裂,足以承载星辰烈焰的鳞甲正在不断地自爆,只是因为手中长刀的力量太过匪夷所思,太阳之神普照世间,那是足以造就无数群族众生的伟力,而如此神力居然有两道,自彼方虚空而来,滔滔不绝。
——祂们,与我同在。
面对携裹无尽最初之光而至的虚无教首,苏昼头一次知晓自己死期将至,那是必然的死,绝对无疑的死,就连不朽都会被击溃,纵然在遥远未来他会复生,那也绝非十万百万年可以计算的悠远时光。
但那又如何?即便是死也会坚信,坚信自己的友人会帮助自己复生,坚信自己的道可以扩散,苏昼此刻感觉到有神圣的光贯通了自己的脊髓与灵魂,命运与秩序的力量以火和光为载体,令他与自己手中的神刀融为一体。
——整个地球的传承,都与我同在。
赤金色的光辉,与青紫色的灵光融汇,最终凝结成了纯粹的炽白之炎,三位瑟诺斯提亚尊主的加持已经抵达界限,即便是革天之刃上的不易物质,此刻也迸裂出一道道裂缝。
但是,苏昼依然举刀,他张开口,无尽愿力业火咒怨全数凝聚,最终在神龙的口中凝聚为一道神光。
他吐息,璀璨的光柱便与挥下的神刀一同,朝着眼前倾压而来的世界与最初之光而去!
——这诸多世界的愿力,乃是我成就的证明!
——怪物,我在此与你战斗,绝非孤身一人!
而后,燃烧着灵魂,伟力澎湃的他,举刀向前斩去。
其名为涅槃灭度,革鼎天意之刃,可革天,斩世,灭不死,摧不朽。
携裹无尽的烈怒和悲哀,以暴烈的毁灭施展慈悲。
微型黑洞的刃齿,撕碎了最初之光的洪流。
灭世的烈焰,点燃了漆黑的黯渊之躯。
与此同时,在世界之龙破灭一切的伟力下,灭度之刃崩碎,宇宙神龙的关节爆开,由不易物质铸就的光滑刀面上闪过苏昼与虚无教首的表情。
虚无教首俯首,双目炽燃,即便是被重创,祂也毫不在意,要趁着自己占据优势的瞬间,将敌人彻底压灭。
苏昼抬头,他双目明亮,即便是神刀崩碎,躯壳毁灭,他也并不在乎,反而哈哈大笑。
——刀,就是道。
苏昼的道,本就不是凝聚如一,乃是汇聚万千而成己道,他的刀也并非如一之刃,实乃汇诸天群雄之力,凝万界传承之势而成,由愿望和梦想凝结而成的神刀!
在半空每一个刀面碎片,都衍生无尽刀光道意,那是源自于诸多天尊,天帝,源自地球神系那些古老仙神的力量,以苏昼的躯体为中介,转换而成的力量。
每一个刀面碎片,都重新化作一柄柄各不相同的灭度之刃,释放着各式各样的光华。
“我早就说过,这不是什么公平战斗。”
碎裂不堪的苏昼真身纵身而起,他抱住了虚无教首。
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青年,在最后的时间揶揄道:“这是一次群殴。”
【果然……】被苏昼紧紧约束在原地,虚无教首此刻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祂的声音被苏昼的怒吼打断。
“革天,斩!”
世界发出隆隆地轰鸣。
能看见,有万千仙神的力量,随着天神刻度的力量而来,贯穿时空,一时间,似乎能看见万万千千神祇仙人的虚影手握神刀,然后挥下。
其中,甚至有不少苏昼熟悉的人影,祂们笑着挥刀,然后消散。
但即便如此,就已经足够了。
此刻,万千神刀齐齐斩下,释放出数以万计各式各样的刀光道意。
一时间,整个天灰之界在虚空中明亮的简直就像是一颗超新星,早撤了周边万万千千世界。
然后,便是漆黑一片的死寂。
结束了。